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22章 神也终将无法改变

第22章 神也终将无法改变


  张涛第一次活着踏入幽冥界,所见种种阴森诡异之事,这在以前,绝对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曾在幽冥界遇险,幸好城隍神及时出手相救,这才转危为安。

  阎王爷也不如张涛想象中这般铁面无私,六亲不认。

  看似冷酷无情的地狱,渗透出星星点点的怜悯与温情。

  如果不是“沉香事件”,张涛应该还会在幽冥界待上一段时间。

  他在幽冥界,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逛,所见所闻,只是幽冥界中的一小块地方。

  二郎神杨戬身为沉香的舅舅,竟然不念亲情,直接让阎王爷用勾魂笔,取走沉香的性命。

  这种霸道行径,让张涛内心极度愤慨。

  有啥事,就不能好好商量吗?

  就算刘彦昌与杨蝉有错,那也是上一辈的事,沉香是无辜的,他又何罪之有?

  这与滥杀无辜又有何分别?

  对于张涛来说,沉香也是意义非凡。

  沉香不仅是第一个在张涛土地庙前许愿的人,也激活了烧香系统。

  如果没有这套土地庙烧香系统,张涛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坚守土地神这个岗位。

  但是这一切,现在都化成了泡影……

  生死簿上已经有了沉香的大名,只要判官崔钰的勾魂笔一挥,沉香就会立即毙命。

  这也是张涛不愿面对的事实。

  此番他向阎王爷求情,让沉香再多活一个时辰,其实还是想让沉香,多在这个世上一点时间。

  但是杯水车薪,沉香命丧今晚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

  今晚夜色格外凉凉,张涛从土地下冒出地面时,心情沉重。

  这里就是他土地公的辖地之一,既熟悉又陌生的莲花村。

  说熟悉也谈不上,毕竟张涛只来过一回。

  看到有人将死,总会有种淡淡的离愁,飘荡在心间。

  可惜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地神,没有多大能耐,不能改变什么。

  张涛真后悔今晚去了幽冥界,要是不知道这件事,或许就不会如此伤心难过。

  莲花村里寂静无声,一丝烛光都没有,只有冷冷的月光指路。

  “这里应该就是沉香家了……”

  三间泥砖墙,院子不大,围墙也不高,一看便知是贫苦人家的房子。

  院子里有一口井,旁边堆着很多稻草,牛棚里还有一只老的不能再老的耕地黄牛。

  张涛在门前徘徊了许久,心里一片茫然,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么晚了,连村长家的驴都睡了,自己这个不速之客,来与不来,其实毫无意义……

  算了,我还是回我的土地庙,但愿自己,尽快忘了此事。

  “土地哥哥,你怎么来了,找我姐姐吗?”

  张涛大吃一惊,抬头一看,沉香居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屋檐上,望着月亮发呆。

  “你什么时候上去的?”张涛诧异地问道,他竟然没有察觉到。

  沉香闻言,转了个身,屁股对着张涛,顺着墙壁,从屋顶滑落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晚睡不着觉。妈妈和姐姐都睡了,我一个人跑出来玩……”沉香天真无邪地说道。

  这么说,沉香这孩子,冥冥之中,已经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了吗?

  人都有潜意识的本能,在巨大的危险来临之际,似乎总能预感到什么。

  “呃……我是来找你姐姐……看看我的土地公神像,做得怎么样了。”张涛极力掩饰道。

  “姐姐可用心做啦,一天到晚都在雕刻,你就放心吧!”沉香凑近张涛,瞪着硕大眼眸说道。

  沉香的脸,纯洁无邪,幼稚中带有一点,与这个年龄不符的成熟感。

  “你没当我是坏人吧,我来看看你……我想,我也该走了……”张涛看着沉香,心情沉重,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深更半夜来到别人家门口,会被人误解为心怀不轨的。

  “我看得出,你不是坏人,你是一个好人,嘻嘻!”沉香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孩子一般不会撒谎,张涛可以百分百确认。

  “沉香,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躺在床上,马上睡着,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说到这里,张涛无法抑制地哽咽起来。

  他的死期快到了,鬼差牛头也快要取走他的魂魄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在睡眠中死去,减少一些痛苦。

  “嗯,我听你的。土地哥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沉香问道。

  张涛点点头,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会尽力帮他的忙。

  “我想找到,我真正的爸爸和妈妈……”沉香突然间坚毅地说道。

  什么!

  张涛内心泛起阵阵惊涛骇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道沉香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你不是有妈妈,有姐姐吗?”张涛故意试探道。

  “不对!她们不是我真正的妈妈和姐姐。有一次她们说话,被我无意间听到了,我是山上捡来的,现在的妈妈,不是我真正的妈妈。所以我想找到自己,真正的妈妈……”

  沉香一字一句,就像锤子一样,敲击在张涛胸口。

  你父亲刘彦昌至今下落不明,你母亲杨蝉即三圣母,还被封印在华山下,永世不得翻身。

  想要见到你真正的父母,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现在的妈妈和姐姐,对你不好吗?”张涛问道。

  “她们对我很好,我要吃什么,她们就会给我,我要穿什么,她们也会给我。但是我想我的妈妈,我想妈妈为什么不要我……呜呜……”沉香脸庞,禁不住滚下两行热泪。

  不是你的妈妈不要你,而是被你舅舅二郎神压在华山底下出不来。

  你妈妈和你爸爸的爱情,违逆了天规,没有被天庭认可,更没有得到你舅舅的祝福。

  这些道理,即使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一片黑压压云雾飘来,遮住了月亮的半边,仿佛死神来临。

  张涛突然感受到一股浓烈死亡气息,在四周弥漫。

  神的意识告诉他,鬼差牛头已经在附近了,这也意味着,沉香的死期也快了。

  沉香在阳间的时间不多了,随时有可能死去……

  “我答应你,陪你去找妈妈……但是,你现在必须去睡觉!”张涛说出这话时,有种莫名心碎的感觉。

  这是不得已的谎言,这是莫大的苦衷。

  自己岂能告诉年幼沉香这个残酷的现实!

  “我就知道土地哥哥是个好人!我也答应你,这就去睡觉!”

  沉香闻言高兴极了,张涛答应帮他一起找妈妈。

  他挥挥手,向着张涛告别,然后打开虚掩的房门,心满意足地进屋睡觉了。

  但是张涛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就像汹涌而来的潮水,一遍一遍,冲刷着堤岸。

  凡人的宿命终将无法改变,即使他没有错,即使他是无辜的……

  这世道的公允在哪里?

  天可怜见,不过是一句随风飘渺的话。

  接受凡间香火与敬奉的神啊,庇护万民的神啊,你们的慈悲之心哪去了!

  你们这些神,为什么麻木不仁!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

  连一个清白的孩子都不放过!

  黑压压一片云头,笼罩在屋顶。

  一阵凛冽阴风袭来,张涛衣襟翻飞,差点睁不开眼睛。

  该来的,注定还是来了,神决定的事,终将无法改变……

  令人窒息的气流,压得张涛喘不过气来,他使出一招“点幻术”,在头顶上方,幻化出一个气罩。

  用来抵御,这令人心悸的黑暗!

  无奈与心痛,交织盘绕在心头。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乌云渐渐散去。

  月光重新出现,露出皎洁光芒,一切恢复了往日的静寂。

  沉香的幽蓝魂魄,从屋顶冉冉升起,身为土地公的张涛,亲眼看到了沉香的魂魄。

  勾魂笔已经落纸,生死簿榜上有名,沉香已经离开了阳间……

  张涛悲恸地从袖口飞出一个袋子,将沉香的魂魄装入其中。

  “土地公,这次有劳你了!”鬼差牛头走了过来,对着张涛点头哈腰道。

  “沉香的鬼魂,我已经帮你收了。”说完,张涛将袋子递给鬼差牛头。“你快去阎王那儿复命吧!”

  鬼差牛头一听,不仅喜上眉梢,从张涛手中接过袋子。

  他心中暗自窃喜,以后有土地神帮忙,这块辖地上的鬼魂,鬼差牛头不必事事躬亲了。

  这样阳间的孤魂野鬼,也可早日进入幽冥界,接受超渡,进入六道轮回。

  “土地公,我还要去山下缉鬼,那就告辞了!”说完,鬼差牛头马上离开了这里。

  张涛心中失落落、空荡荡,呆呆地伫立在原地。

  一切都结束了,速度之快,仿佛转眼一瞬。

  牛棚中的老黄牛,此刻已经倒地毙命……

  张涛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用手指凿了一个小洞,窥视屋里的动静。

  他看到,熟睡中的沉香,安详地躺在炕上,呼吸均匀,小脚还时不时地踢着被子。

  一如往昔的每一个夜晚。

  是对,是错……

  张涛心中已经无法判定。

  刚才在气罩之下,张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死了老黄牛,将牛的魂魄,通过“点幻术”,遮掩成沉香的魂魄,改变了沉香的气运!

  也就是说,刚才鬼差牛头带走的魂魄,并不是沉香的,而是老黄牛的魂魄。

  沉香并没有死,他还安静地活着,安静地睡着……

  从必死之局中,张涛演化出一线生机,将沉香救出苦海。

  张涛离开了院子。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他完全没有计划,一心只想救下无辜的小沉香。

  他违抗了神的命令,不知又会遭受怎样的结局?

  但那又怎样?

  自己岂能昧着良心做事!

  张涛有所不知,他无意间救下沉香的这一小小举动,竟然拉开了以后诸神大战的序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