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26章 神的禁忌之地

第26章 神的禁忌之地


  身为土地神,自己的道场土地庙,乃是重中之重。

  张涛每天一大早,就开始清扫土地庙,擦洗土地碑,前后左右,竭力保持整洁。

  虽然目前几乎没什么人前来祈愿,但万一有人来呢?

  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能感受到土地庙的气息,这是一个“活”的土地庙,而不是一个荒废的土地庙。

  所以要时刻做好准备,时刻“被迫”营业。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做神的日子,可真是悠闲……

  张涛一直等到下午,太阳快要落山了,仍未见一个香客前来。

  痛不欲生啊!

  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突然,周围传来一阵脚步声,张涛一个醍醐灌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不已。

  该是哪个幸运儿来了呢?

  张涛心中狂喜,急忙施展“通灵术”,身形随即蹿入土地庙中……

  一个年迈身影,慢慢地走近土地庙,四下张望,眼神极为犹豫。

  “咦,这土地庙居然还在?”一个老婆婆,来到土地庙。

  张涛定睛一看,这位老婆婆比较眼熟,上次在莲花村,自己与她搭讪过。

  嘴上说不信土地庙,没想到隔天就找上门了,看看她这次许什么愿。

  老婆婆从腰间取出一块抹布,对着土地庙前的石板,擦拭了一下。

  “要不是那个年轻人提起,我还真忘了,这里还有个土地庙。我也不是特意来看你,就想找个人说说话……”老婆婆对着土地庙,自言自语道。

  张涛心中咯噔一下,这是找土地庙吐露心扉来了?

  唠嗑就唠嗑吧,我比你还闲,不怕你唠叨!

  “我丈夫死得早,儿子从三岁起,就是我一个人带……妇道人家,带个娃不容易,流言蜚语也不少,村里几个光棍,总想馋我身子。我思想比较保守,嫁狗随狗,嫁鸡随鸡,总不能忘了前夫的好……”

  她把土地公,当成知心大哥了……

  张涛真是哭笑不得,这种事连自己听了都脸红,但没办法,硬着头皮听下去。

  “儿子可是我的命根子,他从小身体就不好,我省吃俭用,缝缝补补,才把他拉扯大。这世道啊,真是太乱了,整天打仗。与其在家里耕地,连饭都吃不上,我就让他去参军了……”

  老婆婆从一个缀满布丁的小袋中,掏出一把碎玉米粒,然后洒在土地庙前石板上。

  “我家就这点粗粮了,土地公你可别嫌少……”

  “十年了,他去参军已经十年了,一直信讯全无。我现在最大心愿,如果他没死的话,希望回家来看我一次,这样我死也瞑目了。他叫赵有德,生辰八字是乙未、壬午、丁未、庚子,还望土地公成全……”

  “叮,土地庙收到祈愿,功德值+20!”

  哇,张涛土地庙功德值又涨了!

  功德值涨了20,虽然很少,但是张涛心里很振奋。

  积少成多,每一个香客,每一点功德值,都很重要,永远都不会嫌多!

  老婆婆家中余粮不多,竟然还拿出杂粮当供品,这份对神的尊崇之心,令张涛大为感动。

  既然她来到土地庙,相信土地公,相信神的信仰,张涛决定要助她一臂之力!

  知道了老婆婆儿子名字与生辰八字,如果他还活着,张涛就能通过神识流定位,轻而易举地找到他,让他们母子团聚。

  土地公又能做一件功德圆满的事!

  让祈愿的人,愿望达成,力所能及帮助他们完成心愿。

  这才是土地神存在于凡间的最大意义!

  老婆婆你就回家等着,静候佳音吧!

  夜半时分,月朗星疏,山野寂静无声。

  每天天一黑,也就意味着土地庙“打烊”了,没人会在晚上来到土地庙祭拜。

  张涛照例从地下蹿出,伸了一个懒腰。

  他纵目往山下望去,经常看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穿梭往来,捉拿鬼魂。

  看到高山上大石崩裂,看到河水突然暴涨又暴跌……

  平静的夜晚,其实并不平静。

  对于凡人来说,感觉不到什么异样,但是神,能看到这一切的变化。

  山川大地,日月星辰,潮涨潮落,缉鬼收命……夜晚降临之后,神在维持着凡间秩序地运转。

  只是凡人,不会察觉到……

  土地神也不是只接受凡人祭拜这项工作,作为神职人员,也要肩负起神的职责。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土地神忙碌的日子,已经近在咫尺。

  披着月光,山脚下,三辆疾驰的黑色马车,引起了张涛的注意。

  在这荒山野岭,这些在夜晚出没的人,到底是在干嘛?

  “驾!”

  车夫挥动牵马绳,马车在蜿蜒山路上疾驰,格外扎眼。

  每辆马车厢上,都有一朵闪亮的芙蓉花,红粉相间,吸收月光之后,显得熠熠生辉。

  好独特的花朵……

  张涛随即施展“遁地术”,一头栽入地中,从地下游向马车。

  他想一探究竟,这三辆马车究竟是什么来历?

  马车还在奔驰,张涛追上去并保持匀速状态,将头探出地面。

  他的头顶上是厢底,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这时,张涛隐隐约约之间,听到有孩童哭泣的声音。

  难道马车上有孩子?

  为什么会有啼哭之声……实在太过诡异。

  不一会儿,马车速度降了下来,前方是数座连绵起伏的群山,挡在了路前。

  漆黑的夜里,更添一丝恐怖气氛。

  三驾马车停了下来,前面已无路可走。

  张涛索性从地下钻出来,悄悄绕到车厢后,一探究竟。

  不过车厢是全封闭的,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什么。

  “驾!”突然间,车夫扬鞭抽打马匹,骏马冲天嘶鸣,朝着大山撞去。

  什么,这不是要车毁人亡?

  张涛吓得大惊失色,难道这些马能把山都撞开吗?

  但是最终的结果,大大出乎张涛预料,这三驾马车,神奇般地没入山中,然后消失地无影无踪。

  就这么在张涛眼前,消失了……

  这太匪夷所思了,竟然还有这种事?

  张涛也试着撞山闯入,没想到被一股强大的气罩阻挡在外。

  像是有一种结界,一种水晶墙,隔离了外界。

  张涛心中大惊,这究竟是何人所为?连他土地神都被拦截在外……

  他又试着从地下蹿入,没想到地下全是山石,坚硬无比,几乎没有土壤,“遁地术”都无法施展。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又让他不甘心。

  自己幽冥界都去过,在凡间之地,会有神都无法企及的地方吗?

  张涛从腰间抽出玄天剑,他目前已是仙人境界,虽然法术不多,但是劈山裂石,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凝心聚力,双掌在胸前孕育出一个能量光球,然后祭出玄天剑。

  玄天剑像一支离弦之箭,射向结界!

  “轰隆”一声,结界承压之下,犹如果冻一般向内收缩,力量反馈过后,又恢复了原状。

  结界依然存在,不过在玄天剑刺入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空洞。

  张涛走了进去,眼前景象又令他大吃一惊!

  里面竟然空无一物,一马平川,整座群山都不见了,结界内什么都没有……

  张涛退出结界,眼前分明是群山环抱,而一踏入结界,群山荡然无存。

  看来有高人在此布阵,力量明显强于张涛这个土地神。

  是妖?是鬼?是仙?是神?

  这结界里面,究竟藏着什么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