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37章 黑夜四凶将

第37章 黑夜四凶将


  莲花村相距长安城百余里,河流纵横,高山仰止,百草丰茂,如果不是因为战乱更迭,不失是一个世外小桃源。

  隋炀帝时期,农户多达千户,由于躲避战乱,大多外迁。

  留下良田千顷,可惜缺乏劳动力,又适逢干旱,耕地多年欠收。

  远方,一队士兵,驾着马车,浩浩荡荡地赶往莲花村。

  “不好啦,官兵进村了!”村里小喇叭,四处奔走告知。

  妇孺们都警觉地躲起来,家家户户,关门关窗。

  “姐姐,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沉香站在院子门口,看着惊慌失措的村民。

  “不知道,唐朝的官兵,没一个好东西!”王玄芸冷冷得说道。

  自己父亲就是死于秦王李世民欺骗之下,她对大唐,怀有挥之不去的敌意。

  一伙官兵堵住了村门口,士兵们皆手持长矛,严阵以待。

  王玄芸走了过去,右手按住剑鞘,这里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为首一个官吏,拿着一个“安民告示”,站在村口宣读:“因齐王扩建猎场之需,特征莲花村西北田地八十亩。每亩赏米两升,绸缎一匹,即日生效……”

  村民们闻言,无不震怒。

  土地是村民赖以生存的保障,齐王竟然为了个人享乐,强行征地,而且这种补偿条件,与抢夺又有什么区别?

  真是欺人太甚!

  “你们别不识抬举,齐王给你们补偿,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你们还是快点签字画押吧!”官吏傲气地说道。

  果然是一帮贪心的污吏,只会从老百姓头上,巧取豪夺。

  王玄芸胸腔中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几个前排的士兵上前,与村民们拉扯,强迫他们按手印。

  张牙舞爪的士兵,还不是最可怕的,一个骇怖黑影走来,这才是梦魇的开始!

  王玄芸锁紧眉头,内心的恐惧,让自己呼吸急促。

  一个身长九尺的庞然大块头,出现眼前。

  光头,两道怒眉,鼻孔如柱,颧骨隆起,面目狰狞可怕!

  他裸露上半身,双臂肌肉爆绽,腰间围着一条铁链,每踏一步,仿佛大地都要颤抖一下。

  这个身材,不去搬砖,真是太可惜了……

  大块头冲到一个村民身旁,一把拎起对方,不顾哀求的眼神,将村民狠狠地扔在地上。

  村民口吐鲜血,肋骨断裂。

  杀鸡给猴看,大块头一出手,立即震慑全场,村民们无不双腿发软,心中惶恐。

  “叮!”王玄芸忍无可忍,抽出佩剑,飞身而起,直刺大块头。

  大块头感到后背发凉,一个躲闪,避开王玄芸夺命一剑!

  一阵尘土腾起,随风飘逝,一个娇美身躯单手执剑,对阵大块头的暴怒!

  大块头嘴角泛起一抹邪笑,他闻到了嗜血的味道。

  王玄芸毫不心慈手软,她今天要为村民声张正义。

  大块头踏步冲刺,王玄芸挥剑而上,剑光闪耀,化作光刃,轰向大块头。

  “噗噗!”

  大块头皮坚肉厚,硬吃光刃,眨眼间冲到王玄芸面前。

  “嚯嚯!”

  王玄芸刺剑,被大块头双掌夹住,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招数都是摆设……

  “你的绣花针,根本伤不了我。”大块头咧笑道。

  可恶!

  王玄芸胸口起伏,脸上惊恐。

  “嚓嚓!”

  突然间,王玄芸双手弃剑,从怀中掏出鱼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向大块头的手腕。

  大块头猝不及防,过于低估了王玄芸,手腕被割开,鲜血不停滴落下来……

  “四肢发达的人,头脑都很简单!”王玄芸讥讽道。

  大块头勃然大怒,被一个女人羞辱,真是奇耻大辱!

  他解下腰间铁链,像两条巨蟒,势大力沉地射向王玄芸。

  王玄芸丢失了剑,已经没有抵御能力,千钧一发!

  “砰!”一声巨响,一柄水晶戟,猛地插在王玄芸眼前,将铁链打落在地。

  一个白袍人站在屋顶,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显得格外气定神闲。

  “师傅……”王玄芸脱口而出,在危急时刻,白袍人悄然而至。

  大块头见来了救兵,心烦意燥,于是收起铁索,射向白袍人!

  白袍人不慌不忙,在攻击铁索快要临近时,从手中射出一根迅疾水柱,将锁链阻挡在半空之中!

  大块头晃动锁链,在空中飞旋,水柱死死抵住翻飞的锁链,使之不能靠近白袍人半步。

  白袍人一个飞身,收起地上的水晶戟,然后向大块头挥掌。

  大块头毫不示弱,也以掌相击。

  “轰!”一声巨响。

  大块头整个身体被弹飞三丈,压倒一排士兵。

  白袍人站在原地,仿佛刚才那雷霆一击,不过是蜻蜓点水。

  王玄芸在一旁也惊呆了,师傅教了自己七年剑术,从未见过师傅与人交手过。

  他的力量如此强大,大块头在他眼前,宛如一只柔弱的小鸡。

  “走!今天有高人在场!”

  大块头擦了擦嘴角的淤血,对着身后一族官兵喝道。

  这些官兵哪里见过这阵仗,早已吓破了胆,纷纷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多谢师傅出手相救!”王玄芸又惊又喜道。

  白袍人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过早的暴露了实力,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但是那个大块头太凶残,我如果不出手,会有更多村民遭殃。”王玄芸为自己辩解道。

  白袍人收起水晶戟,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大块头,名叫肌牛,是黑夜四将之一,为独孤修德效力。”白袍人接道。

  这几年来,长安城出现了一个专门暗杀的组织,由独孤修德为首,手下有臭名昭著的黑夜四将。

  黑夜四将,分别是肌牛、百蛊、漩飓以及风韵,他们投奔到齐王李元吉麾下,替他出面铲除朝堂上的异己。

  党同伐异,诛除政敌。

  要想对付独孤修德,必然要先除去黑夜四将!

  王玄芸这才感到有些后怕,肌牛的实力如此强劲,更不用说独孤修德了。

  还有秦王李世民,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师傅,我知道自己实力不济,但是我没有时间再等了。刺杀,是唯一以弱胜强的方式。”王玄芸看到手中的鱼魄匕首说道。

  这把匕首锋利无比,所过之处,无坚不摧!

  “今天只是巧合,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白袍人看着王玄芸,说道:“你一定要记住,在还未遇到真正敌人之前,一定要隐藏自己的实力。”

  面对师傅白袍人的告诫,王玄芸洗耳恭听。

  现在回想起来,刚才对肌牛出手,自己太过草率。

  如若不是师傅出手相救,自己恐怕会丧命在他的铁拳之下。

  未来的路,究竟有多险阻?

  我还能完成自己的心愿,替父报仇吗?

  白袍人转身离去,留下在风中凌乱的王玄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