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钓系美人穿进民国文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林路留对陈知意的突然微笑感到不明所以,甚至还不悦的皱了皱眉。

他并不喜欢被别的女子这么盯着。

他认定陈知意为人轻浮刻薄,因此神色越发不耐。

但其实认真说起来的话,他对面前的整个场景,其实都感到十分的不耐烦,将近一个小时都没等到知己,他现在脑子里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问明简容出现在阳台边的原因。

她到底,是不是他的知己容与?

陈知意之所以急着去阳台,就是怕林路留一个人等太久,但现在看见林路留不分青红皂白的维护简容后,她心里一下子就不急了。

甚至还有闲心站在一旁看戏。

他愿意英雄救美,那就让人家多救一会儿呗。

这边的动静,其实已经引起了一小部分人的注意,其中包括本次沙龙的举办者,那位英籍华侨谢峻谢爵士。

谢家祖籍在内地,早期移民到英国后,凭借着灵活的头脑搭上了帝国腾飞的这趟顺风车,顺利从远洋贸易中攫取了第一笔财富,从而小小的摆脱了一点二级公民的尴尬地位。

此后谢家又几次看准时机,在英国对外的几次战争中大捞了几笔战争财,积累下了原始资本。

直到这一代,谢峻的父亲娶了一位落魄的英国贵族家的小姐,生下谢峻后,谢峻本人又争气,在军校毕业后参军立功,被女王亲自授予了爵士勋爵后,谢家这才算是正式在国外立足。

谢峻身上虽然有着两个国家的血统,但他的长相却是偏中式的剑眉星目,只是五官较国人来说要深刻些。

他的出身和经历,就决定了谢峻这个人的性格不可能有多和善开朗,至于简容评价的那句“热心肠”,就更加是无稽之谈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人骨子里就是一头疯狼,为人冷淡是真的,但惹到他后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也是真的。

这本来该是一场普普通通的,为了哄妹妹开心举办的沙龙,前提是谢峻没有因为这边的动静,从而注意到陈知意。

很少有人知道,谢峻当年回祖籍地祭祖的时候,其实遭遇过一场不可言说的意外。

那年陈知意十七岁,身娇体软热衷养鱼,在离家门口十里的山脚下,捡到了昏迷不醒了谢峻。

她当然不会那么傻,将来历不明的壮年男子带回家中,但让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昏迷甚至死去,陈知意也是做不到的。

她还真没有那么不善良。

陈知意给人在乡下租了个房子,请了医生,期间不时的去看望谢峻,但却留了个心眼,从未透露过自己是哪家的小姐。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嘛,她可不想因为救人,把一家子的安危都搭进去。

此后的发展就很顺理成章了,陈知意正是少女情窦初开之时,虽然她这情窦开得有点多,但却半点不妨碍她形容的可爱之处。

长相清丽,性格有趣,还有着救命之恩的加持,那段时间两人相处得十分愉快。

后来谢峻修养好身体后就离开了,陈知意也就彻底把这件事当作是日行一善,半点没想过当年那个落魄少年,会是如今威名赫赫的谢爵士。

也半点没想过,谢峻匆匆回香江处理好各项事务,再返回南城时已是人去楼空,怎么也打听不到陈知意消息时,会是怎样的心情。

她眼中的日行一善,却是他心里的妄念丛生。

这从妄念,从谢峻十九岁那年烧到现在,直到这一刻,在宴会厅里看见娇娇俏俏立在窗边的陈知意。

真、好、啊,谢峻舌头抵了抵左边牙齿,目不转睛的盯着陈知意的身影。

————

与此同时,白计宁把请帖交给门童后,风度翩翩的走进了宴会厅。

从那天在陈知意那里,看到有关这场沙龙的邀请函后,白计宁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

害,墙角已经裂开一条缝了,那谁撬不是撬呢不是?

他打定了主意要多和陈知意见面,因此吩咐秘书搞到了一张沙龙邀请函,进门后就开始寻找陈知意的身影。

现场人很多,且不少人还在大厅里跳舞,纷纷嚷嚷的,白计宁一时还没找到陈知意,反倒是视线一转,看到了角落里的萧肃和简容。

白计宁做出了朝阳群众的架势,不动声色的移到两人旁边,打算听听这两人又有什么幺蛾子。

听完再添油加醋而不着痕迹的讲给表妹听。

简容现在在做的事情,和白计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师兄,我刚刚看到陈姐姐了,我本来是好心想带她来找你的,但她好像真的误会了什么,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

她正等着萧肃询问“是怎么的不留情面”,这样她必然要添油加醋的把这个乡下女子的粗鲁无理,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外人如林路留都会因此而呵斥对方,师兄应该也会因此,更加怜惜自己吧?

但萧肃的重点却半点没放在简容受了委屈上,只皱眉问,“她怎么来了这里?”

“不是师兄你带她来的吗?”简容眼珠子转了转,不是萧肃,那她是怎么混进来的?

“不是,”萧肃眉头皱得越深,“你在哪里见到的她?”

简容不太愿意说,“陈姐姐不会是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故意追过来的吧?”

她的本意是想体现陈知意的不懂事,一个旧式女子,不好好待在家里,非要胡搅蛮缠的追到丈夫应酬的场所,这不是丢人吗?

但萧肃听她这么一说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却渐渐松了下来。

是了,仔细一想,这的确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

早上的时候,他不是还告诉过她“今晚有一场沙龙”吗?估计她嘴上虽然尽是些敷衍气人的话,但心里却是把这句话给听进去了的。

到底是坐不住,亲自来寻他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和白计宁一样,开始四处寻找陈知意的身影。

————

此时的沙龙大厅里,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本次沙龙的举办者,来自香江的谢峻谢爵士,正死死的盯着窗边一位姓陈的女子。

新晋的商场新贵白家二公子白计宁,和萧肃萧大才子,正在满场找一位姓陈的小姐。

而南面文坛新秀林路留,却不知为何独自站在东边阳台那儿,吹着冷风,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至于全场隐形焦点,陈姓女子本人,却还并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着什么。

陈知意在围观了林路留试探简容的全过程后,带着迷之微笑,脚步轻松的走到了另一处阳台。

几乎是她一走到阳台角落,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谢峻就动了。

他将酒杯放到了桌面上,杯身和桌面碰撞发出了”叮咚“一声脆响,仿佛是什么狩猎敲响的信号似的。

谢峻道了一声“失陪”,脸上带着一抹笑,步伐笃定的朝阳台方向走去。

他常年都是冷冷淡淡的表情,很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旁边的友人看着这抹笑,不禁感到十分诧异,“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richard居然会笑?”

无人回答他,此时的谢峻已经推开小门,一步一步走到了陈知意身后。

他看着这抹梦见了无数遍的背影,措辞许久,却终究只是干巴巴的吐出四个字:

“好久不见。”

有人来了阳台,陈知意当然能感觉到,但她没想到的是,居然是冲着她来的?

她在燕京有这么个朋友?

转过来看到来人的脸后,陈知意瞬间记忆回笼,她在燕京还真是有这么个朋友。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richard这个名字很耳熟,现在她全想起来了,他以前是救过这么个人,所以对方现在是飞黄腾达后,来报恩了?

报恩就报恩,这笑容是怎么回事?怪渗人的。

微微诧异了一下,陈知意半点不慌。

“好久不见,”她学着对方的姿态,礼貌微笑点头,以前对方落魄的样子和现在的人模狗样,对比交织在她眼前,让她一时没忍住又补充了一句,“大龙哥。”

一声大龙哥,一生大龙哥,这声亲切的呼唤差点没把谢峻当场送走。

这是当初陈知意嫌弃叫richard拗口,非要起个顺口的名字,想了半天搞出来的。

“你还记得埃”谢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为什么当初要那么防备他,半点有关她身份的消息都不留?

“当然了。”陈知意声音轻快的回答,她的记忆力就是那么好,这有什么错呢?

两人寒暄了几句。

他乡遇故知,这本该是十分温馨的场景,但落在旁人眼里,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白计宁找了陈知意许久,好不容易在阳台看到人,脸上挂上微笑后,正整理了一下衣袖,要走上去和表妹说几句话,增强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却愕然发现阳台上除她之外,还有另一个男人。

这男人还用那种包容宠溺的眼神,低头看着他表妹。

同为男人,白计宁当然懂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一瞬间,他觉得他头上绿了(?)。

“白总?”旁边巴结的人不明所以,只看到白计宁视线落在一个方向后,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白计宁大步上前,插入两人中间,先战略性的把人隔开,再一把拉住了陈知意的手,语气里充满了质问,“他是谁?”

旁边的谢峻并不甘示弱,虽然没搞懂目前的状况,但男人本能的胜负欲和占有欲,却是一下子被激发了起来。

看见白计宁拉住陈知意的一只手后,他十分当机立断的拉住了陈知意的另一只手,并且顺势反问,“你是谁?”

夹在中间的陈知意:“”

并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但没关系,她还能稳祝

“你们先放手”

然而事态的复杂远不止于此,几乎是在谢峻反问的下一瞬间,萧肃走进了阳台。

事情就是有那么寸,萧肃本是对白计宁不顺眼,看见他怒气冲冲的走进阳台后,一时好奇心起来,想过去一探究竟。

结果转眼间,就看到他妻子在阳台上和人拉拉扯扯。

想到上一秒,他还在在为陈知意追来沙龙寻人的行为,感到愉悦满意,萧肃就不禁感到一阵心肝疼。

简容跟在他身后,有些担心的看了眼他师兄,脸上满是心疼。

“他们是谁?”萧肃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冷到了极点。

陈知意:“”

她一时竟不明白他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实在不懂的话,看一看你身边的小师妹啊!

陈知意看向左边的白计宁,想了想回答,“你知道的,这是我表哥埃”

“那他呢?”

萧肃脸上的神色一点也没有缓和,什么表哥表妹?

陈知意神情里满是迷惑不解,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当然是我另一个哥哥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