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 > 第一百零八章 女忍、纸人

第一百零八章 女忍、纸人


  不过考虑到刚刚情况的确危急,这个刚刚到自己一半年纪的少主的确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现在又有外人在场,柴田胜家也就勉强忍受了,给对方这个面子。

  他立刻大声呼喝着,让周围的武士和足轻们护卫过来,同时也让一些手持弓箭的足轻尝试着进行反击。

  可是小女忍宁宁只是轻笑了几声,接着像是只兔子一样,蹦跳着闪躲开了他们那软弱无力的攻击,就算偶尔有几支箭矢接近她,也会飞快的被她那对儿小巧的忍刀给击飞。

  虽然也有些看起来聪明的足轻试图爬上屋顶去追她,可她早已经像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跑到别的屋顶上去了,整个人灵巧的令人惊叹。

  刚刚从屋顶跳下去,还没来得及展开多少行动的浅井长政,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稍微有些惊奇,某种程度上,这个小女忍的敏捷几乎不比他前几日刚刚见过的加藤段藏要差了,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这个名字。

  宁宁,在平行世界的历史之中,她后来成为了猴子藤吉郎的妻子,与织田信长的妻子斋藤归蝶、前田利家的妻子前田松,一起合称战国三夫人,除了美貌以外,她们因为其品格与对各自丈夫坚定不移的支持而知名。

  只不过在正史之中,从未有过任何关于宁宁是个忍者的记载,浅井长政在惊讶于这个名字的同时,也不由得惊讶于她的手段。

  这个小姑娘长得挺甜,下手倒是真的黑啊,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有五六个足轻死在她手上,受伤的更是足有数倍。

  而且她先声夺人,一出场就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住了敌方的总大将,许多人都是看在眼里的,一旦今天的战斗结束了,身为大名的织田信长肯定无法忽视她的功劳。

  不过能在这个纷乱的战国活下去并博得一定的名望,不管是那个平行世界还是在这个拥有妖怪的世界,她都不大可能是什么纯粹的傻白甜,倒也不是无法理解。

  派了十来名足轻去追捕大胆的女忍者,又分出了两小队足轻来对付浅井长政和阿秀之后,柴田胜家就开始真正进攻织田家的府邸了。

  在清洲城内的不少地方,都有类似的场景出现,本地的武士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到一起,对他们的占领展开反击,所以尽管对方看起来不太一样,但实际上柴田胜家也没太在意。

  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明白,真正重要的只有府邸中的阿市公主!

  被敌人低估的浅井长政也乐得如此,他不仅自己主动收敛了力量,甚至让阿秀也跟着他一起摸鱼,刚刚那些鼠妖出现让他意识到这场战斗绝不简单,他有必要掌握更多的情报。

  他转而开始观察织田信行一方,查看其中是否隐藏着更多的妖怪,反正这场战斗是织田家的内乱,从一开始就和自己没多大关系。

  否则以他和阿秀现在的实力,再加上他的法术,真要动用全力的话,一举击破重重拦截,杀到织田信行的面前也并非不可能的。

  但他完全没有理由那么做,他毕竟只是个外人而已,更何况,泷川一益他们还远远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啊!

  当然,还有一点是因为比翼鸟,在彻底控制好这个贪恋美色的家伙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前,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和阿市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他的声名可就真的要彻底扫地了。

  屋顶上的小女忍宁宁也很快注意点了这一点,她眼珠一转,很快也跟着调整了战斗策略。

  正对着头顶上不断射过来的飞镖之类的小东西,感觉到烦不胜烦的柴田胜家很快就发现,那个女忍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她再也不会一边在各个屋顶上来回蹦跳着发射飞镖,一边大呼小叫着了。

  织田信行也瞬间就感觉耳边清静了很多,刚刚他虽然实际上并没有多大危险,但却的确被对方给烦得不行。

  偏偏对方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五个呼吸,比真正的猴子还要敏捷,又很难抓住。

  不过现在好了,既然那个女忍已经识趣的逃窜了,那就让自己拿出全部的力量,来攻下清洲城吧!

  略微思考了一下,织田信行指着一直围在自己身边的武士:“你们也给我上,只要攻下了这座府邸,我大大有赏!”

  没有任何声音,但那些武士却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作为回应,他们立刻举起长刀,朝织田家的府邸攻了过去。

  虽然在大多数时候,作为战争主力的足轻们其实都并不怎么出力,但是不知道这次织田信行许诺了什么好处,总之他带来的这些足轻都很卖力气,再加上那些身份不明的武士们的带头冲锋,他们的攻势也称得上是迅猛了。

  可惜的是,除了柴田胜家以外,浅井长政就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名有姓的武士了。

  相比之下,织田信长手下有名有姓的武士可就太多了,哪怕他之前带走了不少,但城内仍然起码有几十号在后世留下名号的武士,并且逐渐汇聚到了织田家的府邸前。

  也正是因为这些武士的带头奋战,所以哪怕城内的足轻数量很少,他们还是顽强的抵抗了对方的攻击。

  可是尽管如此,作为防守一方的指挥官,泷川一益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因为织田信行带来的这些武士门,无一例外都武艺高得惊人,几乎三两招就能砍翻一名足轻,瞬间就制造了一个小型的缺口,让身后的足轻们得以跟进。

  尽管己方的武士们也在全力抵抗,但毕竟敌众我寡,按照这样下去,也许说不定用不了一刻钟,他们的阵线就要彻底的崩溃掉了。

  他顿时心中焦急,直接转头朝浅井长政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浅井大人,还请助我等一臂之力!”

  因为足轻们伤亡惨重而显得忧心忡忡的阿市,这时也适时的望了过来,她并不清楚泷川一益之前对浅井长政的调查,也不清楚他所拥有的力量,只知道他是个年轻的武士,并且还掌握着神奇的,可以让大地自己升起来的法术。

  可是在看向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就充满了奇妙的悸动,甚至让她的勇气都在飞快的增加着,难不成...

  想到这里,阿市不由得小脸发红,出身武家,天生聪慧的她,原本普通人要更加早熟得多。

  另一边,听到泷川一益的求援,浅井长政耸了耸肩,好吧,看起来他们这次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真是奇怪,蝮蛇的女儿竟然不在吗?难不成是自己高估了他们?

  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他收起长刀,转而拿出了纸扇和一小沓符咒,真是的,没想到昨天刚刚完成的符咒,今天就要用掉了。

  纸扇一盖,纯净的白蓝色光芒一闪而逝,浅井长政直接将这一小沓符咒洒向了半空中,接着他双手飞快的开始结印,同时嘴里也大声呼喝起来:“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白蓝色的桔梗印凭空出现,覆盖了方圆数十米的空间,也覆盖了所有飘洒的符咒。

  光芒再一闪烁,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那些小小的纸人飞速的膨胀到了一人高下,接着它们纷纷弯腰捡起了地上散落的兵刃,然后快速的结成了一个小型的方阵,将浅井长政和阿秀护卫在了中间,将几个最靠近它们的足轻当场砍翻在地。

  其实浅井长政有想过在制造符咒的时候直接给它们配备武器,可是在尝试过一次之后,他就直接放弃了。

  因为就算给它们配备了,可是纸做的武器又能有多大的效果呢?还不如让它们就地取材。

  反正它们一开始存在的目的,就是浅井长政用来练习制造和控制式神的,根本就没指望它们能干些什么!

  但是其他人却全都不知道这点,甚至连阿秀也不清楚,他们只看到浅井长政洒出了一片纸,接着它们就全都变成了可以杀人的士兵。

  不少附近的足轻当时腿就软了,一个个哭着喊着,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只想离他们更远一点,更有一些胆小的,当场就被吓得尿了裤子,阵阵恶臭迅速的流向空中。

  哪怕浅井长政还没有对纸人们正式下达攻击的命令,但他们自己就把自己吓得够呛。

  他顿时就有些愕然,看起来在宗教信仰气息极为浓厚,又真的有妖魔鬼怪存在的尼朋,法术对普通人的震慑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强大得多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