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七站:有容乃大

第七站:有容乃大


  只是,上车后的宋一然不得不感叹一句,理想很丰满,现实超骨感!

  平常话挺多的她,在面对顾北顾时,无形的压力油然而生,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呀!

  苦逼脸。

  宋一然166cm,个头不算很高,人也不胖,上车只占了一点位置,笑着和顾北顾说了一句麻烦了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车厢内没有放广播也没有任何音乐的声音,除了大家的呼吸声,多余声响什么都听不到。

  就这么僵了一会,宋一然着实扛不下去了,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顾总这次来Z市,准备呆几天呢,我们Z市好吃好玩的地方,还挺多的呢!”

  宋一然想的挺好,只要顾北顾告诉自己他在本市呆几天,她便会将本市所有好玩好吃的地方,如数家珍的给他吹一遍,等她吹嘘完,总够车子开到餐厅了。

  谁曾想,顾北顾的助理当真是会给人泼凉水。

  宋一然问完,他没有给顾北顾回答的机会,直接便告诉她:“宋助理,我们顾总吃完饭就回去了!”

  宋一然呵呵,“那真是太遗憾了!”

  好吧,吃吃喝喝到处撒欢是不能够了,她想办法找其他话题,可是,说什么呢,地位不同立场不同,能引起共鸣的东西根本就找不到啊。

  宋一然苦哈哈,不得不暗搓搓的用心埋怨:都怪部门男同事接管了陪应酬的活计,使得她业务能力下降了不老少,现在连和大佬聊个天,都找不到好开头。

  然后就听顾北顾本尊开了口,他清冷的语气告诉宋一然:“不遗憾,我下周还来Z市,到时候还得要麻烦宋助理!”

  宋一然楞了一下,本能的以为顾北顾下周还要来公司,大概是谈下一年或者别的什么合作的。

  “顾总太客气了,我们韩总做事最为周到,他一定会好好招待您的!”

  顾北顾淡淡的回头,就见宋一然快要缩到窗边上去了,唇角一勾:“私人行程,可能不太好意思麻烦韩总!”

  宋一然一抬头对上顾北顾漆黑明亮的眼睛,所以呢,私人行程的话,跟她还有关系吗?

  宋一然呵呵笑:“我认识很多本市的旅行社,我们公司每年集体出游也有固定合作的,品质都还挺不错的,我给您介绍?”

  顾北顾冷漠的收回视线,“不用了!”

  空气中凝滞的气氛,一朝回头比一开始上车还要更加凝重。

  宋一然不敢说话了,此时无声胜有声吧,省的一句说不好,比沉默还要更尴尬。

  “顾总,X集团代表团已经到了酒店,约了您下午三点钟见面!”

  顾北顾的助理一早就接到了信息,这时候再提醒顾北顾一句,因为老大突然要吃这顿饭,而等他们吃完饭才开车回公司,三点钟的会面是赶不上的。

  “推到四点!”

  顾北顾没有犹豫,那么重要的会议,说推迟就推迟,回头再传出来因为一顿饭,不知道X集团的人怎么想呢。

  “可是顾总。。。。。。”

  方助理上车的时候还在打电话沟通这件事,老顾总的意思让他劝一下顾北顾,一顿饭而已,在哪里不能吃,干嘛要赏一个小公司的脸。

  可方助理才开了个头,顾北顾冷眼看过来,他就不敢再继续了。

  宋一然心底里划过无数个呵呵呵,这是触及到公司内部了?

  这个方助理确定不是故意难为她呢吗,当着她一个外人的面说公司的事,让她是当成没听见呢,还是真的没听见?

  “顾总,您下周飞D国,这是最新的行程表,您看一下,没什么问题我安排行政部去办了!”

  如果方助理没听错,刚才顾老大说下周有私人行程到Z市,这跟他收到的行事令根本不一样,老大是不是记错了啊。

  “嗯!”

  顾北顾淡漠如常,嗯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其他表述了,方助理一个头两个大,他是临时陪同顾北顾一起出差的,梁特助和安特助有其他的安排没来,本以为Z市这一趟只是小事,谁知道竟然在一顿饭上出了岔子。

  方助理苦逼脸,看来他还是需要多多历练啊,明显没有梁特助和安特助罩着,他办事欠缺的东西还多的很。

  “好的!”方助理硬着头皮点头,心想他还是私下微信一下梁特助,咨询一下顾老大这个嗯究竟是几个意思,到底是D国的行程定下了,还是没定下。

  这么想着,方助理马上微信梁特助:“梁哥SOS,行事历上顾老大下周一周都在德国,可他却对宋助理说下周私人行程来Z市,我提醒顾老大行程表征求他的意见想着好让行政部那头去安排,他回了我一个嗯,什么意思,我需要转到行政部订机票安排酒店和随行人员吗?”

  梁特助应该不忙,没过一会便回复了方助理:“宋助理?是不是叫宋一然?”

  方助理陪同顾老大去了Z市,Z市值得顾老大亲自出面的合作单位就那么一个,梁特助比助理部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何况跟在顾老大身边十多年,除了工作,他私下某些小事,梁助理多少也是知道点的。

  方助理秒回:“对啊,是这个名字宋一然,您是不是之前也见过她?”

  梁特助替方助理默哀三秒,真是不幸,第一次上大任就碰上自己协调不了的状况,今后顾老大跟前的任务,恐怕不能再派这个小家伙了。

  “稳住,在Z市顾老大说什么是什么,你听着都应下来就行了!”

  方助理突然想起他来Z市之前梁特助说过的话,“顾老大对Z市很有感情,你去了见机行事,别多话,一切听他的就行!”

  方助理懊恼的想要揪光自己的头发,他刚才多嘴时,怎么就忘了梁特助一早就特别嘱咐过的话,只一头热的想着顾老总的指示,忘了他的直属上司是顾老大,并非他的父亲老顾总?!

  这个人吧,病了还有药医,可人若是犯蠢,就感觉无药可救了!

  宋一然兜头盖脸的迎接尴尬,不由的替方助理捏了一把汗,这个助理不太行啊,将老板的行程当着别公司的外人说,老板没有当场发飙,算修养好的了吧!

  宋一然替方助理默哀的同时,觉得顾北顾果然是做大事的,有容乃大。

  正这么胡思乱想之际,包包里宋一然的电话响了,她僵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的从包里翻出手机给掐断。

  掐断的一瞬间手机屏幕上看到的电话号码是母亲的,宋一然抓紧时间调出微信准备给她回过去说自己中午不回家吃饭了,字还没有敲上去两个,手机再次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题外话------

  我们顾老大,对我然真的是~很~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