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十二站:顾家

第十二站:顾家


  郑奶奶回Z市的这天正好赶上周末,顾家一家四口,除了有应酬的顾基业之外,其他三个人都在同行的行列内。

  顾北笙搀扶着外婆下楼,郑奶奶年岁大了,又生着病,难得苍老的脸上没有多少病容,赶上当天阳光正好,灿烂明媚的光芒下,她的笑脸慈祥又倍显难能可贵。

  “外婆,您慢点!”

  看郑奶奶上车比较吃力,顾北顾搭了一把手亲自扶外婆上车。

  郑奶奶尤其心疼这个孙子,她拍拍顾北顾的手背,慈爱的道:“北顾啊,以后外婆不在你身边,你要多注意身体,把自个儿照顾的好好的,外婆才能放心呐!”

  顾北笙个头不矮,但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小巧,她爬上车坐到了七座车的最后一排,当下听闻郑奶奶的话,扶着后座探出小脑袋,八卦道:“外婆,哥哥以后去Z市的机会多的很呢,您当面教导他!”

  郑奶奶摸了摸小孙女的脑袋,“你哥哥事业重心在C市,外婆可不高兴他丢下工作老是去看我!”

  顾北笙笑的像个小狐狸,俨然顾北顾昨晚上所说的话已经变成了事实一般。

  “不全是哦外婆,我哥去Z市还要。。。。。。”看嫂子的呀!

  “顾北笙!”

  顾北笙想要告诉外婆哥哥有喜欢的人了这个好消息,她昨晚得到消息,高兴的呦,半晚上就琢磨这事了,都没有睡得很好。

  这并不奇怪,顾北顾这些年身边连个走的近的女生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承认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不止顾北笙兴奋,这对还生病的郑外婆何尝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可顾北笙这边才说了一句,郑凉音明显已经了然接下来的内容,匆匆打断了她。

  北笙这孩子太过冒失了,八字没有半撇的事儿,她当成事实到处宣扬,郑凉音无法认同。

  顾北笙抬头看了母亲一眼,她眼中都是对自己的不赞同和不高兴,于是,在外婆殷殷期待的眼神中,顾北笙不得不换一句解释给外婆听。

  “我哥Z市也有工作啊外婆,他去了还能给妈妈搭把手,我才更能安心的待在C市,不然我才不要外婆一个人回Z市住呢!”

  小女孩的孝心和娇态在顾北笙的两句话里体现的淋漓尽致,郑奶奶笑的更加慈眉善目,待顾北顾上车,她像是明白了顾北笙方才的言下之意,拉起顾北顾的一只手,老生常谈:“外婆大概是没有这个命见到我大孙子结婚生孩子啦。。。。。。”

  没有一个老人的心愿是跟自己有关的,她们最关心的,无外乎就是子子孙孙。

  顾北顾表情温顺的安抚郑奶奶,“快了外婆,能见到的!”

  这种话顾北顾以前就说过,当一个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善意的谎言对年迈的长辈,似乎变成了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即便像顾北顾这样的成功人士也一样。

  郑奶奶靠在顾北笙给她支好的软垫上,跟以前许多次一模一样的慈祥笑脸,连说两句:“那就好,那就好!”

  “外婆,您累不累,要不我把座椅放下来您躺一下?”

  今天送郑奶奶回Z市,顾北顾安排了两辆车,王阿姨和司机还有一堆日常用品一辆轿车,顾家三口加上郑奶奶和一个司机开一辆七座商务车。

  他们这辆车上,顾北笙一个人坐在最后排,顾北顾和郑奶奶坐在中间一排,前座是司机和郑凉音,所以郑奶奶若想躺下来,操作性还是有的。

  “笙笙,外婆不累,现在还能跟你们说说话,外婆才开心!”

  顾北笙一个小女孩,郑爷爷去世的时候她还小,懵懵懂懂不明白死亡对于人生的意义,这次郑奶奶不同,从她知道外婆生病的消息后,只要一想到她,心里就会翻起酸涩而不可控制的浪。

  生离死别这个课题,对没有成家的小女孩,似乎来得更加严酷和残忍一些!

  “外婆,您别这么说,我和哥哥会常常回家看您的啊!”

  郑奶奶吃力的摸了摸小孙女的脑袋,“一转眼我们笙笙都这么大了,外婆是不是还能见到我家小妮儿结婚生子呢?”

  相对于顾北顾,顾北笙从小被长辈们指给了C市高家的小公子高其楠,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本来因为郑奶奶去年查出生重病,郑凉音有意安排顾北笙和高其楠提前步入婚姻的殿堂。

  私下里,郑凉音和高其楠的母亲也已经交换过意见,虽然对两个孩子没明说可听话听音,顾北笙和高其楠心里都是明白的。

  但就在今年年初顾北笙的生日宴兼订婚宴上,高其楠那头出了岔子,事情不大,却让郑凉音丢了面子,是以顾北笙结婚的事,被无限期推迟了。

  顾北笙喜欢高其楠,这件事不用藏着掖着,两个人一块长大的情分搁那儿,高其楠又对她像亲妹妹一样宠着,大家不瞎都能看得出来。

  而,在她的生日宴之前,高其楠对这桩婚姻也不曾出言反对,可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小姑娘,他转眼便说自己爱上人家了,在北笙23岁的生日宴上,公然带着那个女孩进出,介绍别人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顾北笙从小在母亲的严厉教导下长大,可也享受着亲哥哥和父亲无条件的宠溺和呵护,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她将自己锁在房间狠狠地哭了一个晚上,她想不通高其楠为何这样对她,即便他不喜欢她,不同意这桩父母之命的婚事,他可以告诉她呀,她又不是死缠烂打的人,这样公然将顾家的颜面踩踏于脚下,让别人对她指指点点,他是多讨厌她才会做出这种事?

  顾北笙想不明白,郑凉音不用想明白,不过高家和高其楠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顾北笙择偶的名单中,这也是既定的事实。

  但是这些,郑奶奶一无所知,她这样说,也是以为顾北笙和高其楠的婚事,是板上钉钉的,就像当年女儿和顾家的婚事一样的道理。

  “没问题啊外婆,我尽快找个喜欢的呀!”

  高其楠之后,顾北笙没想过马上找人谈恋爱结婚,不是因为非高其楠不可,是真的还没有心情和功夫想这事儿。

  而,今天听外婆这么一说,她觉得很有道理,她爱外婆,所以若是能让她老人家在晚年开开心心的,她找个好人结婚,婚后再恋爱也没有什么关系!

  郑凉音爱孩子,对婚姻大事,从自身来看,坚决不愿意让子女随便折腾,她上车后一直安静的听他们聊天,现在听顾北笙这么说,她第一反应就是女儿被高其楠伤了心,打算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开玩笑!

  “顾北笙!”郑凉音凉凉的回头,满眼的不赞同,“你别瞎说,只有你们幸福,才是外婆最想看到的!”

  郑奶奶慈眉善目的点头附和:“你妈妈说的没错,笙笙你要听妈妈的话!”

  顾北笙娇俏的吐吐舌头,“知道啦,我可是个乖宝宝!”

  一棍敲醒梦中人的感觉,顾北笙一瞬也意识到了自己冒失,即便长辈如何期待自己结婚,她也不能拿这件事开玩笑。

  “音音,你也别对孩子们太严厉了,放轻松,别绷的太紧了!”

  “妈!”郑凉音被母亲当着子女教育,面子上有点拉不下。

  郑奶奶年龄大,经历多,身上也自有一股子威严劲儿,说:“听话!”

  郑凉音:“。。。。。。”

  老太太这是糊涂了,真把自己当成个孩子了吗?

  顾北笙偷着笑,郑凉音看她一眼,自己也没忍住,跟着淡淡的抿唇笑了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