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十三站:怕你委屈

第二十三站:怕你委屈


  “离的远吗,需不需要开车?”

  两个人走了一小段,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顾北顾问宋一然,远吗,要不要开车。

  宋一然丧丧的表情抬头,顾北顾看着,竟感觉她有些幽怨的样子。

  “不用,外面好多店!”

  顾北顾莞尔:“不喜欢吃面?”

  宋一然好奇,“从哪里看出来的?”

  “你满脸委屈!”

  宋一然:“。。。。。。。”

  说的辣么肯定,她都差点要相信了。

  宋一然收回自己让顾北顾误会的颓丧表情,换上一个甜甜的笑脸:“我怕委屈你来着!”

  大佬呢,真能接受这样亲民的食物?她都怀疑他真的知道牛肉拉面什么样子吗?

  顾北顾淡而一笑,“不委屈!”

  跟她在一起,是目前他最喜欢而且最向往的事儿,怎么可能会委屈!

  然后呢,宋一然怔怔的望着顾北顾,大佬真心很不会聊天诶,他每每说完一句话,她三百六十度接话无能。

  此刻当下,宋一然好像有些明白了,顾北顾为什么会说她满脸委屈,内心真的对话题终结者无奈加不爽,当然委屈了,只是没想到让他给看出来了,有一点难过!

  “小时候我和笙笙来Z市,拉面都是外婆在家亲手做的!”

  大概是求生欲,或者是同理心醒悟,顾北顾虽然终结了一个话题,好歹还知道主动说点什么。

  无奈和不爽,因为顾北顾主动找话题而烟消云散,宋一然感觉自己又一次满血复活了。

  “外婆真能干,拉面感觉还是挺专业的!”

  宋一然会做几道家常菜,可若说拉面,她却不敢说自己会。

  顾北顾若有所指的睨了宋一然一眼,“以前外婆每次做拉面,都会引来院子里的几个小孩搬着小板凳,眼巴巴的等着吃!”

  宋一然喷笑,“小朋友都那么搞笑吗,我妈说我大概六七岁的时候,也总是跑到隔壁奶奶家等着吃面条,她每次说我,我就到处嚷嚷,别人家的饭就是比自己家的好吃,搞得她很没有面子。”

  想到母亲口中的往事,宋一然乐呵呵的眸底又有些失落:“我妈后来还总拿这件事笑话我,还说我一让她生气,她就怼我给别人家当小孩得了,还回来干什么啥的,可有意思了!”

  如此类似的对话,大部分是韩慧婕告诉宋一然的,她小时候的事情,不太记得了,韩慧婕就像讲故事一样,一件一件都告诉她,她记性好,记下来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童年时候的记忆。

  顾北顾若有所思,“小时候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吗?”

  宋一然一囧,“这么明显?”

  宋一然上高中后经常跟宋妈妈开玩笑,她说感觉自己像失忆了似的,别人都能把六七岁的事情当成故事讲,她自己七岁之前的事情,几乎没有记得一两件。

  而每次听别的同学讲童年,她又是羡慕又是觉得好玩,可没有办法,怎么都想不起来,就好像自己是从奶娃娃直接长到七岁似的,童年缺失的凄美感让上中学的自己倍感失落。

  那几年,宋妈妈没事就会将小时候的趣事讲给宋一然听,可毕竟没有实在感,比听别人的趣事还要让人感觉到陌生。

  不过为了不让母亲难过,这样的心情她从来没有对家里人讲过,没想到今天会让顾北顾一眼就看出来,感觉还挺奇妙的。

  顾北顾笑着点头,又说:“不过没关系,现在开心就好!”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宋一然小区西门的这条街上,她上高中的时候就走这条街,这些年这个街道没有多少改造,记忆中的拉面馆应该还在,地道兰州人开的面馆,向来人满为患。

  “前面有家店,味道挺好,但人多,可以吗?”

  顾北顾的身份摆在那儿,所以人多的地方,宋一然还是要征求他的意见。

  顾北顾点头:“你行,我就可以!”

  小事上宋一然从不纠结,也不会拖泥带水,便爽朗的笑说:“好嘞,走着!”

  从路口到拉面馆只有三分钟的路程,果然跟宋一然说的一样,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店,里面要上晚自习的高中生和周边不想做晚饭的街坊,坐的满满当当。

  宋一然他们进门的时候,刚好有几个高中生出门离开,几个孩子并排打闹,宋一然担心会创到顾北顾,连忙伸手拉了拉他,然后一直到坐到位置上,她都没有松手。

  “坐吧!”宋一然拿纸巾擦了擦凳子,乐呵呵的让顾北顾先坐。

  顾北顾一个男人,三番两次的被喜欢的女孩牵着手臂走,这感觉,别说还真不错。

  “大佬,香菜葱花辣椒什么的,有没有忌口的?”

  宋一然热情的尽地主之谊,得到顾北顾否定的答案后,跑去告诉服务员两碗牛肉面,外加两个水煮蛋两碟小菜。

  交了钱之后店员就给了宋一然小菜和水煮蛋,她正要动手的时候顾北顾已经把手伸了过来。

  宋一然一愣,笑笑说,“谢谢,可其实这点小事我能做的!”

  顾北顾笑而不语,照顾女士的风度与事情大小本身就不是一对一的关系。

  回到位置上,宋一然刚要动手剥鸡蛋,手机在响,拿出来看一眼,竟是顾北笙,她微信视频要跟宋一然通话。

  这几天,私下里顾北笙和宋一然聊过几次,两个人已经算是彼此认可的朋友了,所以顾北笙给宋一然打视频电话,她还挺高兴的。

  “是笙笙,她难道知道你今天在Z市吗?”

  顾北顾自己动手,拿鸡蛋在小盘上磕了一下动手剥壳,他的手非常好看,指骨匀称手指修长,灵活转动间尽显风姿。

  “嗯,知道的!”

  宋一然接通顾北笙的视频,“笙笙,猜猜我跟谁在一起?”

  顾北笙心道真是傻子呀,不是知道她跟谁在一起,她能不早不迟刚好在这个时候给她打视频吗?

  “是谁啊?”

  可顾北笙什么都没说,宋一然看着傻乎乎的,她且等着看,她这个鸡贼的哥哥怎么着一点一点吞噬掉这只小白兔。

  ------题外话------

  首推了,请大家多多支持*^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