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十五站:我宠着的

第二十五站:我宠着的


  一盆脏水兜头盖脸的泼了下来,宋一然简直要炸毛,“我告诉你,少胡说八道!”

  吴雄南才不管,宋一然伤了他的自尊心,她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今天这男人他没看见就算了,既然看见了,当然不会让宋一然好过。

  分手,必须折腾的他们分手不可!

  吴南雄阴阳怪气的说:“这个年轻多了,我很好奇你这么勾三搭四的,你历届金主都知道吗?”

  “呵,上次在商场买那么些东西,以你的工资水平根本不可能,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真是!”

  宋一然气的,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信口开河的东西,她不知道人活一张脸吗,他这么胡乱造谣,知不知道一传十十传百,她很有可能在别人指指点点下被影响到生活,继而不敢出门还有可能患上忧郁症?他知不知道有可能因为他一句话,葬送她一家人的幸福生活?

  宋一然气死了,遇上她心理素质强大还罢了,万一今天被他恶意中伤的是别的心理脆弱的女孩呢,怎么能莫名受下他的无端脏水?

  今天她就算是为民除害,也一定要撕烂吴雄南的破嘴,让他给她道歉。

  只是,宋一然才要暴跳如雷的踹吴雄南一脚,一只有力的手臂搭在她肩膀上,他的声音轻描淡写,可宋一然就是能从中听到威严和气势,而且她坚信,吴雄南跟她的感受是一样的。

  顾北顾轻飘飘的眼神瞥向吴雄南:“你哪位?”

  骤然被质问,气势上还不如人,吴雄南脸上挂不住,胡言乱语的硬撑,“我啊,大概是你的前几任受害者吧!”

  顾北顾一声冷笑,“就凭你,也配!”

  吴雄南气的脸一红,指尖差点戳到顾北顾挺拔的鼻子上,“你什么意思,这女人就是个贱。。。。。。。”

  顾北顾不想听到他污言秽语影响宋一然的心情,瞬势握住他的手腕重重一转,吴雄南顿时鬼哭狼嚎的大喊起来,“痛、痛。。。。你快点松手!”

  顾北顾眉梢染冰,眸色深沉如海,“跟她道歉!”

  “你休想,我没错凭什么给这种水性杨花。。。。。啊啊。。。。痛痛痛,你他妈快点给老子松开!”

  顾北顾见他不知好歹的厉害,手上用力,吴雄南疼的叫唤声更夸张了。

  “最后一次机会,道歉!”

  吴雄南抬头,顾北顾周身散发的气场如冰几乎将他冻住,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他登时怂了,小声:“对不起!”

  顾北顾更加用力,“大点声,对着宋一然说,请她原谅你!”

  势有一种宋一然不原谅,他就要掐断吴雄南手臂的狠劲儿。

  吴雄南痛的一脑门冷汗,他是个拿手术刀的医生,手若废了这辈子还有什么出息,所以顾北顾现在这样对待他,他是真的害怕了,不得不乖巧的听话。

  “宋一然,对不起,都是我胡言乱语,你原谅我!”

  顾北顾还有一只手搭在宋一然肩膀上,她距离他们不远,一直在旁边这么看着顾北顾和吴雄南表演,几乎都傻掉了。

  此刻,听闻吴雄南的道歉,她并没有马上原谅,说:“我希望你嘴上积德,不止是对我,对每一个女孩都一样!”

  形势比人强,吴雄南赶忙连连点头,“好好,我知道了!”

  可其实宋一然说了什么他根本没听进去,他现在除了痛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报复,他要让宋一然身败名裂。

  “大佬,让他走吧,我不想看见他!”

  宋一然都这么说了,顾北顾生气也要收敛,他重重甩开吴雄南,没等他威胁他们,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扔在他脸上,“宋一然我宠着的,她花多少钱我都给得起,而你,若是下次让我知道你到处乱说话,小心你的舌头!”

  宋一然:“。。。。。。”

  她听见了什么?什么叫做宋一然他宠着的?还小心别人的舌头,大哥诶,法治社会和谐做人,别为了一只傻逼搭上自己好不好呀!

  “走吧!”

  顾北顾的话以及撒钱的骚操作同时震惊了宋一然和吴雄南,他警告完手臂碰了碰宋一然,叫她一起离开。

  宋一然僵尸一样,跟着顾北顾的节奏走出去好长一段,方才傻乎乎的问,“你给他多少钱?”

  顾北顾:“。。。。。。”

  他没数,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给了吴雄南多少,因为钱对他来讲只是一个台账上的数字,他钱包里有多少钱,真心不太清楚。

  宋一然看他茫然的脸色就知道大少爷对钱没什么概念,想想也对,他分分钟进账七八位数,那点钱怎么会看在眼睛里。

  可即便心里明白,理由也足够充分可以说服自己,但是给了吴雄南那种人,心里还是不爽,根本就是浪费!

  “虽说这么说不好,但我还是觉得太浪费了,给那种人打水漂,感觉贼不爽了!”

  顾北顾拉拉她的手,好像一只受训的小可怜:“我下次注意!”

  宋一然:“。。。。。。。”

  老大,这是我想要表达的重点吗?

  算了,和顾北顾在一起经常都是无言以对的感觉,宋一然放弃继续纠正大佬危险想法的打算。

  ==

  顾北笙跟宋一然通完电话,看工作和时间差不多了,收起手机准备下班,才走了没几步,手机又响了,拿出一看,却是高其楠。

  顾北笙楞了一下,调整好内心的情绪和心态,方才若无其事的按了接听键。

  “喂,其楠哥!”

  虽然自从高其楠移情别恋之后两家走动没那么密切了,可这么多年生意上盘根错节,并不是顾北笙想要避开高其楠,就能彻底不见面的,那既然避无可避,接电话,她内心再排斥却也不会拒绝。

  “笙笙,下班了吗,我在你们公司楼下!”

  顾北笙外出的步伐一顿,“不好意思啊其楠哥,我今天需要加班!”

  高其楠那头停了大约三十秒,再开口,声音中有掩藏不住的失落,说:“我问了张经理,也在大厅见了你办公室的很多同事,他们都说今天不用加班!”

  高其楠以前也经常来公司找顾北笙,因此认识了她部门的很多同事,他为人又很大方,每回给顾北笙送礼物都不会少了她办公室的同事们。

  何况,平常下午茶加班餐什么的没少往笙笙办公室送,所以同事们在不清楚高其楠在笙笙生日宴上骚操作的时候,对他和顾北笙,非常看好,换句话说,顾北笙的办公室里,有许多高其楠的眼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