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十七站:爸爸想妈妈了

第二十七站:爸爸想妈妈了


  高其楠抓紧时间追了出来,早已不见顾北笙的身影,他烦躁的扒拉了两下短短的头发,手机在响,拿出来看到屏幕上刘思羽的名字,难得内心毫无波澜,所以他断然拒绝接听,转手将电话拨给了顾北顾之外的另一个发小韩正雷。

  韩正雷、顾北顾和高其楠年龄相差不大,因为是一个院儿长大的,感情还不错。

  “大雷,出来喝两杯?”

  计划要喝酒,高其楠于是放弃自己开车,车就丢在顾北笙公司外面明天再过来,重要的是要找顾北笙重新谈一谈。

  183的身高身姿笔挺,高其楠站路边俨然就是一道风景线,抬手招出租车,臂长,手指指骨分明,从小到大优越的家庭环境,造就了浑然天成的气质斐然。

  韩正雷在家带孩子,他结婚六年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孩子却不是妻子生的。

  “阳阳在做作业,你找北顾!”

  韩正雷接电话的时候一般都会避开儿子,儿子在他心中宛如最干净最圣洁的白莲一般,任何不健康的事儿,他都不想让孩子听到或看到。

  高其楠干嚎,“北顾不杀了我那是他修养好,这关头你让我找他喝酒,自寻死路吗?”

  韩正雷自从有了孩子除了工作全部的重心都在这个孩子身上,但无碍他知道顾北笙和高其楠的事儿。

  “你不主动凑上去让他揍,朋友还做不做?”

  明显韩正雷比高其楠通透的多,他现在是抛弃了人家亲妹妹诶,不自动找上门被揍,等顾北顾自动消气吗?

  这男人已经不小了了,怎么头脑还是这么不灵光呢。

  顾北笙被分手的那天高其楠就知道,挨顾北顾一顿胖揍少不了,这不是怯场吗,顾北顾的拳头那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吗,所以他这不是想着,能推一天算一天嘛!

  “不怕我弄两车酒去你家打扰阳阳休息,你就别来!”

  韩正雷冷笑,多少年了还这么幼稚。

  “半小时!”

  说完,韩正雷挂断了电话。

  韩正雷接电话的空隙,韩林阳已经做完了作业,正在阅读,韩正雷走到儿子旁边坐下来,商量的语气问:“阳阳,爸爸有点事要出门,可以吗?”

  韩林阳肉嘟嘟的小脸像极了他的妈妈,一板一眼的问:“是正事吗?”

  韩正雷被问的一愣,伸手摸了摸儿子软软的头顶,淡淡地语气好像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

  “爸爸想你妈妈了!”

  “那你去吧,早点回家,明天还要送阳阳上学!”

  “那起来刷牙洗澡吧,等会到床上看会书再睡!”

  韩林阳从小被培养了很好的独立思考能力,他摇了摇小脑袋,“爸爸,我五岁了,可以自己洗澡刷牙,你快去快回!”

  韩林阳长到五岁,所有照顾他的事,都是韩正雷一人包办,他从来舍不得把照顾孩子的责任与别人分担。

  韩正雷亲昵的摸了摸儿子乖巧的小脸,“爸爸还要给你批作业,你第一次自己洗澡刷牙,要在爸爸的监督下!”

  韩林阳听话的点头,自己找好喜欢的小衣服,进屋挤牙膏调洗澡水,这些都是平常目睹父亲做过的,他都一一记了下来,因为小小的他有一个大大的梦想,他要做全天下最乖最聪明的宝宝,那样妈妈有一天回来看他,才会喜欢他,才会再也不舍得离开他。

  韩正雷批作业用了五分钟,将作业本和儿子的小书包整理好,推门进洗手间,五岁的小朋友,自理能力强的让他讶异,又有些酸涩。

  “阳阳,要爸爸帮忙吗?”

  韩林阳已经自己洗好了头发,小小的手在肉乎乎的小脸蛋上抹一把擦掉洗澡水,声音糯糯的:“爸爸,阳阳洗好了,你放心去找妈妈!”

  韩林阳说到妈妈两个字的时候,露出八颗牙齿的小虎脸,别提多可爱了。

  韩正雷一点不着急,关水拿毛巾,给孩子擦的干干净净,待他穿好衣服躺在床上,他才转身出门,距离与高其楠说好的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韩林阳听见关门声,转过身,两只漆黑的眼珠子望着门把手转了转,爸爸说想妈妈了,他长大了所以都没有告诉过大家,他也好想他的亲妈妈呀,他一直都有听话,爷爷奶奶和阿姨都很喜欢他,老师和同学们也喜欢和他玩,他好乖呀,可是妈妈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看他呢?

  韩正雷说半小时,高其楠看到他的时候,时间不早一分不晚一秒,刚刚好距离挂掉电话半个小时。

  “什么时候都是踩着点,这么多年你是变化最少的了!”

  高其楠不懂韩正雷,所以韩正雷这些年的变化他并不了解,说实话除了准时准点之外,韩正雷与大学时代的他,已然面目全非。

  高其楠自己已经喝上了,酒量原本也没多少,半小时已经喝了两瓶,抱怨完韩正雷的准时,又自个儿开了一瓶。

  未免当奶爸还要送个大男人回家,韩正雷让他慢慢喝,边问:“有什么事,怎么想起找我喝酒了?”

  韩正雷给韩林阳当了五年的合格奶爸,喝酒不是用次计,用杯来数更贴切一些。

  高其楠苦恼的抱着酒瓶,茫然的问韩正雷:“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人会同时爱上两个人?”

  韩正雷翘着大长腿,斜晲了高其楠一眼,“求生欲呢?”

  不用想也知道说的是他自己,这人哪来的狗胆,敢把顾北顾的妹妹不放在唯一的位置,而是他感情的备选项,这话给顾北顾听到了,这家伙狗头可还能保得住?

  所以那句老话说,酒壮怂人胆,指的就是高其楠这种人吧!

  此刻乱糟糟的心情,让高其楠没有办法考虑求生欲这回事,他只知道当顾北笙说见他对将来的男朋友不公平的时候,他不甘心也不愿意。

  “好像鬼迷心窍了似的,又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我一直以为无论我在外面做了什么决定,我和笙笙都不会变,可今天笙笙告诉我,我们就像普通朋友见面都不行!”

  “大雷,我好难呀,怎么就不行了,我对她那么好,即便我娶了别人,她也应该向她爸陪红颜知己那样陪着我的呀,怎么可以,她怎么能嫁给别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