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十八站:我想你了

第二十八站:我想你了


  韩正雷懒的理睬这个人,这么矫情又贪心,别说顾北顾不会放过他了,连他都有些看不上了。

  “大雷,当年你快速结婚快速生下孩子,这几年更是推掉所有应酬一心待在家陪老婆孩子,没觉得人生有遗憾吗?”

  除了韩正雷心知肚明,别人都默认韩林阳是李怡雪的儿子,因为孩子出生的时间和他们结婚的日期对的上,极少数机会在外面的情况,韩林阳也是管李怡雪叫过一两声妈妈的,所以韩正雷闭口不提,所有人对孩子的来路自然不会怀疑。

  韩正雷没有正面回答,只告诉他一句实话:“阳阳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礼物!”

  他深爱的女人,终归他狠狠地伤害了她,可好在他还有阳阳。

  韩正雷的言下之意高其楠自然不明白,但他把阳阳当成是最好的礼物,高其楠懂得,这总不是坏话。

  他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韩正雷:“你说,如果我没有认识思羽,就这么安安分分的跟笙笙结婚,是不是现在也和你一样幸福?说不定不远,也就明年吧,我也会有一个像阳阳一样可爱的孩子!”

  韩正雷扬扬唇角,“原来我在你们眼中,是幸福的啊!”

  内心有多少苦涩,他不曾对任何人讲过,所以围绕孩子的日常在别人眼中,他是幸福的?

  也是,至少在面对阳阳的时候,他的愉悦是真心的,可人的心永远都是填不满的,他以为有阳阳了就可以各自安好,可最近他常常想起那个女孩,他质问自己,为什么孩子的妈妈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所以他越来越不甘心,他想要把她找回来!

  所以呢,他和高其楠有什么区别?他看不上高其楠,更多应该是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那年,即便是放弃自己全部拥有的东西,他都不应该放弃那个女孩,以为留下一个孩子便可以各自安好,没想到失去她好像失了心,那个占据了他人生五年光景,却让他刻骨铭心好像已经融入骨血的女孩儿。

  “我去见笙笙了,对,就这么决定了!”

  高其楠越说下去,想见顾北笙的心情越演越烈,他不是一个善于委屈自己的人,这么想了,就这么去做。

  韩正雷被他勾起了往事,两个人大学时候轻松而愉快的相处仿佛一帧一帧的电影画面,在他眼前缓慢而有序的播放,他当年为什么那么激进,他为什么没有再努力努力,他又为什么,竟会放手?

  像高其楠说的那样,当年自己真的好像鬼迷了心窍一样,竟然放走了那样如花一样美好的女孩儿!

  韩正雷几年不喝酒,今天想起了太多的往事,暂且放下孩子,只为自己,不知不觉便多喝了几杯。

  他拿出手机拨通那个似乎刻在骨头缝里的电话号码,多么遗憾,又是多么正常,电话是畅通的,可心里的那个女孩,却再也没有接通过这个电话。

  他给她发信息,“我想你了!”

  等待他的,永远是石沉大海一般的了无踪影,那个女孩再也没有回过他只言片语。

  偌大的客厅,李怡雪耳边响起嗡嗡的手机铃声,不用看,她知道是谁。

  电话想过两遍,耳边又再次响起短信的提示音,她细白的手指尖一笔一划掠过我想你了四个字,眼中淡淡的哀伤,平静的流淌。

  都说商业婚姻,先爱上的注定悲哀,她多年前就明白,现在也深深地了解了。

  李怡雪平淡的吐气,声音很小,动作很慢,她甚至没有开走廊的灯,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韩林阳和韩正雷的房间。

  结婚五年,她和韩正雷除了婚姻登记本上的名分,什么都没有,甚至这么多年,他以照顾孩子为借口,两个人一直都是分房而居。

  说可笑没有道理,因为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月光下,床上五岁的孩子睡的正香,皎白的月色照在孩子清隽漂亮的小脸上,李怡雪多么想伸手碰一碰孩子的小手小脸,但她不能。

  这个房间到处都有监控,她只要敢动一动,韩正雷马上与她翻脸。

  平常的时间,所有韩正雷和韩林阳活动的空间,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甚至不能碰到小朋友的衣角,连小朋友不懂事的时候喊她一声妈妈,韩正雷都不允许她答应。

  他不容许任何人碰他的儿子,即便所有人都没有恶意,他一样把孩子护的紧紧地,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亲近韩林阳。

  她知道,他始终给孩子的妈妈留着位置,一旦那个女人回头,他会毫不犹豫的与她离婚。

  恨过吗?

  应该也是有的,最生气的时候,她恨不得掐死韩林阳,你让我不快乐,我便拉着你一起下地狱,最难过的时候,李怡雪真的这么想过。

  只是当孩子笑容天真的喊她一声妈妈,喊她阿姨的时候,一颗卑微的心,彻底消融了所有的不快。

  五年了,足够李怡雪变得平静,她在等韩正雷主动提散伙。

  现在的他,终于有能力不受任何人摆布,终于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的人了,她替他开心,也替自己开心,这段卑微不被重视的单恋,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结束了吗。

  “我说过了,你离阳阳远一点!”

  韩正雷虽然喝的有点多,可是通过手机监控看到有人进了韩林阳的房间,一秒没有犹豫,飞车回家。

  进门一个轻巧的抬手,单薄的女人轻飘飘的被他扯到了地板上。

  喝了酒的男人,手上没轻没重,看似轻巧,李怡雪的半条手臂磕在墙脚,顿时青了一片。

  “正雷,我没有恶意,你出去有事,我可以照顾阳阳,我。。。。。”

  “出去!”

  韩正雷一直观察韩林阳的小脸,见他睡得熟没有被吵醒,松了一口气,没有多看李怡雪一眼,开口让她滚出去。

  李怡雪还想说什么,韩正雷残酷的声音再次传到耳边,“别让我说第二次!”

  李怡雪自己爬起来,揉着磕青的手臂,月光下男人的背影挺拔,但他始终没有转过身看她哪怕一眼。

  李怡雪没有再说一句话,轻轻的关上门,离开了韩正雷的房间。

  ------题外话------

  有奖竞猜,阳阳的亲妈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