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十九站:想见你,就来了

第二十九站:想见你,就来了


  高其楠从酒吧出来,一路让司机飞车赶到顾家。

  郑凉音和顾北顾在Z市,顾基业忙在外面还没有回来,顾家除了保姆和管家,只有顾北笙一个人。

  高其楠来敲门的时候管家开的门,因为他以前常来,又喝了酒劝也劝不走,还口口声声嚷着顾北笙让他来的,管家有心给顾北笙打电话确认,又没打通,已经过了十点,太太如果知道了他放男人进屋找小姐,这份工作他干不下去的。

  管家大叔为难,生拦不行,只好让保姆在前面引路,带高其楠去见顾北笙。

  “你回去休息,别跟着我!”

  高其楠对顾家特别顾北笙的卧室轻车熟路,现在他见顾北笙却还要一个老阿姨领着,怎么想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楠少爷,小姐可能已经睡了,还是我先通报一下比较妥当!”

  高其楠不服气的瞪眼,大手一挥:“走!”

  然后站在楼梯上堵着,势有一种保姆不离开,他就耍赖皮在楼梯口站一夜的气势。

  保姆和管家都是顾家的老人,一辈子尽忠职守,“楠少爷,已经十点了,小姐毕竟是云英未嫁的姑娘,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考虑一下小姐的名声!”

  一个喝了酒脑筋轴起来的醉鬼,你跟他讲道理,没用的。

  “说什么名声不名声的,她名声再不好不是还有我吗,瞎操的什么心!”

  保姆无语,在顾家这么多年,她若是连高其楠在外面胡搞这种事都不知道,他还配当这个顾家的老人吗?

  欺负她家小姐回过头还要说这种便宜话,保姆有点生气:“楠少爷,请自重!”

  高其楠跟着恼了,“你这个固执的老阿姨,怎么听不进去人说话呢?”

  高其楠边说,撇开保姆快步往上,一个醉鬼脚步倒是飞快,三两下甩了保姆很远,所以当老阿姨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的时候,顾北笙卧室的门已经当着她的面紧紧关上了。

  保姆尽职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没有听见里面有任何呼救或者惊吓的声音,这才放心的下楼和管家一样,在客厅守着。

  顾北笙穿着清凉的丝绸短裤和吊带,耳机里面放着音乐,趴在床上翘着两条大白腿翻开一本图册,专心致志,连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她都没有第一时间留意到。

  高其楠喝了点酒,顾北笙两条大长腿晃啊晃,已经够刺激了,何况她还穿着清凉的吊带,乌黑柔顺的长发落在肩膀两侧,露着大半白瓷一样光洁的脊背,对高其楠而言,就更是致命的诱惑。

  以前跟顾北笙关系最好的时候,高其楠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北笙,像个妖精一样,无处不是散发着对他深深的魅惑和引诱。

  也是直到这一刻,高其楠深刻的明白了,顾北笙和刘思羽真的很不一样,刘思羽皮肤也好,但她毕竟只是小康家庭长大的孩子,无论是气质还是皮肤护理,怎么可能比得上从小优渥富庶环境下长大的顾北笙,顾北笙的精致是折射到头发丝里的,别说刘思羽,就是C市排名在前的那几位大小姐,未见的能比上顾北笙五分之一。

  时间长了高其楠自己也忘记了,他当初看上了刘思羽什么,性格吗?

  相处的时间越久,高其楠其实看明白了,刘思羽的性格不若顾北笙多样,而且顾北笙有原则有想法,刘思羽更多像个小女孩,温柔乖顺,对他很崇拜,但从来不会说不。

  对高其楠这种人而言,他喜欢女孩子对他崇拜的感觉,但时间长了肯定会腻,娶老婆当然要娶有思想可以携手并进的女人,这是高其楠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高其楠在顾北笙身后站了有八九分钟,她都没有发现他,他喉结滚动,大约因为酒,也可能情深意动来的过分猛烈,他的一张脸整个都是红的。

  “你怎么来了?”

  高其楠往前两步,在顾北笙侧边的床沿坐下来,抬手想要叫她,她已经看到他了,湿漉漉的眼睛中具是诧异的问他,怎么会这时候来她家。

  高其楠僵在半空中的手尴尬不已,合拢收回来放在腿上,说:“想见你,就来了!”

  顾北笙傻乎乎的,维持趴着看书的姿态,他一开口闻到浓重的酒精,精细的眉头一皱:“喝酒了?”

  高其楠没否认,掐着指尖告诉她:“就一点点!”

  看她的眼神,像是要粘在她身上一样,腻歪的让人牙酸。

  顾北笙循着他的视线,赫然察觉自己洗完澡已经换上了清凉的睡衣,见人非常不合时宜,连忙手脚并用爬起来,顺手披上一条夏凉被在身上。

  “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清凉的顾北笙被高其楠吃了点冰激凌,内心些微恐慌和气愤,面上的表情还算淡定,至少说话的语气,让高其楠听不到半丝与平常不同的地方。

  “不要,明天你又有很多理由推辞我!”

  虽说高其楠喝了点酒,脑子倒还清醒,不算笨。

  顾北笙微恼:“你别借酒耍酒疯!”

  大晚上喝点酒跑到她家,让她有什么好话跟他讲。

  高其楠伸手,将不远处的顾北笙拉的离自己近一点,他一开口,酒气扑面而来。

  “我没有耍酒疯,我就看看你!”

  顾北笙差点就要甩高其楠一个巴掌,多年来良好的修养让她按捺了。

  “你现在也看到了,我要睡觉,你回去吧!”

  高其楠不理会顾北笙的驱赶:“笙笙,你现在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了吗?”

  离的那么近,他望着她,手指压着她耳边的碎发,声音满含幽怨。

  顾北笙很想反问他一句,难道移情别恋是我压着你的脖子让你去的?还是说,说爱上了刘思羽的话时,是我刀架你身上逼你说的?

  但她终归没有说出口,这种话说出来,感觉自己像个被人狠狠抛弃的怨妇,她不愿意让自己变成那样不体面且惨淡的女人。

  “你非要趁我哥不在家欺负一个弱女子吗?”

  高其楠张口便驳:“我没有!”

  言罢大概觉得自己声音太大会吓到眼前的小女孩,他温柔的摸了摸女孩滑腻的脸颊,“笙笙,我不会欺负你,这辈子我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就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