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三十站:救过你的小姑娘

第三十站:救过你的小姑娘


  顾北笙内心隐隐发冷,灯光下一张俏脸只有寡淡的白皙,再无其他多余的表情。

  “那你现在就回去,我要睡觉了!”

  顾北笙说着,拉着夏凉被盖在身上,在床上躺下来,送客的意味清晰直白,高其楠不走就是欺负她的意思也是表达的淋漓尽致。

  高其楠心里波澜壮阔,看着顾北笙的眼神幽怨而藏着浅浅的戾气,对此顾北笙没有细想。

  她对高其楠,在他没有公开示爱刘思羽的时候,她仁至义尽,现在,即便不给他面子,也是他应得的。

  “晚安!”

  终于,高其楠多余的话什么也没说,起身弯腰在顾北笙额头印上一吻,一气呵成,顾北笙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嗯!”

  势单力薄,顾北笙不乐意也不笨,不会试图去激怒一个喝了酒的男人,理论上说高其楠不会对她胡作非为,可万一呢?所以即便当下很排斥他亲她,她面上仍然乖巧。

  高其楠居高,灯光下眼神幽怨,他最后又看了一眼顾北笙,伸手替她打开床头灯,关上大灯然后出门,没再说一句话。

  而,在他身后,伴随他离开的脚步,是顾北笙跳下床锁门的声音,她脚步很重可见急切,咚咚咚的声音像重锤一样打到高其楠的心口,不好的情绪蔓延至他的四肢百骸。

  他转身,背靠冰冷的墙壁,双眼盯着顾北笙的房门,良久没动一步,直到保姆和管家不放心,再次上楼,他才像是高温下融化的冰雕,迈开步子,离开了顾北笙的家。

  ==

  顾北顾送宋一然回家,不早不晚,到宋一然家门口的时候,刚好是宋妈妈所说的,十点整。

  夏日的晚上,微风拂面清凉异常,昏暗的路灯下,顾北顾低着头,漆黑的眼眸中,全部都是宋一然的影子。

  宋一然被盯得无所适从,脚尖在地上画圈,“我先回家了,谢谢你跟我一起打羽毛球!”

  两个人吃完饭,见过吴雄南之后,走了不远途径体育馆,宋一然朝里面看了一眼,顾北顾便开口问她,“要打球吗?”

  宋一然平常挺爱运动的,跟不熟的顾北顾就这样像要好的朋友一样散步、溜达,其实挺不适应的,那与其这样,还不如运动一下,据说运动是良好沟通的桥梁,就试一试呀!

  于是两个人临时在体育馆门口买了未开封的运动装,还有球拍等一系列运动装备,一玩就是两个小时。

  不得不说,顾北顾真心是个陪玩的好手,很对宋一然的路数。

  顾北顾微微一笑,他不是爱笑的人,对宋一然纯粹是例外。

  “我很开心!”

  不知不觉间,跟她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变成了一种享受。

  宋一然抬头,黝黑的眼珠子灯光下闪着细碎钻石的星芒,“再见!”

  顾北顾点点头,她转身走了没两步,他伸手,“等等!”

  宋一然回头,带笑的眼睛含着疑惑:“怎么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宋一然仰着小脸,从今天开始,她已经把顾北顾真正的当成好朋友了啊,好朋友之间,有不明白的当然要问出来。

  “嗯,当然可以!”

  顾北顾抿抿唇:“为什么会去相亲,不是单身主义吗?”

  宋一然一愣,漂亮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怎么知道的,而且被他这样问,感觉好尴尬呀。

  见他没有要继续解释的意思,宋一然咬了咬舌尖,“嗯。。。。。因为我也有拒绝不了的人啊!”

  说完转身,不能再待下去了,再继续,她连笑的表情都无法摆出来了,相亲什么的,简直太尴尬了。

  顾北顾摸摸下巴,拒绝不了的人,她爸妈吗?

  顾北顾转身,凉风吹动脑顶细碎的发,一直以来仿佛陷入瓶颈无处安放的感情,他想,应该很快会有出路的吧!

  顾北顾开车回到郑奶奶的小院,老人年龄大了,瞌睡不多,所以一般情况下,郑凉音会陪她多坐一会儿,晚一点再躺下,可以稍微保障一下晚间的睡眠。

  顾北顾是十点四十到的家,母亲和外婆都还没有睡,夏日的夜间凉风习习,Z市又是难得没有被重工业污染的城市,夜晚的星空看起来非常漂亮。

  郑奶奶坐在躺椅上,郑凉音一个小凳子靠在母亲身边,替母亲摇着蒲扇,像她小时候照顾自己的那样。

  “北顾,回来了?”

  顾北顾进院,看见那么和谐的画面,拿了椅子跟她们坐在一起,仰望天上繁星点点。

  “嗯,我回来了!”

  郑奶奶拍拍孙子的手背,“年轻人,也别只顾着工作,有闲暇多跟朋友聊聊天聚一聚,不是也挺好的!”

  顾北顾点点头,“外婆,您还记得老院子的那些邻居吗?”

  顾北顾七岁之前,郑奶奶还没有搬到C市,作为唯一的孙子,他每年寒暑假都会回来陪她。

  郑奶奶慈眉善目,眯着双眼想了想,语调缓慢,声音宛如这夜间的轻风。

  “人老了,记性倒是越来越好,最近我真是经常想起以前的事儿,怎么了,你碰到他们了吗?”

  有二十多年了,那个时候通讯还不若现在这么发达,院子里的那些老邻居,后来因为搬家、拆迁什么的,倒是再也没见过了!

  “想不想见见她们?”

  特别宋一然的父母,他们不是着急于女儿的婚事吗,若是知道还有他这个选项,是不是也可以多考虑考虑他,摆平了她的父母,宋一然的话,他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打动并说服她嫁给他。

  郑奶奶眯着眼睛笑的慈爱:“那个小姑娘,救过你的那个,现在还有联系的吗?”

  顾北顾刚要开口,郑凉音惊讶的声音传来,“救过北顾的,什么意思,妈,您是不是记错了?”

  郑凉音本能的以为母亲年纪大了记错了,说什么救过她的儿子,她这个当母亲的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郑奶奶没有第一时间反驳郑凉音,似乎陷入了沉思,缓慢的回想后方才开口:“才六七岁的小姑娘,人又勇敢,还聪明漂亮,对了,跟我们北顾一个年龄呢!”

  顾北顾纠正,“不是的外婆,她比我小一岁!”

  郑奶奶慈爱的坏笑,“记得这么清楚,看来对这个救命恩人记忆很深刻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