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三十一站:旺夫

第三十一站:旺夫


  面对外婆的打趣,顾北顾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敛眉笑容满面。

  他说:“她叫宋一然,二十九岁!”

  郑奶奶来了兴趣,又问:“小姑娘现在过的怎么样,我记得那时候有个算命的到院子里来,说她旺夫有福什么的,准吗?”

  以前大家住一个大院,院子门从来不关着,那天有一个胡子花白身穿长袍举着算命牌子的老人经过院门,过了几秒复又退回来,然后对着宋一然和顾北顾说了很多话,都是一些好听的,郑奶奶觉得都是套路没记住几句,唯独说宋一然旺夫有福这一条,她莫名其妙的记到了今天。

  这件事顾北顾有点映象,只是当年还少,对老人的很多话都不明白意思,外婆今天不提,他应该也不会想到这一出。

  “外婆,她还没结婚!”

  所以旺夫什么的,现在还没有办法得到印证。

  郑奶奶慈祥的双目闪着精光,拍拍孙子的手背没说话,但言下之意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加油!

  谁家的孩子谁了解,作为顾北顾,他话很少,今天忽然说这么多不可能没名没堂,郑奶奶懂。

  至于固执的郑凉音,她还有点时间,会想想办法给女儿灌耳音,好让两个孩子未来阻碍可以少一些。

  “你们有谁告诉我一声,北顾小时候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如郑奶奶所料,她和顾北顾说了那些话,重点落在最后宋一然没有结婚上,郑凉音却只关心儿子竟然曾经受过伤,她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始末。

  郑奶奶嗔怪的晲一眼女儿,“瞧把你急的,就是怕你像现在这样,当年才没有告诉你!”

  “妈!”

  郑凉音着急,母亲什么都好,就是在孩子们面前总学不会给她留面儿,这样让她在孩子们面前,威严怎么会足?

  郑奶奶啧一声,嫌弃道:“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还听得见,别嚎了!”

  说完这话,还转过脸与顾北顾调笑,“今天我若是说不清楚,给你妈能急死!”

  看完郑凉音的笑话,祖孙俩相视一笑,看女儿在这一来一往中已然冷静,郑奶奶这才缓缓的开口。

  “北顾快七岁的暑假,天气热嘛,他去游泳馆游泳,却差点被淹死,正好隔壁的小姑娘也在,那么一个小小的个头,却谁知道有大大的能量,她救了北顾!”

  郑奶奶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当时挺惊险的,游泳馆设备大概是维修不到位,还有点漏电,那小姑娘救顾北顾的时候被电了,救了顾北顾上来之后便晕倒了,相关的大人,没少跟着操心,都吓得要死。

  这件事之后没多久,郑凉音从C市回来,坚持要带她这个孤老婆子去她那里住,直到那时那孩子还在医院躺着没有醒来,郑奶奶不落忍却不得不走,赶到医院给了那家人一大笔钱,那家人厚道说什么不肯收,钱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

  救命之恩,郑奶奶要求顾北顾自己保存好联系方式,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不能因为距离和时间,而忘掉这份恩情。

  看现在情形,郑奶奶万分欣慰,因为孙子就是照着她的话执行的,这让她骄傲,内心无上的荣光。

  她为顾北顾感到自豪!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郑凉音自然是心疼儿子的,可正因为他现在安全,所以语言才更显得严厉,意图让他铭记,以后做事要更加小心些。

  郑奶奶无比嫌弃女儿这一点,越长大,越是不可爱。

  不过,也许有她这个当妈的考虑不周到的缘故吧,女儿变的无趣而严肃,也是结婚之后的事,所以当年做主让她嫁到顾家,是不是做错了呢?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随着逐年累加的岁月,总会习惯反省自己的一生,若说郑奶奶这辈子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没有听女儿的意见,执意让她遵从约定嫁给了现在这个女婿。

  “好在北顾福大命大遇上了真心人,你也放轻松些,已经没事了!”

  她以为的好,女儿这些年物质上的确也从不短缺,可她的性格,从天真烂漫到古板严肃,不能说跟她的婚姻没有关系,遗憾,是从内心深处涌上,货真价实的。

  郑奶奶心疼的拍拍女儿的手背,郑凉音低头看看时间:“妈,睡吧,十一点多了!”

  聊的热火朝天,郑凉音就有这个本事,说断就断。

  郑奶奶不会逼她,即便是站在那个人的立场你也不是那个人,可以试图沟通和和解,但千万不要替别人做主,也不要总想着改变别人,大千世界,要有包容的态度容忍别人的与众不同。

  女儿不乐意多听她反省自己,因为不想让自己沉浸后悔,因为更多的伤感,换不回曾经决定的那个时刻,何况现在她的两个孩子争气,她知道,她很知足。

  郑奶奶不再多话,任由女儿扶她进屋休息。

  “北顾,你还不睡吗?”

  顾北顾目送母亲扶外婆进屋,外婆回头问他,他温言回答:“我等会,外婆您先进屋歇着!”

  郑奶奶没有不同意见,郑凉音却不认可,“太晚了会影响到别人,明白吗?”

  小院装修再尽心,毕竟不是别墅,隔音效果更加不能比,他现在不休息,等下一个不留意,说不准就会吵醒好不容易入睡的郑奶奶。

  顾北顾面色不变,利落起身回屋,“知道了!”

  郑凉音搀扶郑奶奶进屋,她的房间在隔壁,她让郑奶奶躺下,准备关掉灯离开的时候,郑奶奶拉了一下她的手。

  郑凉音回头,看了郑奶奶一眼,明白她有话要说,她伸手垫高枕头,让郑奶奶可以坐的舒服一些。

  “女儿,你坐下来,妈有话想说!”

  郑凉音已经不会反驳母亲了,胃癌中晚期患者,日子已经是扳着手指数着过的,她就算再不懂事也不能这时候还忤逆老人。

  “妈知道你对北顾和北笙的爱不比任何人少,但你对他们和生活总表现的那么冷淡,妈看着难过!”

  嫁人的事情不能改变就算了,她听她的不提了,可是孩子们呢,母爱不够温和,孩子们会以为你不爱他们。

  就像刚才,她连原因都不说只是冷漠的告诉顾北顾结果,你太晚睡觉会影响别人,话没错,可方式会不会太冷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