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三十五站:别怕

第三十五站:别怕


  宋一然因为受了惊吓,反应迟钝,被顾北顾忽然抱起,先是本能的扣住了男人的脖子,后尴尬的放也不是不放更觉得不对,所以最后安静的空间只听到女孩小声的嗫嚅声。

  “顾北顾,我没事,你把我放下来!”

  她尴尬的无所适从,脸都不敢抬起来,只敛起的睫毛下隐约可见他刚硬的下巴紧紧地绷着。

  他是生气了吗,因为她的尖叫声吓到了他?

  一条青虫引发的血案,简直了,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一瞬间脸红头烧更甚,宋一然感觉愈发尴尬了。

  顾北顾怀里抱着一个,上台阶的脚步仍然轻快,仿佛怀里不是一个九十几斤的人,而只是十来斤的葡萄。

  “顾北顾?”

  他不说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真的生气了吗?

  因为这个拥抱,她本就心跳快的好像要起飞,想着一条青虫引发失态进而惹他生气,又是尴尬又是慌张,心跳的速度,更快了。

  顾北顾低头,眉眼间虽冷,但关心更多,且并不避讳让她看到,说:“别怕!”

  不说还好,他一开口,她的脸更红了,仿佛烧到了四十多度,快要死了的感觉。

  小小的一件事,发生在三五岁感觉正常,她已经二十九岁了!!

  二十九岁的年龄被一条虫子吓的哇哇叫,现在还要被他像照顾孩子一样保护,找无数理由仍然觉得说不过去。

  于是,怕虫子的宋同学选择闭嘴,已经这么丢脸了,将存在感降到最低及时止损,才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

  怀里抱着最喜欢的女孩,顾北顾内心戏颇多,除却一开始的担心和考虑不周的内疚,陆陆续续的,欣喜和狂喜陆续上头,这是一种凭借超强忍耐力和克制力都无法压制的情绪。

  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是那种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里的刻骨深情,就连顾北顾本人也无从考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在他心中有这么重要的份量了。

  浓烈的感情,深深地喜欢,这份沉重的感情,足够他这辈子倾尽全部心力追逐,他无法想象,如果她最后依然不会跟他在一起,他会怎样?

  想,连想都不敢想下去了。

  顾北顾一路将宋一然抱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将她一双小巧而肉呼呼的小手放在水下洗干净,不厌其烦的一遍两遍三遍,似乎这样,可以让她减轻摸到虫子的恐惧感。

  宋一然对自己这双手还挺有意见的,当下被他捏在手里,不好意思的感觉战胜了恐惧和窘迫。

  她几次想要抽手,都没有成功,不得不羞窘的再次开口,“我没事了,真的!”

  以示自己真诚,她还在最后加上两个字-真的。

  她一双漂亮的眼睛在镜子中与他的视线交汇,他紧张的情绪通过他捏手的动作以及眼神清晰的反映,她蓦地心下一慌,连忙转开视线。

  适可而止,顾北顾三十年来对这个词可谓有精细的了解,所以他当机立断的放开了宋一然。

  “可以自己走?”

  宋一然连忙点头,好像动作慢了,机会就会从手缝中溜走了似的。

  “没问题没问题!”

  她激动的连说了两遍,可接下来的问题是,她要去哪儿?

  宋一然囧囧的想,午休?真的好意思把顾北顾扔在外面?那如果不这样,难道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直等到了时间直接回公司上班?

  做人好难,认识顾北顾之后做人,更加难!

  “去睡吧!”

  宋一然靠在洗手台上,绞了绞手指,长到现在二十九岁,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让人尴尬又无所适从,心脏好像要从口腔里跳出来了似的。

  “那你呢?”

  顾北顾一笑,平常很少笑的那一类人,当他露出满足笑容的时候,给人的冲击是巨大的,至少宋一然看着看着,竟愣住了。

  “怎么,关心我?”

  他借着她身后的洗手台,双手撑住,不算娇小的她,瞬时落在了他怀里的样子,不过他有分寸,怕引起她的不适和反感,他并没有靠的特别近。

  宋一然瞪着眼睛,关心吗?

  当然呀,他们两个是一块来的,算作一个team,自然不可能只是自己顾自己。

  这么想着,宋一然一瞬坦荡,她冲顾北顾笑笑:“顾北顾,我们是一起来的啊!”

  能一起出来吃饭的关系,当然要彼此关心彼此照顾。

  顾北顾一下就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至少此刻,他最多只算是她的一个普通朋友。

  隐下内心失落,他抬手在她脑门揉了一把,“嗯,一起来的普通朋友立场,关心我一下也没有不对的!”

  宋一然:“。。。。。。”

  所以,他每次都有本事把她的话做出另一番理解对吗!

  顾北顾退开两步,宋一然刚想说回房休息一下,顾北顾的电话响了,他接通,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严肃。

  宋一然心下一惊,仿佛被谁施了定身咒,愣愣的站在原地等他挂电话之后开口:“怎么了?”

  她一句关心的怎么了,以及一双漂亮的眼睛中满载的担忧和关怀,让他动容,但他强制自己不许多想,这不过就是朋友的道义,出于一个善良姑娘的问候。

  他也很想拍拍她的脑袋告诉她,没事。

  可这种话,在听到母亲无论如何压抑也无法控制声音中慌张的情况下,他半个字也没有办法说出来。

  “外婆摔了一跤,状况不太好,现在正要送到医院!”

  宋一然比顾北顾表现的还要着急,慌忙中她拉住他的手腕,“那快走啊,还傻愣着干什么?”

  顾不得多想,顾北顾瞬势牵起她的手,行走如风。

  出门的时候,已经有农家乐的服务员摘了葡萄和许多新鲜的水果放好封在纸箱里,顾北顾开了后备箱让他们放进去,搁下一沓钱,不等工作人员找零,就上车带着宋一然离开了。

  “前面比较好打车,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回公司!”

  顾北顾看了几眼周围的环境,虽然这些年郊区开发不错,可她一个弱女子,他终归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

  “我送你!”

  外婆的身体很重要,她的安全一样很关键,两者兼顾本来也不是矛盾的事儿。

  宋一然的公司和市院距离不算太远,但若是非要送她再去医院,势必会耽搁一点时间,宋一然不想耽误他去看外婆。

  只是,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她感觉自己已经有些了解他了,顾北顾认准的事儿,会很坚持。

  “如果不介意,我也可以去看看外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