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三十六站:冤家路窄

第三十六站:冤家路窄


  顾北顾坚持要送,宋一然坚持不想耽误他的一分钟时间,那么折中,她跟着他去医院就好了。

  “你别误会,毕竟我跟北笙也认识的,她刚好不在本市,我代表一下她?”

  不是铁瓷的关系,还真不好冒冒失失的到医院去看别人的外婆,这不是情况太特殊嘛,宋一然不得不把顾北笙都搬出来了。

  “不会的!”

  她能去看外婆,这原本是此阶段他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她主动提了,他怎么可能会拒绝。

  宋一然在脑海当中翻译了一下顾北顾不会的潜藏内涵,众多的可能,大概都是同意的意思。

  不自然的,宋一然第一反应居然是心下一松。

  莫名的情绪,宋一然先是一愣,复而琢磨起了这种种古怪的心情缘为何?

  仅仅因为面子,不想好心却被拒绝?

  宋一然不相信自己是这么玻璃心的人,内心偶尔上涌的额外情绪,分明没有这么简单。

  或者,因为顾北顾长的好,而她又是个肤浅的女人,即便不婚主义一样可能被男色所诱惑?

  宋一然:“。。。。。”

  囧囧有神已经不能确切的形容她此刻内心崩溃的情绪了。

  “笙笙会感谢你的!”

  以为就这样了,顾北顾不会再开口说话,他却又再次开了口。

  宋一然愣了一下转而一笑:“那就好!”

  没有什么比自己关心得到对方认可,更有价值的事情了。

  顾北顾车开的很快,难得宋一然没有被摇晕,两个人前后脚下车,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急诊室。

  郑凉音正焦急的等在外面,医生正在做相关的检查,不让家属陪同。

  “妈,外婆还在里面吗?”

  郑凉音正焦急,大半辈子她冷冷淡淡的,因为母亲这次意外的晕倒,她反倒像是个没有主心骨的小孩,当下听到儿子的声音,好像一个找到支撑的陀螺。

  她回头,紧张的紧紧攥着儿子的双手,“北顾,你来了!”

  顾北顾安慰:“先别着急,一切等医生检查完!”

  “这位是?”

  郑凉音一开始以为宋一然跟顾北顾只是同路,都只是来急诊室看病人的,谁知顾北顾一停,这个女孩也跟着停了脚步,这让她不得不疑惑。

  “阿姨您好,我是宋一然!”

  郑凉音皱眉,这个名字很熟悉,在哪儿听说过,一时竟又想不起来了。

  “你们,一早晨都在一起吗?”

  宋一然愣了一愣,扭头看顾北顾一眼,这是什么意思,一早晨在一起什么鬼,大家都不用上班的吗?

  顾北顾接话,实话实说:“我约她一起吃中饭,你吃过了吗?”

  郑凉音点头,压抑着的痛苦情绪让她眼圈一红:“刚吃完饭,我才转了个头,你外婆她就倒下了,都怪我,我若是留心她多一点,她就不会晕倒,年龄那么大了还病着,这可怎么办呢,我没法向你们交代!”

  宋一然干站着,顾妈妈说了那么多,他以为顾北顾该说两句安慰的话,谁知等了好多秒,他一声不吭。

  宋一然简直要对顾北顾的沉默绝望了,有心想要说两句吧,怕不熟反而惹了顾妈妈的讨厌,不说吧,眼睁睁看她陷入自责,于心不忍。

  想了又想,宋一然小心翼翼地后退半步,前肩不动声色的碰了碰顾北顾的手臂,你倒是说句话啊!

  顾北顾显然没明白她的意思,回头疑惑的望着她,怎么了,有话要对我说?

  宋一然:“。。。。。。”

  大哥,你还能再迟钝一点吗?

  她小心翼翼地继续斜后退半步,手背遮住眉心,气音告诉顾北顾:“你说句话!”

  顾北顾这次明白了,他安慰母亲:“没事的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宋一然感觉自己说对顾北顾绝望都是轻的了,这根本就是所有话题的终结者嘛!

  不过还好,宋一然正纠结吐槽的时候,急诊室的门开了,郑奶奶被医生护士推出来,解救了所有人的尴尬。

  郑凉音反应更激动一些,她三步并作两步拉住主治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医生摘掉口罩,“摔了一跤有点脑出血,需要住院观察!”

  郑凉音脑袋发昏,差一点没有站稳:“医生,你一定救救她,让我做什么都行!”

  “会的,放心吧!”

  郑奶奶被推到神经内科的监护室,护士让郑凉音去办住院手续,宋一然机灵的站出来:“阿姨我去吧,您留这儿看外婆,我一会就回来了,放心吧!”

  顾北顾想要阻止,被宋一然眼神制止了,你去陪你母亲和外婆,我自己可以的,别对我什么都不放心!

  经常运动的缘故,宋一然跑上跑下动作利落,很快就办好了郑奶奶的住院手续,只是,怪就怪Z市太小了,她办完手续搭电梯的时候,在电梯间,居然又碰上了那个讨人厌的吴雄南。

  真是,冤家路窄啊!

  吴雄南不是一个人,他身边有一个戴着金属边框眼镜的斯文男人,两个人同样都穿着白大褂,相较而言,那个男人比吴雄南看着顺眼多了。

  不想跟戏精纠缠,宋一然果断推开楼梯间的防火门,跟讨厌的人待在一个空间中,多一秒钟对宋一然而言都是折磨,懒得搭理他。

  “宋一然!”

  只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莫名其妙的人,他的多事以及自我感觉良好,颇为让人不解,他却沾沾自得。

  宋一然保持推门的动作回头,冷漠启唇:“吴医生!”

  “怎么那儿那儿都有你,没完了是吧?”

  宋一然客客气气的保持涵养,只是对有些人来说,素质和教养根本多余,因为他们自身没有这些东西,不配别人礼貌的对待他们。

  宋一然无语,涵养已经压抑不了她的情绪了,她丢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医院你家开的?”

  “你明知道这是我工作的地方,你就应该避开!”

  说的那么理所应当,就像宋一然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仿佛他在这家医院工作,宋一然就算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住院,都应该首当其冲排开这家市内唯一一家口碑8分以上的医院。

  当真太把自个儿当回事,宋一然要被这朵水仙花笑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