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三十七站:人贱自有天收

第三十七站:人贱自有天收


  宋一然呵呵笑,“我们公司做零售百货的,什么卫生纸啊牙膏洗发水啊应有尽有,麻烦你以后上厕所不要用卫生纸,起床不洗脸不刷牙,晚上别洗澡,就那么保持最初的丑样子来上班吧!”

  宋一然暗搓搓的想,还好我公司没有开展服装零售业务,不然长成你这怂样,赤条条的出门莫不是要瞎了别人的眼睛?

  画面过分辣眼睛,宋一然不敢往下想了,怕自己会恶心的三个月吃不下饭。

  吴雄南被宋一然一句话就差点给气炸了,抬手指着宋一然的鼻子,“你。。。。。。你。。。。。”

  真他妈的混蛋,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与他说话,不怕他乱开药治死她家亲戚吗?

  宋一然若是知道这货现在的想法,保证会为民除害,扇巴掌扇死这臭不要脸的东西。

  什么玩意儿,一个医生没有一点医德,一身白大褂白穿了,竟然敢拿性命这么重要的事情威胁人。

  死,这种人除了一个死字,再没有他更好的归宿了!

  吴雄南多年被捧的高,人又特别的自以为是,所以他说话总是习惯指着别人的鼻子,这很让宋一然讨厌、很不爽。

  宋一然有心想要啪掉吴雄南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爪子,嫌脏也怕被碰瓷,终归没有动他。

  “怎样,找事的倒是哑巴了,说不出来了?”宋一然鼻孔出气,“真是欠虐!”

  不得不说,吴雄南就是喜欢自虐,他每每与宋一然过招,没有一次能在口舌上讨到好处,却见一次宋一然,跟浑身长刺的刺猬一样,都要刺挠一下她。

  宋一然后来送他两个字,犯贱!

  本着人贱自有天收的道义,宋一然更懒得搭理他了。

  宋一然在心底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推门打算离开,已经挺长时间了,她怕顾北顾和她母亲会着急。

  只是她才走一步,吴雄南身边金属边框的斯文男人,在她怼完人离开之际,噗嗤笑出声音,还顺带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宋一然!”

  宋一然纳了闷了,怎么着了,跟市院八字不合还是什么鬼,一个两个的都跑来找事。

  她缓缓回头,高冷的一个“嗯!”字,精准的表达了自己的不耐烦。

  “多年不见,你是越来越厉害了!”

  宋一然:“。。。。。。”

  多年不见什么梗,熟人?

  宋一然在脑海当中四处搜寻相关的信息,没觉得有什么熟悉的感觉,她确定眼前这个斯斯文文的男人,她不认识。

  “你认错人了!”

  宋一然三个字并不是什么生僻怪字,叫这个名字应当挺常见的,所以体谅他,错就错了,改就是了。

  那人明显一愣,别人都说他从小到大外貌上没什么太大变化的,她认不出来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罢,毕竟十几年不见了,一时认不出来也挺正常的。

  斯文男医生淡然一笑,“我是大宝,徐大宝!”

  宋一然恍然大悟,还好之前听母亲提过他,说他在医院上班有些映象,不然对小时候的小伙伴坦白对他一点没记忆,太伤人了。

  不过就是,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多年后再见,会是在这种,与人“吵架”的情景之下。

  这个给小伙伴的映象,太~抽~象~了~

  “好巧啊,竟然就这么碰上了!”

  宋一然努力让自己面色保持正常,眉眼含笑,听母亲的意思,他们七岁之前玩的挺好,对待小伙伴,要像春天般的温暖。

  徐大宝一样面色不变,从宋一然和吴雄南开始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一直是这样云淡风轻而随意的笑脸。

  “谁说不是呢!”徐大宝问:“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家里什么人住院,需不需要帮忙?”

  她手里几张单子,他毕业之后一直在医院工作,当然能看明白那是一堆住院单。

  没什么可隐瞒的,宋一然实话告诉他:“朋友的外婆病了!”

  说到外婆,宋一然心下更着急了:“对了大宝,我这会有点忙就不聊了,我们有时间再约!”

  徐大宝微笑脸:“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偌大的医院都能给碰上,晚上一起吃饭?”

  宋一然想了想,办完顾北顾这边的事情上班已然迟到了,不去公司她想回家,晚上应该有时间,可不知名的原因,她似乎没有心情出来吃饭。

  “不好意思大宝,我晚上有别的事!”

  徐大宝淡淡的耸肩,“那,只好改天喽!”

  宋一然点头:“回见!”

  言罢快速的推开楼梯间的防火门,神经内科住院部在十二楼,感谢她平常有锻炼的好习惯,爬十二层楼尚且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怎么一头汗,爬楼梯了?”

  宋一然回到十二楼,顾北顾见她满头大汗,一边拿纸巾给她,边从她手里接过住院单,等下他自己送到护士台就行了。

  她接过纸巾擦擦脸上的汗:“没事,运动有益身心健康!”

  顾北顾一双黝黑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宋一然的错觉,总感觉他满含深情。

  宋一然不禁然打了个寒颤,好自作多情呀宋然然!

  “辛苦了!”

  宋一然颇为不好意思,“举手之劳而已,别放在心上!”

  顾北顾没吱声,他身材高大,敛着长长的睫毛看着她模样专注,她一时心乱的无所适从。

  “宋小姐,没什么事,你请回吧!”

  郑凉音若是看不出来顾北顾对宋一然有那点儿意思,她妄为人母。

  宋一然微微楞了一下,继而顺水而流,“阿姨您保重,我回去上班了!”

  “我送你!”

  顾北顾没有多余表情,只适才还柔情外露的俊脸,变的些微有些沉重。

  宋一然无所适从,想拒绝知道不容易,不拒绝她连顾妈妈的脸都不敢多看一眼。

  顾妈妈,好像很不好打交道的样子啊,想要做个乖宝宝,好难啊!

  最终,宋一然什么都没有说,只心道就让顾北顾送她到电梯口,不下楼,折中既全了顾妈妈的面子,且没有太拗着顾北顾。

  “就到这儿吧!”宋一然笑脸怡然:“回去多关注一下阿姨的情绪,她好像不大好,别让家里同时有两个病人,那样你和北笙会很累的!”

  顾北顾明白她的意思,这时候也没有执意坚持,伸手在她脑顶揉了一把,温柔缱绻又宠溺,这个动作亦是他想做很久而没有去做的,这一刻终于得到满足,压抑的心情一下得到美好的释放。

  “周六和北笙一块再过来?”

  宋一然的笑脸僵了几秒,“好!我走了,拜拜~”

  顾北顾站在楼道,看她搭电梯下楼,目光隔着玻璃窗投向远处,片刻回神,王姨已经买了脸盆和一些日常用品过来,他安排送进监护室,转身先到护士台,将宋一然拿来的住院单,一一交给了她们。

  ------题外话------

  大家有免费的评价票送几张给作者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