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四十一站:左摇右摆的男人

第四十一站:左摇右摆的男人


  周五才下班几分钟,顾北笙的司机便打电话给她说自己已经在公司楼下了,送她去Z市,都是计划安排好的,每周五司机送顾北笙去Z市,周天下午再把她接回C市。

  郑奶奶摔了一跤住院的情况没有人告诉顾北笙,家里最小的这个姑娘,她小时候跟外婆住过几年,与外婆感情很深,可毕竟现在相隔两地,怕她会瞎担心,所以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告诉她实情。

  不然以顾北笙对外婆的重视,当天就能翘班跑到医院去。

  接到电话,顾北笙随便整理了几件随身的物品,才离开座位,手机又响了,顾北笙以为司机要提醒她带东西,没想到却是高其楠。

  顾北笙有些无奈,不明白她和高其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明白的。

  可电话不能不接,这么多年了,她多少了解一些高其楠,她今天不接他电话,他保证车开到高速路上去堵她。

  “其楠哥,有事吗?”

  高其楠背靠华丽的车身,视线透过墨镜,猎豹一样紧盯着顾北笙上下班必须经过的路口。

  蓄势待发的模样,明显今天见不到顾北笙,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要去Z市?”不等笙笙答复,他直言道:“我送你!”

  顾北笙纳闷,他什么时候对她的行踪这么了如指掌了?

  “不用了哥,刘哥已经在公司楼下了,他会送我的!”

  高其楠出色的桃花眼转了一圈,没有看到顾北笙那辆熟悉的车子。

  “让我给小刘打电话?”

  顾北笙无语,对这样纠缠的高其楠,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软的硬的讲道理摆事实,招数她都已经用完了呀,怎么这人现在油盐不进呢。

  “真的不用了!”顾北笙说:“不是周末嘛,你还是干正事吧!”

  对恋爱中的男女来说,周末彼此约会才是正事,他却执意送她一个前未婚妻到几百里之外的地方,太不合适了。

  高其楠笑,显然是没有听明白顾北笙的言下之意,也有可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也说周末了,我能有什么正事!”

  顾北笙直话直说:“高其楠,既然开始了就好好对她,对所有人都要负起责任来!”

  不然她几个月以来午夜梦回擦掉的眼泪,算什么?

  顾北笙想明白了,虽说高其楠高调宣布喜欢刘思羽来的太过突然,可他们的感情毕竟更多延续于长辈们的玩笑话,所以,虽然分开了她很难过也觉得可惜,但时间长了她已经完全想明白了,放手是对她自己最大的善待。

  也许别人会觉得她圣母,两家关系好利益密不可分,她完全可以利用家族的优势让高其楠回头求她,她的那些小姐妹也悄悄这样说过她。

  可然后呢,痴男怨女的组合,向来不可能成为幸福天成的佳偶,何苦让自己变得不幸呢。

  顾北笙的实话让高其楠一时接受无能,他张口便驳,“这不是一回事,笙笙!”

  顾北笙抿唇,她二十三岁,高其楠大了他四岁,很多感情上应该明白的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她懂他却一无所知。

  一段感情,如果连最重要的忠贞和唯一都无法做到,见到一个不一样的就左右摇摆高调张扬,这个物质的社会诱惑多大不说大家心知肚明,她不想因为他一个人对所有人乃至所有感情都失望。

  “有什么不一样?”顾北笙挂电话之前,严肃的告诉高其楠:“别再这样了,人是你自己选的,路是自己要走的,现在回过头跟我讲道理,没有什么意思!”

  顾北笙讲完就挂了电话,谁知才没走几步,高其楠长身而立,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笙笙!”他唤她,“你让我送你好不好,不然我不放心!”

  顾北笙差点又要心软,总是这样,他太了解她了,把她的软肋抓的死死的,他就是认定了她不会对他决绝。

  顾北笙叹气,“你和我哥是好朋友,我叫你一声哥,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高其楠不为所动,他像是一个陷入自己世界的孩子,画了一个圈转来转去自己也晕了。

  但是脑袋当中有一个死理,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这个女孩对他很重要,不能让她一个人走,可为什么,他应该怎么做,他没有功夫细想。

  “既然你叫我一声哥,我保证把你安全送到Z市,才是对的呀!”

  顾北笙抚额,想了想与他谈条件:“这是最后一次,希望你能说话算数!”

  高其楠是一个有福现享的人,当下达成所愿,他不在乎以什么样的条件换来的,下次会如何,下次再说。

  “好!”高其楠让开过道,“那走吧!”

  顾北笙给小刘发信息,让他自己回去,她有顺路车,小刘再三确定她是安全的,这才放心的开车离开。

  “吃饭吗,到Z市再吃会不会路上饿?”

  顾北笙已经上车系好了安全带,“不会,我包里有面包!”

  饿她也忍得住,重点是不想跟高其楠两个人吃晚饭。

  高其楠不在意顾北笙的态度,自己给自己找台阶,说:“好,我知道Z市的夜市很好吃!”

  顾北笙没接话,高其楠伸手按了音乐,还是顾北笙喜欢的那些,他虽然开始了新的一段感情,但很多习惯的东西,并没有一并改掉。

  车子里的香水和挂件是顾北笙选的,音乐盒里都是顾北笙喜欢的,就连后备箱里的饮料也是她放好的。。。。。

  很多很多,有关她的气息和记忆无处不在,他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坚定告诉自己,他喜欢刘思羽那样的女孩。

  也没错,刘思羽的确很吸引他,他喜欢她,可顾北笙,他三个多月没有联系她,再见给她送项链的时候,他恍然一梦,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无法填满的洞,唯独她,可以将它堵上。

  这也是这么多天来,他还是会跟刘思羽约会,可顾北笙,每每在约会之后回到家,脑子当中都会出现她的名字,像根一样扎入血管,又让他不得不每每找机会接近她。

  他不是没想过要跟刘思羽分手,似乎两个人相比,顾北笙对他更重要一些,可每次看见刘思羽的那张脸,那样一个温柔娇弱的女孩,分手两个字对她太过残忍了,他没有办法干脆利落的说出口那两个字。

  于是就这么拖着,东头约会西头纠缠,谁他都不想干脆的放弃。

  ------题外话------

  大家节日快乐*^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