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四十四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第四十四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顾北笙心里生着气,脸上的笑容却没变多少,她温柔的安抚孟京童:“童童,你先自己玩会儿,姐姐接电话!”

  童童很乖,眼睛闪的像天上最明亮的星星一样,“好!”

  “顾北笙,你去哪里了?”

  因为慌张,高其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声音很大,从顾北笙手机的听筒传出,孟友冰车内连音乐都没有放,所以他的声音几乎同时传到了车上三个人的耳畔。

  童童那么小的一只,漂亮的眼睛愣愣的望着顾北笙,他在担心她。

  从小的教养让顾北笙做不出来在别人车上大吵大闹这种事,她安抚的摸摸童童的脑门,眼神告诉他,自己没事。

  “我在回Z市的路上!”

  莫不是失忆了,他们才分开多久就打电话问她在哪里,谈个恋爱连记忆也谈的没了吗!

  高其楠被气的,失态的重重拍了好几下方向盘,“老子知道你去Z市,你不给小刘打电话,长翅膀会飞?”

  顾北笙皱眉,单手按住手机话筒,贴心的将耳机挂在童童的耳朵上。

  高其楠这个男人大概疯了,在刘思羽那里得了不痛快,跑她这里撒野来了。

  顾北笙窝了一肚子的火,但她做不出当小孩面吵架的事儿,给童童戴上耳机后,笑笑的安抚他:“童童乖,先听会儿歌!”

  童童很懂事,看看爸爸,在男人支持的眼神中,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点头,“好,童童很乖,听漂亮姐姐的话!”

  顾北笙呼口气,高其楠暴躁的声音不算清晰,内容或者孟友冰和童童听不到,可那个暴躁的语气,是任谁都不能忽略的,他情绪非常糟糕,仿佛濒临爆炸的炸药包。

  但是,关她顾北笙什么事,谁惹了他找谁灭火去,她又不是受气包,由得他把她踩在脚底下。

  “高其楠,你如果不能好好说话,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顾北笙调整好情绪,无论高其楠在叫嚣什么,她将手机放回耳侧,一句不想听了,张口便打断了他。

  高其楠一愣,继而更是滔天的怒火,怎么压都压不住的那种。

  “你搞失踪有理了是不,我现在才说你两句你还不乐意,我告诉你顾北笙,错就是错,不乐意也给我憋着!”

  顾北笙要让他给气笑了,他到底算什么呀,这么对她讲话,到底又是谁,将她扔在荒芜连大巴车都没有办法坐上的服务区。

  她没理,难道有理的还是他不成?

  顾北笙咬了咬唇瓣:“高其楠,你要疯自己疯,我顾北笙不奉陪了!”

  话落挂电话,安静的车厢内,她吸气呼气的声音,好像鼓点密集的乐章,在孟友冰和孟京童耳边传递。

  孟京童伸手自己扯掉耳机,小小的手很有温度,大人似的抓住顾北笙的手腕:“漂亮姐姐,我们不跟他玩了,他坏!”

  在小朋友单纯认知的世界里,所有温柔的人未见的全部都好,但所有会发脾气骂人的人,一定都是坏人。

  顾北笙再次悠长的吐气,抬手捏了捏童童肉乎乎的脸蛋,“知道了,姐姐都听童童的,好不好呀?”

  童童一个开心的“好”字还没有说出口,顾北笙的电话,再次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不用看,还是高其楠。

  顾北笙看看童童,直接按了拒接,可是高其楠那人,他身上有一股病态的偏执,你不接,我就一直打到你电话爆炸。

  顾北笙冷静了两分钟,回想他刚才发火的话,应该是给小刘打电话了,知道自己没让小刘来接,把自己丢在路边,惶恐不安了。

  “我很好,你能不能不要烦我了?”

  顾北笙接通电话,不听高其楠想说什么,直接表达了自己想说的。

  “好什么好,你现在在哪,微信给我定位!”

  高其楠气疯了,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他生气把她放在服务区,明知道那地方除了行色匆匆赶路的人,荒的跟鬼地似的,她就不能说几句好听话,让他别走?

  高其楠来来回回一晚上净在高速上折腾了,又累又气,把错都归在顾北笙性格不够柔软上面了。

  “不用了,我跟朋友,他顺路,很安全!”

  定位什么,他难道还会丢下刘思羽飞车跑来找她不成?

  算了,就算他现在就站在自己眼前,她也不稀罕了!

  高其楠脑子当中过了一圈顾北笙的朋友,因为两个人一起长大,朋友圈很大一部分都有重合,他怎么不知道今天有人要去Z市。

  “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顾北笙吐气,“你没必要知道!”

  高其楠又炸了,恐吓似的叫顾北笙的名字:“顾北笙!”

  “没什么事我挂了!”

  “你敢挂一个试试?”

  手机挪开耳畔,顾北笙果断的按了红色的按钮!

  有什么不敢的,她是他的奴才吗,要他这么大声跟自己讲话。

  高其楠:“。。。。。。”

  暴怒的狮子抬手狠狠地扯掉耳机摔到一边,一想不对,什么朋友,这么多年她身边有多少人,他还能不知道?

  高其楠一时间想了很多,莫不是被人胁迫,骗他说跟朋友在一起?

  想到还有这种可能性,高其楠连忙再给顾北笙拨过去,只是这次没那么幸运了,顾北笙的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

  像是验证了心里某个危险的猜测,高其楠除了发脾气,也终于有些慌了。

  顾北笙没那么无聊拉黑高其楠的手机号,因为那样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何必做那无用功,事实上她此刻正在接小刘的电话。

  顾北笙知道高其楠给小刘已经打过了电话,此刻这个通话,小刘关切自责的话语,与上一个电话对比,顾北笙控制不住内心翻腾的酸楚。

  一个是认识十年她偶尔用车才会联系的司机,一个是青梅竹马差点就走进婚姻的高其楠,他们的态度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我跟朋友已经在路上了,你不用管,我没事!”

  小刘再三确认,确定顾北笙真的是运气好,搭了朋友的顺风车去Z市,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题外话------

  感谢支持的大家*^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