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四十六站:安,懂你

第四十六站:安,懂你


  高其楠想明白了谁才是心底最重要的人,这边着手安顿好刘思羽母亲住院的事,顺手一条信息发给顾北笙:“我在去Z市的路上!”

  没有前后因果的一句话,顾北笙看的直皱眉头,她现在真心不想理会高其楠,如果他能一直不出现在自己跟前,那真的是太棒了。

  可也知道这不可能,她根本无法阻止他,既然说他都不听,那便放任逐流,随便他怎样,她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因为办成了一件困扰自己良久的大事,高其楠一路哼着小曲,摇头晃脑的恨不得在车上就要跳起桑巴。

  车子从C市高速路口驶离,没走十来公里手机想起了微信的提示音。

  高其楠以为是顾北笙回应他刚才说过的话,没敢耽搁,第一时间就将手机拿了起来。

  谁知,不看还好,看一眼,好心情瞬间down落谷底。

  怎么是刘思羽,刚才不是已经说好了,什么,不分手什么鬼,这么快她就后悔了?

  高其楠不可思议,正要感叹一句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但她明显找错了对象,他一个高家的小少爷,哪是她有资格说分手就分手,她说复合就能复合的人。

  高其楠不打算回应,刚要把手机放下,电话又响,赫然正是方才他去过一通电话嘱咐关照刘思羽母亲的那个副院长。

  “楠少,是这个女孩吗?”

  副院长发了一条彩信,是刘思羽在医院的一张照片,照片中,女孩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医院的椅子上,压抑隐忍的哭法,眼泪挂在眼角好像澄澈的水晶,大约是听见了拍照的声音,一抬头,一双红通通的杏眼暴露在摄像头之下,好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

  高其楠的心,一路顺着车底盘掉到了地球下表面。

  这样温柔无助小心翼翼哭泣的刘思羽,让高其楠方才安定的心,再一次动摇了。

  ==

  周五下班,因为后两天是周末可以休息,所以宋一然打电话给父母,两个人才搬去新家,肯定不适应突然少了一个人,她打算晚上和周末过去,多陪陪他们。

  只是奇怪,她态度鲜明兴致勃勃,相比母亲,就冷漠多了,而且理由给的非常蹩脚且不充分。

  “我房间还很乱,冷锅冷灶的,你先别来!”

  宋一然被母亲逗乐了,“我说老妈,家里啥样子我没见过?再说了,乱怕什么,我刚好过去帮你们收拾呀!”

  宋妈妈这次却异常坚定,女儿说什么她都不肯妥协。

  “你听话,我和你爸这两天还有点别的事,暂时顾不上管你,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宋一然于是照着宋妈妈故意的引导就跑偏了,她以为母亲不好意思说实话,与父亲二人世界不想让她打扰直说就是了,怎么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找接口呢。

  宋一然一腔了然,笑的像个傻妞:“好吧好吧,我懂,我先不去打扰你们甜甜蜜蜜啦!”

  宋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笑骂女儿脑补太多,只平静的嗯了一声,完后就挂了电话,反观宋一然,愣愣的抱着黑屏的手机,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可当真细想,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好的周末前夕不能浪费,既然约父母约不到,宋一然便想到了林苗苗,打从上次见面,她们已经又有三个礼拜没约过了。

  “苗儿,今晚约吗?”

  宋一然傻乐,虽然是问句可按照平常的概率推算,知道八九不离十,她每次约林苗苗,她推掉所有的事情都会赴约陪她。

  可今天所有重要的人似乎都约好了让她失望,从不会对她sayno的林苗苗,今天也拒绝了她。

  “不行诶,我婆婆来我家了,一天四顿饭盯着我吃中药,约不了了!”

  林苗苗是个聪明的女人,熊哲对她好,她自然尊重他的父母,尽管一天到晚被人监视的感觉很不爽。

  好在熊哲很好,也好在熊哲的母亲挺会做人,对林苗苗好不说,还很会看人脸色,随随便便的一个点,能刚巧打到儿媳妇的心坎上,林苗苗实在没办法敷衍,只能捏着鼻子一碗一碗的中药往下灌。

  “吃中药?”宋一然关心而急切,“你怎么了,生病了,在哪儿,我去看你!”

  林苗苗笑话她,“一个不婚女子,我歧视你,所以实话不想告诉你!”

  宋一然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特别新奇的样子,一个“哦~”字音尾拽了特别长,“竟是已婚黄脸婆才会懂的,那算了,别来毒害人家这个宝宝了!”

  林苗苗近来被熊哲的父母逼着生孩子,压力很大,跟宋一然聊天,心情一下松快了不少,“给点阳光你就给我灿烂,脸大都没你这样的!”

  宋一然哼笑,“总有刁民嫌弃朕!”

  “脸大你有理,臣妾退了~”

  宋一然一瞬严肃脸,“实话,自己想好,别体谅了别人最终却让自己不幸福!”

  这个世界,只有爱自己的人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和爱,只有自己过得好过得幸福,才有可能带给别人快乐与幸福,只要自己好,才有制***的能力,所以任何人,照顾好自己,小家顾的妥妥的,就是造福社会了。

  林苗苗一顿,她明白宋一然的意思,因为养小孩这个事,只有最亲近的熊哲和宋一然才知道,她并没有完全想好。

  “知道了,管家婆!”

  宋一然傲娇哼一声:“搁别人你看我管不管她!”

  也唯有她,因为她是林苗苗,所以类似多管闲事的话,她才会开这个口。

  林苗苗点头,来自父母和公婆巨大的压力,她知道熊哲已经替她顶下了很多,可偶尔还是会感到烦躁。

  宋一然不同,她与她经历不同,甚至她连婚都没有结,但她永远毫无保留站在她的立场上支持她,每每让林苗苗心有动容,感恩并快乐。

  “懂,安心!”

  宋一然不多话,林苗苗不是软弱而随波逐流的人,她的每个决定必然经过深思熟虑,她当然安心。

  两个好朋友通完电话,宋一然约不到合适的人,本来已经要灰溜溜的打算回家了,顾北顾的电话在这时候打了进来,问她是不是有空,顾北笙晚上要来Z市,他想约她一块去接顾北笙。

  “有空吗,晚上跟我一起接笙笙?”

  顾北顾现在约人的借口信口拈来,顾北笙坐车直接可以到家,哪里还需要他们专程去接她,可是为了可以明目张胆的约到宋一然,他瞎编也要找到借口。

  宋一然心道,这么巧吗,她约人约不到,他刚好电话打了过来,妥妥有种瞌睡了刚好有人送枕头的感觉。

  能不去吗?

  宋一然感觉如果公然拒绝顾北顾,顾北笙知道了一定会拉黑她,而且她才挂了约林苗苗的电话,马上找借口拒绝顾北顾,有种良心会痛的感觉。

  所以--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