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四十七站:天定的缘分

第四十七站:天定的缘分


  想法透彻的宋一然,回复的干脆利索:“好啊,晚上不加班,有时间!”

  顾北顾唇角有趣的挑了挑,“我在你公司楼下!”

  “啊?”

  怎么回事,为什么每次跟顾北顾打电话,都有种被他设套的感觉。

  “下来吧!”

  宋一然讷讷的,眼神贼无辜,若是让顾北顾看到了,一定觉得她特别有意思。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无论她做什么,你都不会感觉讨厌,反而别人觉得普通的小表情和小动作,你依然觉得非常有趣又招人欢喜。

  “好的,等我一下!”

  待宋一然不紧不慢的找到顾北顾的车,距离刚才的电话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她一上车便迫不及待的问他:“笙笙什么时候到,她都没有给我发信息!”

  委屈的模样,像一个被好朋友抛下的小可怜。

  顾北顾看了眼手表,“还早!”

  宋一然默算了一下,C市到Z市两个多小时,就算顾北笙五点下班,也还要整两个小时才能到,所以顾北顾说还早,这么算来是没错。

  “外婆好些了吗,你今天不用在医院陪她?”

  顾北顾:“好多了,脑子里的血块化的差不多了,今天下午刚转到了肿瘤科!”

  宋一然猛地抬头瞪住顾北顾的双眸,“肿瘤科,不是就摔了一跤吗?”

  怎么还摔出肿瘤了吗,宋一然纳闷的,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

  顾北顾淡淡抿唇,眸底情绪莫测,宋一然看的不是很明白。

  “外婆有癌症,这次检查,说转移了!”

  宋一然顿时坐立不安,虽然接触不多,可明显能看出来,他和顾北笙,对外婆的感情很深,可是生老病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了。

  忽然,脑袋上传来不轻不重的拍抚,她抬头,一双漂亮的眼睛望进顾北顾漆黑深邃的眼眸中。

  “没事了,我们很早就已经知道了,回来Z市,也是外婆的意思!”

  鬼使神差的,宋一然抱了抱顾北顾的手臂,只那么一下,什么都没有说,而这对顾北顾而言,就像是沙漠深处的旅人碰到了甘甜的泉水。

  有句话叫此处无声胜有声,两个认识没有很久的人,因为同理心,安静的沉淀内心的激荡,然后他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变的更加靠拢而且和谐。

  顾北笙在Z市高速的出口下的车,路上宋一然联系了她,这也是两个人约好见面的地点。

  “孟先生,童童睡着了,你开车慢点,回家记得给他擦擦脸和小手再让他睡!”

  知道孟友冰的名字不是顾北笙打听到的,而是童童这个小话痨一路上告诉她的,路上顾北笙还了解到了,童童最崇拜的人就是爸爸孟友冰,他像是孩子世界的superma,高大威武,严肃却又可以轻易得到小朋友的信赖。

  孟友冰点头,“嗯!”

  顾北笙下车,未免吵到童童睡觉,她小心翼翼地关上车门,待孟友冰车子开走之后,她才尖叫着跑过去一把抱住宋一然。

  一个礼拜不见,却好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两个女孩抱抱,完全不顾旁边顾北顾的心情。

  “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糯米团儿和奶茶!”

  顾北笙饿着肚子,现在甜食对她根本就有致命的诱惑。

  “我然姐,你简直就是天使你知道吗?”

  宋一然笑笑,“你哥买给你的,走吧上车,别让他等久了!”

  奶茶和糯米团儿,都是宋一然和顾北顾刚才吃晚饭并在街上溜达的时候,宋一然提议给顾北笙买的。

  因为顾北顾出的钱,所以在顾北笙面前,她实在不好揽功劳。

  不过话说回来,顾北顾真心是个很好的陪伴对象,一晚上无论她说什么,或者想去任何地方,他都没问题,一路好声好气的陪同,竟不像是才认识,好像已经达到了彼此了解的默契,他脾气是她没想到的好。

  顾北笙小狐狸似的腻在宋一然身边,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她暧昧调笑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

  宋一然跺脚,在小狐狸脑门上杵了一把,反将道:“小丫头片子,谁送你回来的,那车怎么看着很眼熟的样子!”

  果然,顾北笙注意力被成功的转移了,她兴致勃勃的告诉宋一然:“童童,就上次巷子里碰到的那个孩子,姐姐你还记得不?”

  宋一然瞪着眼睛想了想,“不会吧,难不成这竟是天定的缘分吗?”

  顾北笙:“。。。。。。”

  “我谢谢你,敬谢不敏!”

  就孟友冰那张冷漠的脸,算了,他们连朋友都没法好好做,还天定的缘分,不存在的!

  两个好朋友边说边上车,可上车后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顾北顾发动车子。

  顾北笙伸长脖子打趣兄长,“我的哥诶,我然姐都已经上车了,你还等什么呢?”

  顾北顾没有吱声,顾北笙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就见车前一道笔挺的身影,夜晚的灯光下,他的身影忽明忽暗,可大家一块长大的,只要不是化成灰,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顾北笙想说不要理他,高其楠现在就像个顽固的神经病,根本与他无法沟通。

  可明显高其楠不是这样想的,因为他已经款款而来,步履不匆不忙。

  “北顾,能搭你车一起走吗,我车没油了!”

  顾北顾淡漠嗯一声,高其楠拉开副驾驶坐了进来,傻逼似的好像忘了曾经给顾北笙发过要来Z市的微信,看见顾北笙还故作一脸惊讶。

  “笙笙,你也在啊,还有这位,是。。。。。”谁来着,看着脸生的很,却似乎与顾北笙兄妹很熟悉。

  顾北笙看他演戏,更加不想理睬他了,可他竟然问起了宋一然,真是讨厌透了。

  “我朋友!”淡淡说完,嫌弃的对高其楠提要求:“请你别说话,蹭别人车应该至少不要让别人感到被影响!”

  高其楠尴尬的蹭蹭鼻尖,“她从小就这样,对谁都很好,唯独我!”

  睁着眼睛说瞎话,顾北笙从小都是知恩图报的孩子,他对她好,她一定双倍甚至三倍返回去,就连送礼物,她都从来没有亏待过他,更不用说这么多年付出的心力和感情。

  顾北笙冷冷的呲一声,要不要脸,这种丧尽天良的话你也能说的出来,不怕闪了舌头哦!

  气氛古怪,宋一然突然被高其楠cue,一愣一愣的。

  她跟顾北笙才认识没多久,且认识的时候顾北笙和高其楠已经没什么关系了,顾北笙自然从未提起过高其楠这个人。

  当下,突然听见一个人这么说顾北笙,语气明显就是熟识的样子,她瞥一眼小姑娘,就见小丫头面色冷沉,难得严肃,傻子也知道这两人关系不简单,且顾北笙正在不高兴这个人的到来。

  “我是宋一然,和笙笙是朋友!”

  宋一然话至此,不多继续,明显站笙笙的,不好被高其楠拉拢。

  高其楠:“朋友啊,那我也不瞒着你了,我是高其楠,和北顾北笙兄妹一块儿长大的,我很喜欢顾北笙!”

  宋一然目瞪口呆,还带这样自我介绍的呀!

  她转眼去看顾北笙,什么情况,我该怎么做?所以他说喜欢你,我是不是应该为他公然表白的勇气而鼓掌?

  宋一然为难死了,急需一只手救她于水深火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