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五十五站:强吻

第五十五站:强吻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大抵顾北笙对高其楠还是有一些说不明的感情,所以他真的太容易伤到她了。

  “那就不是你的事了!”顾北笙面色冷淡,“选好了吗?”

  高其楠不知怎么就又得罪了顾北笙,她一脸冷漠好像跟他多待一分钟都是折磨,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他也没那心思惯着顾北笙了。

  高其楠随便拿了一套自己尺码的贴身衣物,然后往前几步随意走进一家男装店,顺手指了一套休闲服,拿着就要去付钱,被顾北笙拦了一下。

  一个耷拉着脸好像这辈子再也不愿意与他交流的人,忽然拉住了他,高其楠以为小丫头终于想明白了,要道歉。

  谁知,“给我吧,我去付!”

  他真是想太多了,她不过就是要跟他算的清清楚楚,主动结个账,如此而已。

  高其楠生气道,“你一定要跟我分的那么清楚吗?”

  顾北笙淡漠的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高其楠于是更生气了,这么多年,谁还不是被别人捧着的啊,就她顾北笙大小姐,可以处处给别人脸色看吗。

  生气的甩手把全部单据丢给顾北笙,大少爷脾气上头的高其楠,他还不奉陪了呢。

  因为这一出,高其楠不愿意去医院,更加不乐意留在Z市看顾北笙脸色,出了商场,一抬头看见一家酒店,漂亮的桃花眼低垂,“开间房我换衣服!”

  顾北笙犹豫了几秒,又听高其楠道:“不是要分的明明白白,我换衣服需要酒店你不该付钱吗?”

  本以为早都冷却的心,又一次因为他针扎一样的话,突兀的痛了一下。

  长长的睫毛颤抖,顾北笙抬头:“好!”

  说完,率先启步,走向商场对面的酒店。

  因为没有带身份证,高其楠在身后明明听见了,却眼睁睁看她尴尬,而无动于衷。

  顾北笙又气又急,小小的女孩心里压着太多事,鼻子一酸,眼圈逐渐变红。

  因为背对高其楠,所以男人并无所觉,他是听见了顾北笙和酒店前台尴尬的对话,他不动声色,就是等着顾北笙主动和他说话,和他要身份证,和他示弱。

  奈何,两个人就那么干站着,她固执的,两分钟过去了,两条细细的手臂撑在酒店前台的桌子上,低着头,愣是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高其楠又气又恼,气势汹汹的拿身份证啪在桌子上,待工作人员一边嘱咐顾北笙不能进房间一边办好手续,高其楠抄起房卡,泄愤似的紧紧的捉住顾北笙的手臂,几乎是拖行,将姑娘一路拖到房间。

  高高在上的大少爷,鲜少有生气的机会,和顾北笙认识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发现这姑娘倔的简直跟头牛一样。

  进屋,男人一个暴躁的甩手,小小的女孩重重跌落在柔软的大床边,因为男人力气太大,女孩小小的身子,甚至还在床上弹了一下。

  顾北笙从被高其楠一路拖着走,就已经受不了他了,现在还要被这么暴力的对待,对她而言根本就是折辱。

  她扶着床沿跳起来,两三步走到高其楠跟前,怒目圆睁,“你是不是有病?”

  看她碰到床上重重的摔了一跤,他明明手已经伸出去了,又见她很快坐稳,他不得不再次把手收回来。

  刚好在她扶着床沿转过脸,他的手规矩的放回口袋。

  高其楠冷着脸,“不是不说话吗,怎么,现在肯了?”

  顾北笙语噎,更觉得这男人真的有病,以前发现不了,因为这人装的一手好逼,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温文尔雅,比亲哥哥还好的脾气。

  “所以呢?”

  开口怎样,说话又怎样,能改变她讨厌他的事实,还是能让他撒在她心里的那些钉子消失。

  女孩瞪着眼睛,漂亮的柳眉倒竖,扎着辫子留海全部梳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中午的阳光正盛,光线穿透玻璃窗散落四处,女孩的额头好像会发光。

  有多久了,他没有再细细的看过女孩漂亮的小脸,这个连头发丝都精致无比的小女孩,因为照顾外婆,没有抹任何化妆品,大大的眼睛满满的疲惫。

  一瞬,高其楠觉得自己真像个傻子,她才二十三岁,比他小了整整四岁,跟她置气,至于吗?

  顾北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明明前一刻还在吵架,高其楠这个狗男人,真能做得出来,下一秒一个吻,稳稳地落在了她的脑门上。

  顾北笙呆了、傻了,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已经有女朋友了,还对她动手动脚,更重要的是,前一秒他们还在吵架。

  “神经病!”

  北笙摸着脑门后退,直到后脚跟绊上床脚,一个没防备,跌坐在软软的大床上。

  高其楠笑的像个变态的怪叔叔,一步步逼近,在顾北笙惊恐的眼神下,俯身,单手杵在床边,与呆愣的小女孩,近距离四目相对。

  “就这么乖乖听话,多好!”

  他们还像以前一样,他宠着她,她心里有他,听他的话,不好吗?

  “走开!”

  顾北笙皱眉,她是他的小狗吗,还乖乖听话,说什么鬼话呢!

  高其楠也不生气,不但没走开,反而故意做出臂力不够的样子,手肘一弯,整个人就那么实实落落的压在了顾北笙身上。

  顾北笙:“。。。。。”

  太无耻了,太无耻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无耻不要脸的高其楠,她十多年与他接触,一定是认识了一个假的高其楠。

  北笙手脚并用的推搡高其楠,小嘴巴巴不停,“高其楠,你起开,神经病啊,你是不是疯了。。。。。”

  她骂人的话,说来说去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高其楠这两天听多了,耳朵都腻了。

  他放任全部的力量到她身上,两个人额头贴近,睫毛交缠,呼吸已经分不出彼此。

  他舔舔上唇,女孩口中甜甜的气息对他致命的诱惑,他黑眸中的色彩加深,重重的吻在她香甜的唇上上。

  顾北笙这次真傻了,比刚才被他亲脑门还傻。

  多少年了,他们虽然以未婚夫妻相处,可那时候除了偶尔额头相碰,他在哄她睡觉之后,在她额头留下晚安吻,两个人从没有跨界半步,像今天这样亲昵的行为,更是从来没有过!

  ------题外话------

  来来来~和作者一起数落高其楠--神经病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