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五十六站:恶心死了

第五十六站:恶心死了


  被高其楠不按常理出牌的骚操作压制,顾北笙真真像个傻子一样,丢盔弃甲,完全忘记了还有反抗的权利。

  他吻的用力,长久的克制,她又预料之外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加美好无数倍。

  顾北笙瞪着眼睛,在他用力的吻落在下巴,移到脖颈,脖子被他咬了一口细细麻麻的痛了一下的时候,所有本我的情绪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滚开!”

  她双手推拒他的肩膀,双脚被压着不能动,膝盖略略能抬起,顶到他坚实的小腹上。

  在他停下动作,抬头看她的时候,抬起一手啪的招呼到他没有得到满足的脸颊上。

  “高其楠,你混蛋!”

  以前未婚夫妻,尚且没有做过的事情,他现在有新的女朋友了,对她做这种事,把她当成什么了?

  顾北笙这次真的是气急了,一巴掌都不能压抑她心里浓墨重彩的愤怒,在他耳光被她打蒙的间隙,她双脚用力把他踢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拿袖口狠劲地擦嘴,一边怒视男人。

  “你真恶心!”

  对前女友做这种事,是现女友不能满足他吗?

  高其楠从小到大没有被人拍过巴掌,窒愣之后也是滔天的怒火,不愿意就不愿意,求着他睡的女人多了去了,他稀罕?

  而且,她错就错在不该打他一巴掌,他的脸是谁都能碰的吗?

  高其楠随后从床上爬起来,两步压到顾北笙跟前,恶狠狠的眯着桃花眼,一只手捏住顾北笙的脸,让她正视自己。

  “你敢打我?”

  敢打他,还说他恶心,她顾北笙可是这么多年的第一个,“你说谁恶心?”

  顾北笙怕他什么,她打不过他还有大哥帮忙,顾家人被母亲教育的从不会仗势欺人,可也不会由着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不还手。

  “说的就是你!”顾北笙一点不示弱,“恶心死了!”

  手上力道收紧,高其楠快要给顾北笙气炸了,手上的一把子力气彰显了他炸毛的程度。

  顾北笙小脸被捏的通红,细皮嫩肉的,很痛!

  她抬手试图呼掉他的爪子,奈何弱女子的小力气,哪里能比得上男人一身蛮力。

  “放开!”脸被紧紧地捏着,顾北笙义正言辞的怒斥反映到外界,不过像是发威的小猫,徒有其表空无威慑力。

  “认错!”

  一起长到这么大,高其楠愿意给顾北笙机会,只要她马上认错。

  顾北笙笑死了,什么东西,她错了哪里?

  “我让我哥来给你认错,你说好不好啊?”

  算她顾北笙前些年眼睛长错了位置,竟没有看出来,对她事事顺着的其楠哥哥,居然还是个暴力狂。

  他的风度,他的教养,哪里去了,不过就是不喜欢她了而已,一个人前后的变化,就能这么大吗?

  高其楠一愣,也就这么一瞬,顾北笙重重的一巴掌呼到他的手臂上,大约也是顺势而为,他的爪子从她脸上掉了下来。

  顾北笙一秒也不想与他独处,推开他,小跑着出了房间。

  直到顾北笙离开两分钟,只听“嗵”的一声,高其楠重重的一拳打在书桌上,白皙的指骨,瞬间红紫连成片,蔓出血迹。

  他自认对顾北笙,除了在她生日宴上公开刘思羽的身份,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她。

  错都错了,他已经和刘思羽提了分手在弥补她,谁都无法动摇她高太太的身份,她都看不到吗,还想怎样?

  拿顾北顾吓唬他,没错,不只是他,就连现在掌管高家的大哥见到顾北顾,也要给他三分面子,他虽然和顾北顾是好兄弟,仍旧对他存有敬畏之心。

  但两个人感情的事,她不应该搬出第三个人。

  手背上血肉模糊,可见拳头的重量,他像是没有痛的感觉,一动不动,只深沉的眸底,风起云涌。

  她现在要玩,他就陪她玩!

  顾北笙跑出酒店,自知现在的状态,是万万不能去医院的,别说是外婆,大概连一早熟悉的小护士,看到她这样,都要问她一句,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多少年的感情了,高其楠说反悔就反悔,反悔也就罢了,她已经在慢慢舔舐伤口,不打扰他的新生活,向阳面对自己以后的生活。

  委屈了、难过了,躲在被窝里哭一哭,为了不对两家关系造成太大的影响,她甚至在家人面前,表现的那样无所谓,被甩了而已,没有关系,你们不用为难他!

  可他呢,非要践踏她的感情和自尊,一点一点撕碎曾经美好的假象,她做错什么了,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

  心里郁闷不开心,顾北笙沿路边擦眼泪,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漂亮姐姐!”

  一道熟悉的呼喊,顾北笙浑身一僵,等她反应过来要擦掉眼泪的时候,孟京童已经火车头似的抱住了她的大腿。

  “姐姐,你哭了,是坏叔叔又欺负你了吗?”

  孩子的童言童语,更加勾起了顾北笙的眼泪,明知道当着孩子的面,她应该做一个好的表率,可是眼泪非要掉下来,忍都忍不住啊!

  又欺负你了吗,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来,他坏的一次又一次欺负她。

  “姐姐~”孟京童仰着小脸,清澈的双瞳噙着满满的关心和认真:“不哭了,童童长大了保护你呀!”

  一声甜甜的姐姐,一句轻轻地根本不靠谱的承诺,却让顾北笙的心,一瞬间暖洋洋的。

  “没事了!”圆圆的杏眼还噙着泪水,她弯腰半蹲与孟京童平齐,“姐姐好了,不哭了,童童可不要像姐姐一样哦!”

  孟友冰牵着童童,孩子要去海底世界,还没进门看到了顾北笙,丢开他的手,以他从来没看到过的速度,冲到了女孩身边。

  这是,哭了?

  孟友冰毫无波澜的眼睛,眼尾翘了翘,哭的这么惨,是跟昨天把她丢在半路的那个男朋友,闹分手了吗?

  孟友冰无奈的刮了一下眉毛,那种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分手了不是好事吗,她哭什么?

  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女孩子!

  本来事不关己,孟友冰不打算撞出来,省的哭的人尴尬,看的人更尴尬。

  可眼睁睁看着她一脸眼泪还要告诉孩子,不要跟她一样,孟友冰吐口气,欠了她的。

  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刚洗过的新的,手帕上还有洗衣液薰衣草的清香。

  面无表情递到她眼前,女孩顶着两只红通通的眼睛抬头望他,惊讶的小模样简直莫名其妙,难道他还能让童童一个人跑出来不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