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六十一站:无妄之灾

第六十一站:无妄之灾


  “砰”的一声,灶台边沿的盘子落地,碰上坚硬的瓷砖,仿佛烟花,四散裂开。

  高其楠攸地松开刘思羽的小腰,往后两步,眸底风平浪静。

  “吃饭吧!”

  反观刘思羽,脸颊通红,整齐的发丝变得凌乱,小巧的嘴巴,红润如樱桃的颜色。

  女孩眼神迷乱,明显就是被撩起情欲的模样,再看男人,好像一切与他无关。

  仿佛兜头盖脸被浇了一盆冰水,刘思羽忽的转身,只有自己知道,抓着锅铲的双手,颤抖的犹如帕金森。

  高其楠摸着下巴,食指指尖在嘴唇上划了一圈,不同的味道和感觉,顾北笙更甜。

  高其楠拿出手机给发小发了条微信,他家搞房地产的,随便一个地方的房子,都比刘思羽现在住的这里,好上几十倍。

  安排好房子的事情,手机啪的一把反扣在餐桌上,修长的手指弹琴一样在手机后壳上弹跳,心思百转。

  刘思羽握着拳头,在厨房调整了好一会情绪,才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端菜上桌。

  “我在向阳小区给你留了套房子,钥匙下午送到医院,你们抓紧搬过去!”

  刘思羽夹在手中的筷子抖了一下,“不用了,我们在这里很好,是我爸留。。。。。”

  饱含感情的话被高其楠不耐烦的打断:“好什么好,没地儿停车,连个电梯都没有,哪里好!”

  刘思羽默默吃饭,没有吱声。

  见她乖巧温柔,对他不好的态度没有一点不好的情绪,高其楠从口袋掏出一张副卡,“你拿着用!”

  男人的愧疚和不好意思,往往都是通过给钱来表达的,特别像高其楠这种小少爷,道歉的话几乎与他绝缘的。

  刘思羽慢悠悠地放下碗筷:“我有工作,我不要!”

  高其楠皱眉,“听话!”

  一份几千块的破工作,他还不知道了,看她脸色,这两天照顾她妈大概也没睡好,拿着钱好好的做个护理,买点像样的衣服,把自己打扮漂亮了,才是正事。

  刘思羽低着头,声音很小,问高其楠:“其楠,你是想要包养我吗?”

  在她没有任性说分手之前,他也提过给自己副卡,她拒绝了他便尊重她的意思。

  前几个月,他送她贵重的品牌包,她虽然照单全收了,可那时候他的态度,从来都不是这样,让人感觉就是用钱打发她。

  他明明是对自己有心的,为什么才过了一天,什么都变了?

  因为顾北笙吗?还是因为她任性提了分手,他回过头就用钱来羞辱她?

  高其楠挑眉:“不愿意?”

  这个答案,倒是高其楠没有想过的,她这个家庭条件,靠自己下辈子也别想过上人上人的日子,怎么还不愿意呢?

  有点小小的遗憾,毕竟还是对自己有点吸引力的,不然他也不会蠢到把她带到顾北笙的生日宴上去。

  刘思羽顿时红了眼眶,她双手小心翼翼地覆上高其楠的手背,“我错了其楠,我不该任性和你说分手,你原谅我一次,我们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高其楠若有所思:“和以前一样?”

  怎么和以前一样,他和顾北笙能和以前一样吗?

  一定可以,所以她只能做情人,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

  没错,到了这个时候高其楠也一样自信的认为,顾北笙是他的!

  高其楠起身,“你自己想清楚!”

  言下之意清楚明白,他把主动权交给她,接受,他的房子和卡她留着,不接受,再也不见。

  渣男都是这样,表面上看给了你所有的选择权,其实让你退无可退,只能按照他给你的路,硬着头皮也要往下走,不接受,那便一拍两散。

  刘思羽哪里还有退路,在四个月受尽各大品牌专卖店的吹捧,享尽他的宠爱,接受医院的特殊待遇之后,她太明白有权有势的好处了。

  她今天早晨没事悄悄看了一下母亲的医药费和护工费,仅仅一天,已经是一个她们普通家庭望而却步的数字,再加上四个月内高其楠送她的那些包。

  分手,意味着这所有的一切,都将与自己无关,医药费护工费,她辛辛苦苦加班几个月,才能将将弥补一天的费用。

  刘思羽后悔的要命,可回过头高其楠真的对自己很坏,是他主动闯进她平静的生活,他主动表白介绍自己给所有的朋友认识,她提分手错了,可他没有一点挽留,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喜欢吗?

  “其楠!”

  高其楠说完该说的,抬屁股要走人,刘思羽两个箭步,从身后抱住了他。

  “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高其楠抿唇,原本他没想这么直白,刘思羽真的很不错,温柔的小家碧玉,看他的眼神充满崇敬,听话温顺懂事,可他亲了她,鼻腔里的气息,嘴巴里的滋味,不够让自己放弃所有只要她一个就够了。

  他转身,眉眼冷淡:“想明白了?”

  刘思羽红通通的鼻头和眼圈,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见他一点不曾松动和心软,她缓缓地道:“我爱你呀!”

  因为爱,所以她愿意,跟钱和房子没有关系。

  高其楠以为自己会高兴,内心却一览无遗的平铺直叙,他冷静的拍拍刘思羽的脸蛋,“乖~”

  像逗狗一样,这是他今天亲自留给刘思羽的最后一个字。

  刘思羽像一片没有重量的鸿毛,悠悠然跌落在地板上。

  他前后的态度太奇怪了,因为自己说分手他生气了?如果真的只是那样,他大可以不用安排母亲住院,不来找自己,时间长了,她也许便忘了曾经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像王子一样的他。

  可他没有。

  刘思羽瘫坐在地板上想了许久,顾北笙,这才是让他态度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原因。

  那天她妈妈住院她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和顾北笙马上到,结果她等了几个小时,他都没有来。

  她打电话说分手,他说对不起。

  没错,那时候尚且对她有抱歉有珍重,只是一个晚上,他却又回头找她,条件竟然是让她做他的情人,践踏她的自尊和感情,刘思羽想来想去,这一定是顾北笙的要求。

  刘思羽温善的眼睛转眼间挂上冰霜,既然他们拿自己的感情和人生当玩笑,她便与他们好好玩一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