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六十九站:狂热模式

第六十九站:狂热模式


  医院,又是在韩慧婕这样糟糕的状态下,着实不是聊天的好时机。

  事实上,就方才开口说的那句话,已经让她精疲力尽,胃里翻滚,又有点想要吐的感觉了。

  宋百鸣替她回答:“谢谢郑姨,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回头有机会我和慧婕再来探您,这就先走了!”

  郑奶奶挥手,“好,快回去吧!”

  三个问题,他只是捡了无关痛痒的最后一个,对前两个只字未提,郑奶奶明白了,韩慧婕病的不轻。

  轻轻一声叹息,郑奶奶自言自语:“好人怎么就多磨难呢?”

  像是问自己,又似乎质问老天。

  郑凉音安静帮母亲扶着轮椅,他们老邻居对话的时候,她默默无声,像是不存在一样。

  “妈,是谁啊?”

  待韩慧婕和宋百鸣离开,她才像是从冰冻中融化了一般,开口与母亲说话。

  郑奶奶又叹了口气:“以前的老邻居,两口子人实诚,感情又特别好,所以难免接触多一些。”

  那时候他们一个院子住了好多户,因为拆迁聚到了一块,人各有志,有合得来的,当然也有看不上眼的。

  宋百鸣这两口子,就属于非常入郑奶奶眼的那一类。

  郑凉音淡黑色的瞳眸收缩了一下,她现在对母亲的老邻居极度敏感,因为所记不错,宋一然就是当年一个院子里的孩子。

  “他们,姓什么呀?”

  郑奶奶眯起眼,回头上下打量女儿:“别套我话,有话直说!”

  郑凉音:“他们,是宋一然的父母?”

  得到母亲确定的答案,郑凉音原本对宋一然和顾北顾交往的不赞同,在心里加上更大的一个叉。

  碰到这种事,郑奶奶下楼晒太阳的心情顿时少了一多半。

  “回去吧,推我在窗户边晒晒太阳就行了!”

  其实是知道,女儿一定想方设法查到韩慧婕的病情,她对此也有好奇,因为只有知道的详细了,才能决定要不要给大孙子知会一声。

  果然,郑奶奶找借口让郑凉音出去,郑凉音不负众望,没有一个小时,带着郑奶奶想知道的消息,再次回到病房。

  只是,她回来就拉着一张脸,气冲冲的脸好像要冒烟,坐下第一句话就是:“妈,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喜欢宋一然,她和顾北顾交往,我坚决反对!”

  这时候了,郑奶奶还能笑得出来,说:“说什么浑话呢,你以为现在是六七十年代,孩子的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你反对,说多少反对不顶你儿子一句喜欢,宋一然又不是个坏孩子,惹孩子那个讨厌做什么?

  郑凉音仿佛要炸毛,“乳腺癌很大可能会遗传的,顾北顾愚蠢,难道我们当长辈的,要看着他犯傻?”

  郑奶奶耳朵疼,被她激动的言辞吵的脑瓜子也疼,她皱了下眉头:“你小声点,先别那么激动好吗?”

  真是对这个女儿无可奈何,怎么提起宋一然,她像是整个儿换了一个人似的。

  郑凉音:“我能不激动吗,我要眼睁睁看着我儿子娶一个会得癌症的女人,我不激动,我怎么配让他们叫我一声妈?”

  郑奶奶不高兴了。

  “我也是癌症,你现在已经荒谬到连得病都要歧视的地步了吗?”

  郑凉音一震,一下声音变小了很多:“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郑奶奶一脸严肃:“我不管你什么意思,顾北顾要找谁谈恋爱结婚,你以后不许插手!”

  好话说尽,这个固执的女儿非得不听,郑奶奶不得不严词命令了。

  也不想想,她快要死的人了,她以后的人生除了两个孩子还有什么可凭仗的,因为一个微乎其微可能遗传的概率,因为想象当中可能不会幸福的猜测,她非得蹦的老高反对儿子的婚事。

  万一呢,儿子和她翻脸,那她以后老了,孤苦无依还能靠谁?

  当妈的拳拳之心,无论孩子多大年龄,都是自己本能中第一个保护的对象。

  “妈!”郑凉音苦着脸,别人不理解她就算了,连母亲也一点余地都不给她留,“你怎么能这样?”

  郑奶奶气笑了,疼爱的命令:“听话!”

  郑凉音眼泪在眼圈打转,她一句话不说,独自跑了出去。

  郑奶奶又是一声深深地叹息,这把年纪了还要操这份心,人果然一生下来就是来受苦的,没跑了。

  郑凉音跑出住院部,一路跑到医院的小花园。

  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她一屁股坐在花园的石头凳子上。

  怎么想,宋一然都不是嫁给顾北顾好的人选,郑凉音在脑海当中搜了一圈,与其是宋一然,还不如是韩莎莎。

  韩莎莎首先年龄比宋一然小,以前因为觉得她被父母溺爱,小女孩心性不够稳重,也太过娇气,现在拿来与宋一然比,韩莎莎好像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至少从小优渥的家庭条件没让她受过苦,不会眼皮子浅,也不会太活泛让人觉得想法很多。

  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健康康,和顾北顾类似的家庭背景,也不会让两个人婚后从根本上产生分歧。

  郑凉音想了许久,微风吹过,带着初夏潮热的气息扑在脸上,沥出面容上薄薄的一层汗。

  她拿纸巾轻轻地点了几下,一个从未拨过的电话号码拨出,一首流行歌的旋律,骤然在耳边响起。

  郑凉音兀的开始紧张,捏着手机,指尖拢了又拢。

  一首歌响了二十几秒,仍然没有被接通,郑凉音刚想挂掉,那边传来韩莎莎明朗的声音。

  “阿姨,您找我?”

  韩莎莎正和一帮朋友在夜店嗨,接到郑凉音的电话,手机差点没从手上飞出去。

  未免惹了这个古板的老阿姨讨厌,韩莎莎连忙跑到隔音超级好的洗手间,关上门外面一切喧哗被严丝密缝的隔绝,现在她说自己在家,郑凉音都不会起疑。

  郑凉音也不跟她兜圈子,“我和你郑奶奶这段时间留在Z市,你听说了吧?”

  像郑凉音这种不会迂回,不善兜圈子的人,在有钱的贵妇圈里,既是奇葩,又显得难得可贵。

  韩莎莎点头,怎么没有,她妈说,郑凉音都快成圈子里的笑话了,又不是花不起那个钱没有更好的资源,老母亲病了,没有她那么做的,非要带回医疗条件更差的小城市,不愧是小门小户的破落户,做事忒不大气。

  她妈妈还教育她,该花的钱百万千万你别心疼,该充面子的时候,即便是打水漂,该砸的钱一分也不能少。

  她妈还说,钱算什么,你不花我不花,总有一天被外面的小妖精惦记上,所以花钱绝对不能手软,你花的越快,有本事的男人,才能金山银山钻石矿产一样不落的给你往家搬。

  韩莎莎从小就和她妈妈亲近,她说过的话,她一直言听计从。

  所以这几年因为喜欢顾北顾而对郑凉音的畏惧,因为这一次她小家子气的办事风格,已经消的差不多了。

  “周末你能跟北顾来一趟吗,我找你有点事!”

  韩莎莎二十五岁,并不是一张白纸的小姑娘,眼珠一转,跑一趟就跑一趟,若是能跟郑凉音达成共识,顾北顾变成她老公,还会远吗?

  “好的阿姨!”

  挂掉电话,韩莎莎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补好妆,出去之前给她母亲发微信,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郑凉音找她的原话。

  还问母亲,她答应了,做的对不对?

  韩妈妈打了一天牌,刚回来没多久,看到女儿的信息,妆容精致的眉尾惊喜的跳了跳。

  郑凉音不是个好的亲家人选,不可否认顾北顾是好女婿的人选,瑕不掩瑜,韩妈妈告诉女儿:“做的好,加油!”

  如此这般,因为郑凉音的一个电话,韩家母女开启了把顾北顾变成自家人的狂热模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