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七十站:他的小姑娘

第七十站:他的小姑娘


  当晚,工作上有个实在无法推掉的应酬,顾北顾亲自去应付了一圈,等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一手疲惫的抽掉领带,衬衣解开几个扣子,才要拿家居服出来换上,郑奶奶给他发微信,告诉了他宋一然妈妈的病情,还说今天只见到宋百鸣和韩慧婕,看样子宋一然不知情,说要不要告诉她,他自己看着办。

  所有的动作僵停,被风吹过微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消减了往日里的严肃,他退到床边坐下,心一抽一抽翻着酸涩和滚烫的疼痛。

  即便知道外婆重病的时候,善良的她一样会感到难过,如果现在让她知道了她妈妈的病症,他的小姑娘,该难过成什么样啊?

  顾北顾不敢往下想。

  起身,顾北顾推开阳台的玻璃门,初夏的晚风无比的让人感觉舒适,他将目光送到遥远的夜景。

  罢了,既然父母都选择不告诉她,自然有他们深层的道理,他在这段时间更好的照顾她,才是目前当紧的事儿。

  一杯热茶,风中已然变的微凉,顾北顾轻抿一口,手边手机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

  预感这个信息会让自己开心,拿起来一看,果然,是他的小姑娘。

  宋一然:“大佬,你的笔筒做好了呦,要不要先看一看?”

  “先说好,会吓一跳哦!”

  好看的出乎宋一然的预料,颜色鲜明,原本以为会女气的动物小可爱,放在浅黑的底色上,比自己想的好看许多许多倍。

  顾北顾:“好看?”

  宋一然这次直接上图,一只圆形的笔筒,中间一只粉嫩且红脸的小猫,上下各两圈符号的线条。

  “大体还是满意的~”

  宋一然做过的小东西挺多,因为一向在自己的欣赏水平范畴打转,第一次有人事无巨细,从绘画阶段开始搭配颜色和图案,所以做出来,才会让宋一然首先觉得惊喜。

  顾北顾万分赞同:“嗯,很好看!”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飞到她的身边,无论任何事情,都陪她一起。

  宋一然起来直直腰,大功告成,她要洗澡睡觉了。

  顾北顾:“这两天过得开心吗?”

  宋一然:“挺好的呀~”

  无论工作还是家里,都一如往常,没有突发状况,也没有自己处理不了的事。

  果然,她什么都不知道,也难为那对父母,可以做的如此滴水不漏,即便被所有人知道,他们也有办法瞒住女儿。

  顾北顾:“早点休息,晚安~”

  宋一然刚想说晚安,突然想到顾北笙,打字没有说话来的快,宋一然连忙又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对了大佬,周四我妈叫我去新区家里住,明天一天我只能画出一个图,送笙笙的礼物要延期了,我怎么告诉她,她才不生气呀~”

  宋一然其实挺害怕这种的,她喜欢言而有信,也一直以此为标尺来约束自己的言行,自然,能成为她的朋友,肯定很多观念都是相通的。

  顾北顾回她:“笙笙不会介意时间,能想到送她礼物这件事,便足够让她开心了!”

  顾北顾的声音,真的像长在宋一然这个声控喜好上的,每回听他说话,指尖、心上,麻酥酥的似乎被电流激了一下。

  宋一然将手机背面贴在脸上,两只手捧着脸颊降温,今年这个夏天看来有的受了,才六月刚过中旬,已经热得不行不行了。

  宋一然:“知道了,大佬晚安!”

  匆匆说完这句,仿佛手机是让自己发烫的罪魁祸首,宋一然随手把它丢开,一个箭步冲进洗澡间。

  ==

  转眼周四,下班宋一然在办公室耽误了一阵,蔡蔡让她帮忙检查表格上的数据,她这边管理的几个仓库,库存和领物表格,差了十台影印机,五十台电脑。

  公司办公用品,都是各部门统一打申购单,她们行政部门统一采购,然后三方签字才能下发各部门。

  正常情况不会在这个过程中出问题,每次东西来的虽然很杂,但数量不是特别多,现场清点之后都不会出错。

  然后,让宋一然万万没想到,在帮蔡蔡清数据的时候,她还真就在这个过程出了纰漏。

  宋一然指出问题,像平常一样拍了拍蔡蔡的肩膀,“妹妹,细心一点哦~”

  这种数量问题,跟业务技能原本无关,只是一个工作态度的问题,所以宋一然由此一说,谁知转了个脸,就见蔡蔡变了脸色。

  宋一然:“。。。。。。。”

  还没理清楚,到底是自己话重了,还是拍人家一下手重了?

  不过话说,好像自从周一卖了这妹妹一个包,这几天在办公室,最爱找她说话的人,鲜少往她办公桌前凑,好几次她休息抬起头,倒是看见她和王朝阳凑在一起。

  宋一然摇摇头,“没事先走了,再见!”

  蔡蔡没有说话,像一个赌气的小孩。

  宋一然心头不妙的那点感觉,更加强烈了一点。

  之后,宋一然在回家的路上,接到王朝阳语气不满类似指责的电话,好像大冬天兜头被泼了一盆凉水,浑身一个激灵,支棱着满身的恶寒。

  王朝阳:“宋一然,你别总仗着来公司时间长,对别人的工作指手画脚的!”

  宋一然:“。。。。。。。”

  惊讶之余,她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捏的软柿子,冷声反问王朝阳:“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你了?”

  王朝阳:“蔡蔡年纪小,办公室谁还不是对她多关照几分,怎么才请你帮个忙,你就又是打击又是嫌弃了?”

  宋一然:“。。。。。。。”

  总算理顺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虽然有点生气,可总算心头不妙的感觉有人答疑解惑了,也算变相的好事。

  她掷地有声:“我没有做过!”

  至于他相信不相信,不是她该想的问题,宋一然挂断电话,懒得理他。

  而有些人,你越是无视,他越是能折腾出来你更多的不对,无论造谣还是偏激,终归是能让你恶心一阵子的。

  王朝阳被挂了电话,气的爆粗口:“什么东西,只准你说别人,别人还说不得你一言半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