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七十三站:大佬生气了(一)

第七十三站:大佬生气了(一)


  韩莎莎应该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毕竟自己带着懿旨来的。

  “为什么?”

  韩莎莎气绝:“你车上又没别人,缺我一个座位吗?”

  顾北顾冷淡抬眼:“车上位置多,但暂时没有你的!”

  韩莎莎:“。。。。。。。”

  “顾哥哥,你要不要这么绝情,郑奶奶小时候没少对我好,我去看看她,即便郑阿姨不说,我也这么打算的,你什么意思,非要这样羞辱我?”

  顾北顾默不作声,对自己的决定,没有反悔更没有想要收回的打算。

  韩莎莎气的快要哭了:“顾哥哥,你太过分了,什么叫车上有位置就是不载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做错什么了,只是让你顺路载我,没有你我也可以自己开车,你以为被你冷脸吓唬一下,我连郑奶奶也不去看了吗?”

  太小看她了,懿旨不好用,她还不能打亲情牌了,郑奶奶快死的人了,想见她一面如果都被他这个当孙子的阻挠,她觉得顾北顾肯定不会那么做。

  顾北顾心硬如铁,韩莎莎其实没有说服他。

  外婆喜欢年轻人没有错,可太吵闹一来不适合她目前状况,二来让她知道了母亲和韩莎莎的盘算,估计要生气。

  “哥,可以走了吗?”

  顾北笙部门来了新同事,可以提前下班聚餐,北笙要回Z市,跟大家做好解释,就上楼找顾北顾了。

  “笙笙,你看看你哥,我说要去Z市看看外婆,他车上空的,就是不肯载我!”

  韩莎莎仿佛找到了强有力的同盟军,顾北笙一上来,她就拉着她告状。

  顾北笙看一眼大哥,她其实不排斥,外婆喜欢看他们这些年轻人玩,多一个人对他们的行程也无碍,只是不清楚大哥怎么想的,顾北笙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笙笙,你们若真的不载我,我便自己开车去了,到时候走错路还得你们接,可说好了啊?”

  顾北笙被说动了,“哥,一起吧!”

  反正她肯定要去的,一起和分开好像也没什么差。

  顾北顾疲惫的揉揉眉心,没再开口。

  而他的不言语,某种程度就代表不反对。

  韩莎莎高兴坏了,拉着顾北笙率先下楼。

  顾北笙和韩莎莎相差两岁,小时候一起玩过,后来因为韩莎莎出国留学,断了一阵子联系,再后来,因为各自喜欢的圈子不同,相约的机会便少了。

  两个年轻相仿的女孩,挽着手等在车库的出口,没有两分钟,顾北顾常开的那辆黑色轿车驶出。

  顾北笙迈开一脚,刚准备打开后座门,叫韩莎莎一起坐进去,两个人一路还可以说说话什么的,韩莎莎已经在她眼前拉开了副驾的门。

  “笙笙,我有点晕车,坐前面会好一点。”

  顾北笙淡淡地笑笑:“嗯!”

  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服吧,之前和然然姐,她每次都照顾她,一起坐在后座聊天。

  都是女生,她还以为自己和韩莎莎有这个共识。

  顾北顾顶着一张死人脸,表情看不出多余变化,倒是让韩莎莎产生了醉人的理解,他对副驾是她,没有意见。

  韩莎莎乐了。

  副驾被称为女友专座,什么意义还不是明摆着的。

  车子启动,韩莎莎似乎忘了还有顾北笙这么一号帮她上了这车的人,一路巴巴不停,找各种奇奇怪怪的话题只和顾北顾说。

  顾北顾呢,还是那张死人脸,无论她说什么,怎么说,有趣的还是无聊的,他始终那一个表情。

  韩莎莎说的热闹非凡,他却连广播或者音乐都没有开一个,似乎老僧入定了,根本听不到别人在讲话。

  如果一开始,韩莎莎以为这是对她的尊重,让她不受干预说话,那么讲了半个小时,对方不但没有任何回应,连细微情绪变化都没有的时候,韩莎莎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人家根本拿她当空气的,被无视了个透透的!!

  韩莎莎:“。。。。。。。”

  气成河豚又如何,根本没人会在意的。

  韩莎莎一时委屈的不行,转头看见顾北笙的包,嫌弃道:“笙笙,你这个包不好看!”

  什么眼光,不知道从哪里淘来这么个便宜货,有钱人谁喜欢背帆布包,不会跟她那个穷酸妈一样,舍不得花钱吧?

  “我送你一个,我家里很多,当季各大品牌,你看中哪个款,我都可以送你!”

  韩莎莎难得大方一次,却拍马腚拍到了马腿上。

  因为那个包,是宋一然送给顾北笙的。

  顾北笙冷笑:“不了,我很喜欢这个,短时间不打算换!”

  对韩莎莎原本还有点好感的,从她钻头觅缝一样抢副驾开始,上车只顾着勾搭大哥对她不理不睬,那点儿时积攒的好感,像大火燃烧之后的灰烬,风一吹,消失的干干净净。

  韩莎莎更是无比委屈,“笙笙,你别这样,一个包而已,我们姐妹没必要计较这些的!”

  她以为顾北笙不好意思收,之前哪次聚会,她还听高其楠提过一嘴,顾北笙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名牌包,所以就这么收集的,背一个破布包出门,不嫌给她家丢脸啊。

  顾北笙真是够了她的自以为是:“我想要什么,你以为我哥会短了我的?”

  拿一个破包恶心她,以为她好欺负吗?

  韩莎莎余光瞥了顾北顾一眼,他面色终于变了,不过却是越来越冷。

  韩莎莎打了一个突,她绝不怀疑,如果不是在高速上,顾北顾可能会让她下车。

  韩莎莎尬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笙笙你看看你,总是误会我!”

  顾北笙一直到下高速,都没有再跟韩莎莎说过半句话。

  “你住哪儿?”

  下了高速,顾北笙不得不开口,总不能指望被韩莎莎觊觎的大哥主动问她,她可舍不得。

  再说了,还有然然姐呢,一开始带上韩莎莎,不知道她对大哥还有那份心思,现在知道了,当然要帮然然姐清退一切可能情敌,不能让她们有一星半点儿的可乘之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