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七十五站:你重要

第七十五站:你重要


  你怎么来了?

  这句话简直一把刀稳稳地戳进顾北顾的胸口。

  他怎么来了,媳妇儿都快被别人撩走了,他不来,他不来能行吗?

  宋一然笑笑上前:“怎么没有提前说一下?”

  她娇俏而红红的脸颊,好像对他无情的嘲讽,她淡淡的微笑似乎拔出的那把刀又再次捅进去。

  顾北顾就快要酸成河的时候,无知的女孩终于及时补救,避免了让男人血流而亡,倒在自己酸出的那条长河上。

  顾北顾冷着脸,语气不受控制,这种状况之下,没法好的,吃过飞醋的人都懂。

  “他是谁?”

  认识以来,从未被冷漠对待的宋一然,好像被吓到了,楞楞地看着他。

  他脸上的表情太冷了,投射到记忆中,这应该才是大佬原本的模样,之前对她很好,以至于她都忘了,大佬应该是不那么好说话的样子才对。

  “我。。。。。。我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

  她怯怯的实话实说,谁知道他表情非但没变好,反而更差,脸更冷了,连潮热的空气都似乎刮起了一阵阴风。

  顾北顾:“相亲比我重要?”

  眸底女孩子的表情可以算得上惊吓了,顾北顾不得不临时补充:“让我在这里空等!”

  肉眼可见,宋一然松了一口气。

  顾北顾口腔发苦,怀疑空中有黄连的因子,风吃多了导致的。

  宋一然被冰得够呛,伸手,小心翼翼地扯了扯顾北顾的袖口:“我不知道你会来嘛,要是知道。。。。。。。”

  “要知道会怎样?”

  他似乎没耐心听她说完,抓住重点将自己想知道的先问出来。

  宋一然眨了眨眼睛,表情那么理所当然,顾北顾差点就当场表演感动。

  “当然会提前回来呀!”

  一次被迫无奈的相亲,哪有朋友来的重要。

  朋友。。。。。。吗?

  宋一然懦懦的抬头,眼缝中小心地多看了顾北顾好几眼。

  夜风中天人一样的男人,柔和的灯光下,脸冷着也不失英俊,宋一然为自己刚才脑海当中一闪而逝的影子忏悔,朋友之仙姿不可亵渎,他可不是你可以随便怎样想都可以的人。

  宋一然,要镇定!

  顾北顾被取悦,在她脑门拍了拍,仿佛这样可以赶走徐大宝留在她脑子里的记忆,也方便清洗眼睛刚才看过的画面。

  “我还没吃饭!”

  冷漠的声音仿佛有冰冷的委屈,宋一然心下更觉得愧疚。

  没错,对比之下,和相亲对象一顿饱餐的她,竟然从内心深处涌出无数对顾北顾的抱歉。

  宋一然:“你想吃什么,我陪你!”

  像一个错了就要想方设法弥补的孩子,她仰着脸,月色和灯光衬托下,小脸白净透着温柔的暖光。

  顾北顾忍了忍,没忍住,伸手戳了一下她精致却不失手感的脸颊。

  “你给我做!”

  一碗白面条也行,他只是想要她陪他,吃什么不重要。

  宋一然没多想就点头,“但是冰箱里只有面条和鸡蛋,只能吃鸡蛋面了,可以吗?”

  很朴素很家常的味道,他昂贵的味蕾,是不是能接受?

  如果他还想吃别的,旁边就有蔬菜超市来的,他们可以过去买一点再回去。

  顾北顾抓起她的袖口转身,用行动告诉她:“当然可以!”

  宋一然感觉自己好像同手同脚了,从大佬抓起她的袖口,指尖若有似无刮过她掌心的那一刻开始。

  他是因为太饿了着急,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做什么对吗?

  对,就是这样,两个人也认识有段时间了,她看的非常明白,顾北顾是一个教养良好,很有风度的男人,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些没有名堂的事儿。

  想通了,防备便随之松懈。

  防备松了,顾北顾来的更勤快,对她而言似乎也变的再正常不过了。

  “大佬,你吃辣椒的吗?”

  鸡蛋面不放辣椒才是原汁原味,不过若是他想吃辣,刚才宋一然看冰箱,里面有老爸提前炒好,剩下的大半碗羊肉臊子和几个新萝卜,够她做好几碗臊子面了。

  顾北顾无所谓,他对吃的很随意,只要能入口,是甜是咸是辣是酸,咽下去就好了。

  “都可以!”

  这就有点为难做饭的人了,没有被要求的厨师宋一然,表示自己有点纠结。

  到底是原汁原味鸡蛋面好呢,还是羊肉臊子面好呢?

  这是个问题!

  顾北顾:“普通鸡蛋面就行!”

  大概看出了她短暂的纠结,他不知何时已经从餐桌前走了过来,一开口说话,呼吸声被放大在宋一然耳边,清晰可闻。

  宋一然手一抖,还好手仍旧停在冰箱,所以只是掌心一颗土豆,一骨碌滚到了冰箱最里面。

  宋一然拿鸡蛋拿青菜拿面条,用忙碌遮掩方才一时的失态。

  “好啊,大佬你去客厅喝水,好了我叫你!”

  顾北顾挑眉,“我不渴!”

  宋一然:“。。。。。。。。”

  套话啊大哥,我只是想要你离开,别影响我做面好吗?

  拿好需要的东西,宋一然回头,顾北顾离她很近,一个转身,两张脸的距离不到十公分。

  宋一然微微颤了一下,忽然一脸的阳光四射:“那。。。。。你坐那儿,等我一下!”

  她指了指餐桌旁的椅子,笑容夸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隐藏内心深处隐隐激荡的心跳。

  顾北顾:“我想帮忙!”

  做饭他不拿手,可是洗菜择菜,他都是可以的。

  宋一然瞬间的笑容,真诚了一些。

  她扬扬手中的鸡蛋和青菜,“就这么几根青菜,哪里需要帮忙!”

  话落,一头钻进厨房,拿锅煮水,等水开然后下面条。

  顾北顾跟在她身后进厨房,她已经把青菜顺手放进水池,他弯腰,三根绿油油的青菜,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间穿梭,仿佛一副绝美的图画。

  宋一然看着看着就愣了。

  顾北顾洗完菜转身,看见的就是女孩傻乎乎的样子,明明只是发愣,在他眼中却鲜活可爱的要命。

  灶台上的热水在锅里翻滚,他分明可以绕过,但他没有,而是长臂从她腰侧掠过,拿掉被热气轰出许多细小水煮的玻璃锅盖。

  “洗好了,还有,锅开了!”

  宋一然耳边,他温淡低沉的声音闪出,耳朵里像是炸然响起了烟花燃烧噼噼啪啪的声音。

  女孩几乎要表演一个原地跳高,手忙脚乱的转身,停了三秒,才知道应该拿面条,可以下面了。

  顾北顾松快的收回胳膊,背靠餐厅和厨房的玻璃隔断,微微眯眼,看着她煮面。

  平常一同容纳家里三个人没有任何问题的厨房,突然好像变小了,拥挤、局促,宋一然感觉自己仿佛被闷出了心脏病,心跳的速度超出了常规太多太多。。。。。。

  她伸手扯开厨房的窗户,夏夜的微风卷起面汤锅里的热气,一起朝她扑面而来,白雾瞬间朦胧了她的双眼,她微微侧脸避开,然后余光扫见长身而立的顾北顾。

  宋一然连忙回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放调料,打荷包蛋,放青菜。。。。。。

  只有自己知道,后背如芒,早都已经燥热整片。

  不过还好,鸡蛋面用不了多久便好了,不然她今天能搞出一个因煮面而湿透衣衫尬的一逼的现场直播。

  宋一然拿碗盛面,放在灶台上,强撑正常转身,微笑:“可以开饭了,是不是饿坏了?”

  顾北顾答非所问,眼尾的笑似乎畅快,又好像充满某种算计。

  他问她:“很热吗?”

  不等她回答,他手里一方淡香的纸巾,一点一点掠过她流汗的额头和脸颊。

  宋一然觉得,这个闷出来的心脏病好不了了,开窗也不管用,心跳失序,俨然快要从口腔里蹦出来了似的。

  宋一然吞了吞口水:“大佬,我自己来吧!”

  说话间,从他手中抢夺般的将纸巾抽过来。

  顾北顾莞尔,冷漠的眉眼被风吹淡,干净的笑容让一刻的风,仿佛都暂停了。

  他不再逗她,自己端了面条到餐厅去吃饭。

  宋一然背对他,拿纸巾快速高频的扇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杂乱无章的心跳,似乎方好了那么一点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