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七十七站:我儿子的女朋友(二更)

第七十七站:我儿子的女朋友(二更)


  宋一然深吸一口,虽是在医院,但院子里绿化搞得好,并不会让人呼吸间满鼻子的消毒水气味。

  宋一然快走两步上前,一张春分般温暖的笑脸:“阿姨,您找我?”

  郑凉音略微攥着的眉头更加严防死守,“医院这个地方,能让你感到快乐?”

  她客套乖巧的笑脸,俨然已经碍了她的眼。

  宋一然心下一突,茫然收回全部的表情:“对不起!”

  郑凉音淡漠转身,“跟我上去一趟,有点事需要当面让你看清楚。”

  宋一然:“好!”

  虽然全身上下都是失落和被针对的懊恼,但该做的,替长辈按电梯,让她先进去,自己站在控制板前面,到站后按停电梯让她先出去,所有自己应当的,或者力所能及的事儿,她不会因为心情差而少做任何一件。

  但是这些看在郑凉音眼中,不但没有对她看法的任何改变,反而觉得这女孩讨好型人格,心机重,若是能藏一辈子固然好,若是三天两头,娶了她,家里绝对翻天覆地。

  宋一然乖巧的跟着郑凉音,直到郑奶奶病房门口,她停住脚步,宋一然跟着停下,一切静待她安排。

  郑凉音往前两步,但她没有开门,而是视线落在病房门的小玻璃窗户上。

  屋里只有韩莎莎和郑奶奶,郑奶奶半躺,韩莎莎坐在病床旁边,应该说了什么,郑奶奶慈眉善目的脸,含着一点笑意。

  郑凉音很满意,招手让宋一然过来。

  “你过来,看见那个女孩了吗?”

  宋一然继续往前凑了凑,窗户里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脸和五官都是现下最流行的款式,只是精致归精致,可惜没有太大的辨识度。

  宋一然点头,在郑奶奶的病房,应该就是她家亲戚了,更加不明白,她今天找她的目的,难道就因为这个女孩儿吗?

  她不用在各种猜测,因为郑凉音下一秒给出了她正确答案。

  “她叫韩莎莎,C市韩家的千金,我儿子的女朋友,我看中的儿媳妇!”

  重磅消息一个接一个,宋一然还没有消化第一句,下一句兜头砸过来,险些把她给砸蒙了。

  她呆呆的侧脸,脸色有一点点苍白:“阿姨,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郑凉音避开病房,带着宋一然一直走到电梯厅,方才开口:“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为什么脸白了,又是不是心慌心乱了,我就是要告诉你,顾北顾,已经有了要结婚的对象,你心慌心乱也只能这样,以你的家事和学识,没有权利亦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事!”

  宋一然连手指尖都在抖,她愣着,然后惨然一笑:“阿姨,我想你搞错了!”

  即便心疼,也是直到这一刻,宋一然才恍然醒悟,原来自己对顾北顾,真的有超出朋友之外的情谊。

  不过可惜,这段情来的悄无声息,去的更快。

  “我和您儿子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大老板,我是小员工,也永远不可能扯上您想的那种关系。”

  郑凉音想说,那最好,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只是,话还含在口中,就被宋一然打断了。

  已经够了,就算喜欢过顾北顾,他很优秀,她喜欢他很正常,但这些都不是郑凉音继续羞辱她的理由。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不再给郑凉音任何开口的机会,她几乎是逃命一般,从楼梯间出去,一口气下了三层楼,方才双手放在楼梯扶手上,沉重的呼气,再吸气。

  有点痛,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捏住、松开、再捏紧、再松开,这么周而往复,一抽一抽的难过,二十九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真的痛,很痛。

  顾北顾,这段在光阴中未曾察觉的暗暗喜欢,等发现,他们已然变成两条再也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宋一然拿出手机,想要删掉顾北顾所有的联系方式,既然已经有了要结婚的女朋友,为什么还要一而再三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搅乱她自由自在平静的安排。

  终归没舍得,骨子里她其实想要他的一句解释。

  哪怕,他给她的是一句:宋一然,你自作多情!

  到那时,只当自己蠢蠢欲动的初恋喂了狗,好过现在,想要决绝,莫名感觉差了点什么。

  宋一然不快又烦躁,一早没有吃一口东西,又被别人按着头羞辱了一遍,没有胃病,胃都要疼了。

  她给林苗苗打电话,这种时候最适合与好朋友吐槽了,她不来,她一定与她绝交。

  ==

  天清气朗的明媚周末,对上班族简直人生难得的享受,一大早起床,原本心情不错,林苗苗还计划,中午家里不做饭了,和老公带公婆一起到外面。

  逛逛街,买买东西,如果他们喜欢,也可以一块看场电影。

  想的多好都是在婆婆没有发现熊哲倒掉那碗补药的前提下。

  林苗苗家,婆婆和往常一般,起了个大早,给一家人做早餐,平时上班也就算了,像周末,林苗苗让熊哲劝了好几次,不用起大早准备早餐。

  奈何固执的老太太听不进去,没法,林苗苗准备起床,虽然做饭不精通,但搭把手还是可以的。

  熊哲听她那么说,伸手把她按在床上,自己昨晚加班到十二点,还困的迷迷糊糊,不过疼老婆是本能,即便脑袋不清醒,本能也会让他那么做的。

  “你再睡会,我去看看。”

  熊哲利落的换好衣服,正要出门,外面好大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林苗苗哪里还能睡,起床换衣服的功夫,熊哲已经又从外面进屋,“你待着,先别出去!”

  才起床,林苗苗的声音含含糊糊的温柔:“怎么了?”

  熊哲暗暗的叹了口气:“昨天那碗药,让妈发现了。”

  林苗苗:“。。。。。。。”

  不怪刚才好像碗打碎在地上的声音,也不知道老太太因为太惊讶碗不小心掉地上了,还是因为生气,给她和熊哲使脸色呢。

  熊哲说自己不用管,林苗苗却不能真的那么做,日子磕磕绊绊也得过下去,随便碰上点事就只想着躲,算怎么回事。

  ------题外话------

  有三更,12:30~谢谢订阅的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