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七十八站:家务事(三更)

第七十八站:家务事(三更)


  熊哲知道拦不住,和林苗苗打商量:“她性格就那样,总爱说人两句,你。。。。。。”

  想说:听听就算了,可千万别跟她计较上了。

  但不知怎么开口,善良寡言的男人,太爱老婆,并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

  林苗苗哪有不懂的道理,婆婆来家里一个多礼拜,她爱说更爱观察,每一句话说出口,都一定会看其他人的脸色。

  一度,林苗苗以为她是在意儿子的想法,后来才发现是看她的脸色,若是她哪天上班太累了回家,她一准除了送吃送喝,一句话不多说。

  说实话林苗苗不喜欢这样,感觉压抑。

  但没办法,老两口从镇上大老远的来了,还能让他们不住几天就回去吗?

  林苗苗抿唇:“大熊,你不必这样!”

  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既然现在都被发现了,就照自己想的说出来一家人聊聊,不然在家也要坑蒙拐骗,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熊哲牵了她的手:“我知道了!”

  小两口一起走到客厅,老两口面色严肃,应该是苗苗婆婆发现了辛辛苦苦熬的汤药被媳妇倒了,觉得事情太大,把苗苗公公也叫出来了。

  熊哲拉着苗苗在侧边的沙发坐下,他自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父母对面。

  “爸,妈,药是我倒掉的,都是我的主意,因为我看那药实在太苦了,苗苗受罪,就自己做主倒了!”

  熊哲爸妈还未开口,熊哲自己先招了,反正无论任何事都是他的错,林苗苗都是听他的。

  他们要气要怨,都冲着他来就好了。

  林苗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其实只在熊哲面前抱怨了一次,他听了进去,后来必须在婆婆紧盯之下喝完的药,被他端到了卧室自己喝,再过一天,药直接被他端出去倒了。

  他给她说:“有没有孩子靠缘分的,吃药管什么用,咱不吃了。”

  林苗苗以为他真的那么想,现在看来并不是,他是觉得药太苦了,她受罪,所以才那么安慰自己,好让不吃药变得理所当然。

  这个傻子!

  熊哲妈反问林苗苗:“苗苗,是这样吗,都是大熊的主意?”

  林苗苗怎么回答,这是诛心,是,都是你儿子,你去找他什么也别问我我不知道;不是,是我自己不乐意,引发家庭世界大战。

  怎么回答都讨不到好。

  熊哲又说:“妈,你别逼她,她在家都听我的,我说不吃就不吃,她就是没发表意见罢了!”

  熊哲妈气坏了,任谁的心血被浪费,都会受不了,尤其儿子一再维护儿媳,根本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她便更生气了。

  “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心抓了那几十付中药?我又是求人又是花钱又辛辛苦苦把它熬好送到你们桌上,我错了?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是,我没你们有文化,没你们挣钱多,这点钱这点心血也许在你们眼里屁都不算,可你们又想过我的感受吗,啊?”

  熊哲妈气势如虹,林苗苗被震的耳朵疼,早知道会这样,她规规矩矩的,按吃饭一天三顿得了,现在这种搞什么,上纲上线,怎么着都是他们错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两个人低头不语,仿佛一种无声的对抗,熊哲妈更生气了。

  “你们什么意思?”

  说着说着竟把自己给气哭了,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我把儿子养这么大,本指着你享福,你娶了媳妇就忘了娘,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熊哲皱眉:“妈,你说我就说我,怎么还上纲上线了?”

  自己的亲父母,怎么骂怎么打自己都行,别人家的女儿,娶了来是要宠着爱着的,不应该被父母指桑骂槐的教育。

  熊哲妈一拍桌子,“什么上纲上线,我没念几天书,你别和我弯弯绕,我听不懂,我只。。。。。。”

  她还要说,被熊哲爸冷声制止:“好了!”

  熊哲妈转头,这么大的事,就这么算了?

  你由着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大孙子?

  熊哲爸没完:“去收拾东西,马上跟我回家!”

  熊哲妈:“。。。。。。”

  林苗苗:“。。。。。。”

  毁了,今天若是让他们回去了,熊哲别想一两天能高兴起来,若是拦着,以后这家里他们的话大概就是如同圣旨的威慑力了。

  熊哲苦恼的皱眉:“爸!”

  熊哲妈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她智商在线,脑子转的特别快,没有一分钟就明白了熊哲爸的用意。

  她跳的老高,马上就要去房间收拾东西。

  熊哲比她动作快,伸手拦住了她。

  “你们能不能别这样?”熊哲低头:“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们别走!”

  林苗苗一声叹息,看吧,尘埃落定了。

  也正是这个时候,宋一然的电话打了进来。

  林苗苗回卧室接通,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适合外出的,轻便休闲服。

  “我出去一趟,中午你陪爸妈吃饭吧,我有事不回来了!”

  熊哲愧疚的看着妻子,一个男人,夹在父母和爱人之间,又要听父母的,又顾着心疼老婆,结果两头都没有做好。

  林苗苗笑笑,无声的告诉他:“没事!”

  决定结婚,就早已经想到,会在两个家庭不同的观念冲击下受点委屈,那已经选了,总不能半途退场。

  林苗苗没有开车,有点想喝酒,所以要为自己喝酒扫平一切障碍。

  打车去到宋一然说的地方,又是市中心的商场,林苗苗就奇怪了,一个不爱逛街的姑娘,每回约她出来都是约商场,难道是对商场“约会”情有独钟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