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八十七站:被赶了出来(二更)

第八十七站:被赶了出来(二更)


  孟友冰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和孟京童身后,骤然听到他不带温度的声音,她倒还懵了一下。

  顾北笙:“不用,打车软件很方便的!”

  孟友冰凉凉的看一眼孟京童,“我得出门买晚饭!”

  孟京童也已经准确接收到了坏爸爸的信号,一下扑到顾北笙怀里,黑乎乎的小脑袋在她胸口之上拱啊拱,“姐姐姐姐,你让坏爸爸送,他不出门的话,又要白水煮菜给我吃,我不要我不要。。。。。。”

  顾北笙差点被他拱的,像鸿毛一样飘起来,连忙双手抱住他:“好好好,都听你的!”

  孟京童在顾北笙身后冲孟友冰比划了两根手指:“耶!”

  孟友冰挑挑眉,什么都没说,嘚瑟的孟京童顿时萎了,坏爸爸,明明是帮你追老婆,你一点没有感恩的心,下次不帮你了。

  顾北笙直到离开的最后一秒,仍然在确认:“童童一个人在家,真的没问题,真的可以吗?”

  毕竟才六岁,虽然别墅旁边都住了人家,可孟友冰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躬亲睦邻的人,真有什么事,别人大概都要高高挂起,所以把孩子一个人留下,不妥吧?

  孟友冰第五次给了同样的答案:“可以!”

  顾北笙不信的样子,“他才六岁,水电你平常有告诉他不要乱动,外头有人敲门,自己一个人在家千万不能开门,你都告诉。。。。。。”

  “怎么不走了?”

  孟友冰走在前面,顾北笙在其后小嘴巴巴,同样的话第六次未说完,身前的孟友冰突然站定,她刹车不及差点怼上去。

  他回头,低着头,冷漠的凤眼更显得凌厉,“我说了,可以,没问题!”

  顾北笙窝着嘴巴,“可以就可以!”

  这个爸爸差评,没有她一个外人对孩子关心。

  不过换个角度,他这般自信,难道不是平常把孩子教导的聪明懂事,根本不担心家里没大人,他会干蠢事儿。

  这么想想,顾北笙释然了,对孟友冰这个冷漠的男人,因此更多了一点好感。

  孟友冰在前,他替顾北笙打开副驾的门,不等她上车,绕过车头坐进驾驶舱。

  顾北笙看着他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感觉他有点可爱,分明很有风度,却不动声色,反而你关注的多了,他比你还不好意思。

  顾北笙上车,系好安全带,告诉孟友冰和大哥约好的商场。

  孟友冰刚才就听到了,“我知道!”

  好吧,当她又说废话了。

  顾北笙:“孟友冰,童童上幼儿园,都是你亲自接送吗?”

  孟友冰很好奇:“有校车!”

  校车节能又环保,为什么要他亲自接送?

  顾北笙:“。。。。。。”

  行,这个男人总有办法,在别人对他产生一些温情的时候,当头一棒告诉你,他只是一个冷冰冰的人,不要对他太多幻想。

  车行一路,有点闷,顾北笙降下车窗,外面有风呼呼而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孟友冰真的是一个太少话语的人,即便顾北笙想说,看一眼他淡漠的脸,想说什么自己都忘了。

  半小时,不多一分不少一秒,孟友冰把车子停在商场下的车库,方才顾北顾给顾北笙发微信,说路面不能长时停车,他在车库,让她到了打电话,孟友冰听了一耳朵,直接开了下来。

  待车停稳,顾北笙下车,副驾的车窗玻璃敞着,两人之间没有太多阻碍,她弯着腰笑语晏晏:“谢谢你哦,我。。。。。”

  感谢的话没有说完,眼见他利落的开车门下车,她寻他望去,大哥已经看见了他们,下车走了过来。

  顾北笙:“。。。。。。”

  冰山与冰山的碰撞,她的命好苦呦~

  “哥!”

  北笙小跑,亲昵的挽住哥哥的手臂。

  “这是我朋友姓孟,刚好碰见,他送我一下!”

  孟友冰扫了一眼顾北笙的手,淡淡的点头:“顾先生,久仰!”

  顾北顾:“孟先生!”

  顾北笙:“。。。。。。。”

  没有然后了,她便小猴子一样跳着扯顾北顾:“不早了,哥,我们走了!”

  孟友冰目送他们离开,直到上车,他们都没有主动与彼此讲话,耳边除了顾北笙问她哥的声音,再无其他。

  “哥,你吃晚饭了吗,我们在这还是等回家。。。。。”

  孟友冰转身,即便已经入夏,车库的气温却仍旧很低,他周身的温度,仿佛受了感染,更低了一些。

  顾北笙透过车窗看了一眼他笔直而坚硬的后背,耳边大哥的声音宛如催命的魔音。

  “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的事?”

  顾北笙转过脸,小脸俏生生的很可爱:“也就两个礼拜,和我认识然然姐的时间差不多。”

  顾北顾的心像是被针戳了一下:“人还可以!”

  纵横商场的人,看人自有他的一个准则和套路,孟友冰虽然很冷,可自身凝成的一个场,不是普通经历能达到的,而更可贵的是他的眼神,冷而不邪,有经历却不世俗,面无表情仍旧能感觉到一份正直。

  多看几次他的言行,如果没猜错,应该在部队受过训。

  顾北笙想说一句,关我什么事,内心却莫名其妙的乐了一下。

  “知道了!”

  大哥鉴定过的人,做朋友没有问题,这是兄妹俩的共识。

  顾北顾开车,顾北笙低头给宋一然发微信:“姐姐,你和我哥怎么了?闹矛盾吗,他好冷,宝宝瑟瑟发抖~”

  宋一然中午饭后就被亲妈赶回了世纪花园,理由很简单,宋妈妈问她:“最近和大宝见面了吗,处的怎么样?”

  宋一然有心事,嘴上没带把门的,大喇喇说了实话:“处什么呀,见了一面就没再见了!”

  宋妈妈在医院见过徐大宝,高大斯文,一看就面善好相处,又是儿时的伙伴,两家人知根知底,挺好的一门事。

  她压着急躁问:“这次又为什么?”

  宋一然警钟炸响,转着眼珠子想辙,被宋妈妈一眼识破,她一火,一巴掌呼在她脑门:“去去去,谁爱听你编故事给谁说去,看见你眼睛疼,你赶紧走!”

  宋一然还想挣扎一下,谁知这次连老爸都不肯帮她说半句好话,听了妈妈的话,告诉她说:“然然,吃的和钥匙爸给你放鞋柜上了,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带!”

  宋一然:“。。。。。。”

  真是女大留家,越留成仇。

  她不就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人把自己嫁出去吗,老爸老妈,特别是老妈,现在看她真的像仇人一样。

  宋一然愤愤的,好想冲他们撂句狠话,视线中父亲一脸愁容,母亲被她气白了脸,终归怂了。

  还撂狠话,不下跪了已经很出息了好吗?

  “哦,我知道了!”宋一然乖巧的换鞋,“爸,妈,你们多注意身体,我下周再回来看你们哈~”

  宋妈妈:“什么时候不带男朋友回来,就别进这家门!”

  宋一然:“。。。。。。。”

  我又不是没努力,这不巧了,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点的,人已经有结婚对象了,那我能怎么办?

  我还能去挖墙脚不成?

  拜托,人家连双方父母都见了,彼此又都对对方很是认可,撬,能撬得动才怪了。

  宋一然丧丧的卖可怜,希望能得到老爸和老妈的宽恕:“知道了!”

  一直到关门离开,老两口一言不发,宋一然就知道,这次老妈说真的,不带男朋友回家,有可能真的不让进家门。

  宋一然苦哈哈的按电梯,苦哈哈的走出小区,然后直到坐上公交车,都是一脸的苦大仇深。

  她就想不明白了,好好活自己,怎么就这么难!

  她走了没回头,当然不知道,她出门后,宋妈妈就吐了。而这一吐,她的脸更是白霜霜的吓人,精神,也更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