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八十八站:故人(一更)

第八十八站:故人(一更)


  宋一然回到世纪花园,换衣服洗衣服,收拾房间。

  拖地的时候,看见周三晚上画好的图,一只可爱的佩奇和一幅有树有花有蓝天白云的风景画,她本意配好色用在给顾北笙的帆布包和相框上。

  后来几天一直忙,没顾上弄这事,现在看到,是不是继续,她有点不确定。

  内心有两个声音,一道告诉自己,答应别人要送的礼物,应该要送出去。

  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得了,要断就要彻底一点,藕断丝连不止让自己苦恼,一样会给别人带去困扰。

  宋一然将拖把丢在旁边,她还记得画好图拍照传给顾北顾的时候,他先夸她,然后佩奇的眉毛和脸部配色,他让她微微调整,虽然有点跳脱,可不否认他美商很了不起,随便换了两种颜色,佩奇变得更加鲜活和可爱。

  宋一然叹气,又想起他了,这才认识多长时间,他已经带给自己这么多回忆了吗,随便看见一样东西,都能想到他。

  宋一然有点懊恼,伸手将图画翻过来扣在桌子上,“罢了,答应了就要送出去,留在家里也会变成废纸,还是不要浪费大家的心血。”

  想通了,重新拿起拖把拖地,差不多所有房间都收拾利索的时候,顾北笙的微信传到了她的手机上。

  她问她:“是不是和她大哥闹矛盾了?”

  怎么回答,得看笙笙站在什么立场?

  宋一然:“说什么呢,有什么矛盾可闹的~疑惑~”

  对啊,他们是亲兄妹,不可能不知道自家哥哥有要结婚的对象,所以罢了,省的质问让自己变得更加可笑。

  顾北笙:“没有矛盾,那就是你单方面不喜欢我大哥?”

  宋一然:“。。。。。。”

  求妹妹不要给姐姐招黑,姐是个本分人来的!

  “妹妹,饭可以随便吃,话要好好说~认真认真认真~”

  顾北笙笑惨了,因为前面六个点,又因为她发了三遍故作认真的动图。

  她拿给顾北顾看,顾北顾没表情的脸更加没有表情,她这是跟别人都正常,就是不好好和自己说话咯?

  好,很好!

  顾北笙被大哥冻的鼻青脸肿,心里给宋一然点蜡,“姐,祝你好运!”

  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反正我大哥,我也不敢惹。

  宋一然:“。。。。。。”

  什么鬼?她没有要做什么大事,为什么要祝她好远?

  这个妹妹,讲话越来越听不懂了。

  不过,也因为顾北笙这么一打岔,宋一然终于从看到礼物想起顾北顾,想起他就郁闷的怪圈中走了出来。

  礼物,是一定要送的,顾北笙总体还是个好姑娘,不能因为她哥做了让人讨厌的事情,就迁怒埋怨她。

  ==

  周一。

  林苗苗正常下班,因为上班的银行距离自己很近,所以大部分时候,她是走着上下班。

  熊哲的父母回乡下了,他们为什么来的目的,说实话林苗苗现在有点看不懂了,说是照顾儿子儿媳,听他妈语气好像觉得自己挺辛苦不顶乐意的样子,说他们只是来转几天,挑事是正常成年人会做的事儿?

  不过不管她,反正周末熊哲带着他们在小区看房,许是运气好,也有可能熊哲做了买不到誓不罢休的准备,中午两点多他是自个儿回来的。

  他告诉她,房子看好了也已经交了三万定金,就等下周哪一天大家都有空,去房管局办好过户,这事就算结了。

  大概熊哲也对他们讲清楚了,所以老两口连自己带来的东西都没说要带走,直接从小区门口坐公交,就回农村了,说等办过户的时候他们再来。

  林苗苗松了一口气,无论开始之初他们想要做什么,既然已经走了,就说明这个结果他们满意,不再彼此影响,就很好。

  林苗苗出银行走了几步路,熊哲给她打电话,“老婆,你在哪儿,我今天不加班,去接你!”

  熊哲上班远,他每天开车,只要有时间都会接送林苗苗,后来苗苗嫌绕路麻烦,就说自己走,一刻钟的路程,又没有多远。

  不过熊哲那人,只要有时间,一准给苗苗打电话。

  林苗苗:“我已经出来了,你不用。。。。。。”

  话没说完,看见眼前挡住去路的男人,苗苗的手机,从掌心自由落体。啪,屏幕上布满像蜘蛛网一样的裂纹,仿佛她的心,被隐瞒心底的往事,戳的四分五裂。

  来人正是李椿铭。

  林苗苗想过好多年,再见以前的这些校友,自己会怎样,想啊想,没有结果,她告诉自己,不会再见了,他们功成名就,只会在更广阔的天空展翅,自此生活再无关联。

  弯腰,苗苗捡起自己的手机,听筒传来熊哲紧张的问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苗苗若无其事的将通话切断,手指灵动,给熊哲去了一条微信:“有点事,不用过来!”

  若是认真看,她白皙的指尖,分明带着颤意。

  李椿铭:“苗苗!”

  一天的时间,足够李椿铭调查清楚林苗苗目前所有的事,他中午就到了,跟着她回家,一起上班,他想确认,她真的甘于这种平淡,真的找了一个平淡无奇的男人结婚?

  答案是所有都是真的,他手上那份关于林苗苗的资料,连关于她的细节,都是对的。

  “苗苗!”

  他又叫她的名字,想伸手抱抱她,却不敢,生怕这一伸手,这一切都将变成泡影,她又会像几年前一样,连一声再见也没有留下,就消失不见,怎么都找不到。

  林苗苗叹气,不想再见以前的这些人,不想再面对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可是没办法,该来的来了就注定躲不掉。

  “学长!”她像上学时候一样叫他:“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李椿铭自是求之不得,“好!”

  三十多岁的男人,像一个单纯不经世事的孩子,小心地跟在她身后,两只眼睛,从见面,再也没有从她身上挪开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