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九十一站:重要决定(二更)

第九十一站:重要决定(二更)


  宋一然接到宋妈妈打来的电话,浑身一个激灵,故作正经却声音全是讨好的接通:“妈妈,您大概是想我了,我今晚上。。。。。”

  自从上次被老妈赶出家门,宋一然怂了,几天了,都没有主动和爸妈打电话,好不容易盼来了母上大人主动给她电话,第一反应当然是讨好。

  谁知道宋妈妈根本不吃她这一套,肃着声音,说:“想什么想,别给我瞎讨好,不带男朋友你别回来,这话保质期一辈子!”

  宋一然苦笑:“妈,你也得给我点时间呐,怎么说风就是雨呢!”

  宋妈妈不气反笑,她给她的时间还短吗,从二十五岁到二十九,整整四年,别说男朋友,她人生大概连个男性朋友都没有,她能不上火嘛。

  宋妈妈:“你是想跟我算账喽?”

  宋一然:“。。。。。。”

  不,她不是那个意思。

  “不敢,但您要知道,我下班了不回家,正大街上找目标呢,真用心再找了,您先别急哈~”

  宋妈妈这次真给逗笑了,这段日子病痛的折磨让她憔悴的很厉害,这些天她除了睡觉就是吐,有时候睡得太熟,宋爸爸都担心她就这么走了。

  今天这难得一笑,宋爸爸心想,就算用一辈子的时间疼爱和照顾女儿,又有何不可,她真的像他们的开心果一样,无时无刻不再让他们快乐。

  宋妈妈笑过之后,连语气都变得温和了,她说:“不找了,妈都给你找好了!”

  宋一然:“。。。。。。”

  什么东西?

  我的妈呀,容我提醒您一句,现在已经2020年啦,包办婚姻早都已经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啦。

  “我看了照片,人长的挺好看,高瘦精干且沉稳冷静,跟着他过日子肯定不让你受委屈,而且他家外婆拿你们八字算过,说你特旺她家大孙子,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宋一然:“。。。。。。”

  这也可以,那她结了婚是不是天天躺家里,钱都会从天上掉下来啊!

  搞没搞错,封建迷信已经被国家明令禁止了好多年了。

  宋妈妈越说越兴奋,“他外婆给我保证了,婚前不做财产公证,虽然咱嫁人不是图钱,可人家摆出实实在在尊重的态度,不用多想,好人家!”

  宋一然:“。。。。。。”

  呵呵呵,说说而已谁不会,有钱人家养着多少律师您知道吗,他若是有一天想整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

  宋妈妈:“我给你说宋一然,别再犹豫了,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我都答应好了,周六你们见一面,然后商量好,把结婚日子一并选好。”

  “刚好我昨天翻了黄历,下周周末,下下周周三,再往后没什么好日子,你二选一吧!”

  宋一然:老妈你这不是选择题,是送命题。

  见一面谈结婚,结婚日期定在一个礼拜后,这听着就像是讲故事,她怕生活被她搞出事故,活不下去的那种。

  宋妈妈说的很兴奋,突然一秒之内又变得严肃了起来:“宋一然!”

  宋一然闻言,不敢再默默吐槽,认真的握紧电话,“妈,我在听!”

  宋妈妈将手机拿远一些,仰着脸逼走泪光,“你听点话,妈妈不会害你的!”

  宋一然突然就鼻酸了,这么大个人了,再让妈妈整天为她的事操心,真的太不应该了。

  她愣了一下,下定很大的决心:“好!”

  结婚就结婚吧,反正没有了自己喜欢的,跟谁都一样,那既然妈妈都看好了,总不会太差,日子嘛,过一过会喜欢上彼此的!

  宋妈妈挂掉电话,胃里反酸,她抿着唇压了压,终于把那份不痛快按捺了下去。

  宋爸爸于心不忍:“真的能行吗,万一不喜欢怎么办?”

  宋妈妈像是陷入沉思,良久她慢悠悠的说:“不会,那孩子咱俩小时候常见,很有礼貌和教养,而且郑姨说过,他这些年身边只有宋一然,他也只喜欢宋一然。”

  宋爸爸:“不是说认识的,你就直接告诉她,让她选择不好吗?”

  “听说闹矛盾了,我怕这么放任下去,迟早有一点崩了,得不偿失!”

  顾北顾,这个名字不是韩慧婕第一次听,却是这么多年和女儿能联系得上的唯一一个男生的名字。

  就连徐大宝,她一开始挺看好这两个孩子的,可女儿就是不来电,见一面不愿意再多出去一次,能有什么办法。

  这次听到顾北顾的名字,是从郑姨的口中,据她说来了Z市好几次,每回都是女儿带他玩,还一起去过她的病房。

  韩慧婕有点映象,有那么一两次,她听到小区里跳广场舞的阿姨大妈,她们说看见宋一然和一个个头高高的男人同进同出。

  这样推算,应该就是顾北顾了。

  韩慧婕想要女儿马上结婚,自然也希望她能幸福,这个顾北顾,大约是她离幸福最近的一个。

  年轻人,有时候因为阅历,或者因为不重要的面子,根本还不知道机会的重要性,那就让他们这些做长辈的,替他们做了这个决定。

  她真的不相信,两个都是好孩子,真正走到一块过日子,会不好过!

  挂掉宋妈妈的电话,宋一然定定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孤独的站了好久好久,久到太阳西沉,久到夕阳的余晖彻底没入地平线,月牙初升。

  宋一然步行回家,平常最多半个小时,今天她用了整整四十五分钟。

  酷热的夏天,步行四十五分钟的结果,回到家一身臭汗,满身疲惫,可和衣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也不能眯眼休息哪怕两分钟。

  宋一然沉沉地呼吸,手机在掌心转了好多好多圈,终于,被她拿高过头顶。

  打开微信,不用翻很久,顾北顾三个字映入眼帘,他们已经三天没有再联络了。

  宋一然再次沉沉的叹气,屏幕上的手指翻飞,再见两个字成型,可终归,她没有发出去。而是将屏幕上那个空白头像的联络人,一狠心,按下删除的按钮。

  再见了,还没开始就结束的短暂喜欢。

  这声再见,我在心里默默和你说,因为我没有和你当面道别的勇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