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九十六站:亲脑门(三更)

第九十六站:亲脑门(三更)


  郑奶奶笑的眼睛眉毛眯到了一块,从床头柜抽屉拿出一个玉镯,给宋一然带到皙白的手腕上。

  玉镯是上好的成色,绿的通透,衬着宋一然的皮肤,更白了。

  “外婆的见面礼,喜欢吗?”

  宋一然不懂玉,可看通体细腻的颜色,就知道这手镯贵重。

  她看看顾北顾,男人面色不变的点了点头,大概意思是说,外婆的心意,让她收下。

  宋一然喜笑颜开:“外婆,我很喜欢!”

  如果没有郑阿姨在旁边虎视眈眈,我大概会更喜欢一些。

  郑凉音前后被儿子和母亲打击,气的翻白眼。

  “什么时候的事,你要交女朋友还是谈未婚妻,都不用告诉家里一声。。。。。。”

  郑凉音说不下去了,很明显,顾基业中午来医院,说自己有点事要办,就是为了顾北顾和宋一然。

  郑凉音紧咬牙关,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好像一只青蛙,怪她太掉以轻心了,不光对宋一然,还有顾基业,现在全家,除了她没有一个会反对宋一然嫁给顾北顾了。

  瞬间凄凉加身,郑凉音感觉自己众叛亲离。

  “妈,我先回去了!”

  再失望,再难过,郑凉音没有当着宋一然的面。

  郑奶奶眼神示意顾北笙,让小乖孙女儿跟上,保证安全就行,反正这人钻到了死胡同,已经固执的听不进任何人说话了。

  郑奶奶现在只希望顾北顾和宋一然过的好,这样一巴掌拍下去,才能打醒执拗的女儿。

  宋一然有些尴尬,这么明显的反对和不喜欢,真的可以不用管吗?

  郑奶奶笑着:“她就那脾气,一时想不通,你们要跟她一点时间!”

  宋一然不敢说没关系,因为心里确实在意的,那句没事又假又像是自虐。

  “知道了!”

  郑奶奶慈祥的脸,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和善。

  她鼓励的拍拍宋一然:“真是个好孩子,以后和我们北顾,好好过日子啊!”

  宋一然又看了顾北顾一眼,你自己说,我能好好过日子,你行不行?

  顾北顾被宋一然这个质疑的眼神看得发毛,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表现的不够让她放心了。

  宋一然:“外婆,我们知道了!”

  顾北顾摇头,这姑娘,感觉对被她认可的人,谁她都能笑的温柔又可爱,原本他也享受这种待遇,就是不知上周哪里惹了她,转眼她看自己的眼神,明显质疑远多过其他的情绪。

  两个人在郑奶奶病房待到九点半,值班医生来赶人,顾北笙和郑凉音都没有回来,顾北顾和医生说好,让他们帮忙照看外婆,他送完未婚妻,很快回来。

  宋一然握了握郑奶奶的手,年龄大的人,双手布满纹路和老年斑,她没有一点意外和嫌弃,肉乎乎的手,牢牢地拉着郑奶奶:“外婆,您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保重!”

  这次看她,明显比上周消瘦了不少,宋一然能理解,胃癌晚期的病人,家人照顾的再好,难免都会力不从心。

  郑奶奶嗯嗯点头,还说自己最近可能吃了。

  明知是假话,宋一然不忍拆穿她,说:“那就好,有外婆在真好!”

  所以,即便是坚持着很困难,为了这些爱你的人,如果可以,还请您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因为有你们在,心里会多出一根支撑,让年轻的我们,充满前进的动力。

  医院没家人在,原本宋一然说顾北顾送她到医院门口就行,奈何他坚持,必须要看她安全的进家门。

  宋一然不得不感叹了一句,大佬浑然天成的风度和良好的教养,真心已经根深蒂固了,即便这个未婚妻不是自己喜欢和爱的,保证安全送回家,他做的真好。

  因为还有郑奶奶在医院等着要人照顾,顾北顾和宋一然路上没耽误,很快到了宋一然家门口,顾北顾看她开门,在她脑门上亲了一下,才放她进屋。

  宋一然惊呆了,自夫人夫人的喊她,到手牵手,再到现在亲脑门,宋一然被他加了快键的行云流水的谈恋爱方式,活活的震惊了。

  可怕的是,震惊归震惊,她竟并不觉得有半点突兀!!

  这就非常耐心寻味了。

  顾北顾:“夫人晚安!”

  宋一然余光瞥了他一眼,默默地关上门。

  实在是不敢抬头,一张脸红的不用照镜子自己都能知道,怎么还能正常交流。

  伸手开灯,门口柜面上的小半镜子前,果然,女孩一张鹅蛋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就连脖子,耳根,一样都没有逃过,就跟酒精过敏的人那是一样一样的。

  宋一然双手捂脸,心脏跳过无数土拨鼠,啊啊啊,见了鬼了,好像已经对狗男人不再有半点抵抗力,那如果结婚后努力再努力,他还是不爱自己,可怎么办呢?

  宋一然杞人忧天,天马行空的一通胡思乱想,没搞出个所以然的时候,收到了顾北顾给她的微信。

  晚上去医院的路上,顾北顾手机扔给宋一然,让她把自己加了回来。

  顾北顾:“夫人,你脸红的样子特别可爱,嗯,也很漂亮!”

  好像找存在感似的,漂亮就漂亮,前面多一个语气词,难道你是在骗自己吗?

  宋一然:“。。。。。。”

  拒绝撩拨,俨然自己已经溃不成军,再这样见天儿被甜言蜜语灌溉,她会更加找不到北。

  ==

  翌日一早,宋一然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手机响了,是一个没有记录的电话号码。

  因为被顾北顾明晃晃的撩拨,宋一然一晚上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烙煎饼,天快大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所以一早没起来跑步,醒了也躺床上撒赖。

  “您好,请问是宋一然小姐吗?”

  宋一然躺床上蔫蔫的:“我是,请讲!”

  “我是观河名邸售楼部的小何,是这样的,您先生全款在我们小区买了一栋别墅,请问您今天什么时候有空,可以过来小区验房然后拿钥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