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五六站:onlyyou(一更)

第二五六站:onlyyou(一更)


  梁助理一晚上没睡,亲自上手查与宋一然相关的人事物,虽然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这样做,但老板的命令就是圣旨,他必须卖力办的好好的。

  “顾总,您。。。。。。没回家吗?”

  大清早,梁助理以为自己是最苦逼的小可怜,可他这边才准备打开办公室的门,顾老板从他那间专属的办公室走出来。

  虽然还是那张冷脸,可毕竟是跟了他十来年的万年特助,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心情不好,就差把低气压别招我几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顾北顾:“怎么样了?”

  梁助理一个激灵原地清醒,也顾不上八卦老板每天新婚燕尔的样子,怎么突然穿一身家居服这么早跑来公司,据不靠谱分析,像是昨晚上就没有回家的样子。

  梁助理瑟瑟发抖,顾老板又要万里冰封里,太可怕了。

  “太太一个月的行程已经列出来了,初步挑选有几条可疑短信息,均来自于同一个电话号码,机主是名叫张蕾的普通白领,X市人,与太太从无交集。”

  梁助理干脆也不进办公室了,距离门板三公分站的笔挺,就怕顾老大一个不开心拿他没有站相开刀,所以小梁助理力所能及的范围降低犯错的概率。

  “短信内容暂时没有收获,如果想知道还需要三个小时。”

  顾北顾冷冷的嗯了一声,“不用了,张蕾包括她上下三代的信息传到我手机上。”

  大概料到了有人搞小动作,所以发了什么内容不重要,他会亲口问宋一然,但这个人是谁,他必须要揪出来,鞭尸!!

  梁助理:“。。。。。。”

  这工作量。

  好在他已经提前准备了,一晚上不睡不能没有成效嘛:“好的顾总,半个小时给您发过去。”

  难道是错觉吗,四月的天,为什么突然冷冷的冰雨往脸上拍的感觉?

  万能梁助理还未从这份压迫的冷感中醒过来,就见天人一般的老板裹挟着周身那股冷空气,家居服穿出龙袍的感觉,那身高和气势,绝非一般人能比。

  梁助理顺顺胸口,半个小时,得抓紧了,顾老大对没有时间概念的人是最无法容忍的。

  说好的半小时,二十五分钟三十秒,梁助理将张蕾上下六代所有的人物关系捋得清清楚楚发给顾北顾。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作死的存在,没事干找顾老大的晦气,简直嫌命长,点蜡。

  梁助理伸了个懒腰起身,准备给自己冲一杯咖啡提神,却在瞥一眼手机之后放弃。

  动作夸张的坐回皮椅上,梁助理戳开微信找到老板娘宋一然。

  “老板娘,sos!!!”

  宋一然一觉睡起来七点整,脑子有点懵,墙壁和吊顶白花花的一片让她僵掉的脑袋更加懵圈,过了两分钟,对了,身体不适住院了。

  囧!!!

  在床上懒了两分钟,才起来准备刷牙洗脸喂饱自己和孩子,手机有微信的提示音。

  会不会是顾北顾?

  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宋一然卷起一阵风小手快速的伸到台面上。

  不是他,有点失望,但梁助理,打听一下顾北顾是不是早晨按时去公司了,也刚好。

  宋一然:“万能我梁助,着火了吗?”

  梁助理秒回:“比着火更可怕,顾老大冷空气裹挟,就差给脸上写三个字,别招我。”

  宋一然输入中,然后十秒之后三个字消失不见,梁助理手机上什么信息都没有收到。

  于是更加肯定了梁助理的大胆推测,顾老板这股邪火,老板娘惹起来的。

  “老板娘,只当做善事,求你别招我们顾老大。双手合十跪谢!!”

  宋一然纳闷,“怎么就确定是我惹他,不能是别人?”

  再说了,换个个儿是他招惹她就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吗?

  梁助理嫌打字慢直接回了一条语音:“求老板娘别随便开玩笑,哪个别人敢没事招惹顾老大,怕一晚上尸体都凉透了。再说了,我跟在顾老大身边十多年,惹了他能全身而退的这些年我也就见了你一个,别谦虚,就是你,只有你,onlyyou。。。。。。”

  宋一然在梁助理的无限回音中片刻失神,一个转眼间发现,全世界认识顾北顾的人都知道她宋一然对他是最特别的,可以一次次打破他的底线,可以在不知情的时候让他一退再退。

  她真是太不合格的妻子了,后知后觉,一直等到大家都有话要说,她一点点回忆他们之间的关系,跟大家说的一模一样,他就是很喜欢她的。

  “他去公司了吗,忙不忙?”

  梁助理重新切回打字:“一夜没睡刚走,老板娘,恕我直言,您如果不拦着点顾老大,我怀疑他要杀人。”

  这标点符号用的讲究,在宋一然看来惊涛骇浪的消息,因为他这一个句号,她感觉到了一种习以为常。

  所以顾北顾在外面像撒旦一样,所有的温柔和包容全都回家留给自己。

  我穿上铠甲在外为你披荆斩棘,回到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这样的话,不正是为顾北顾准备的吗?

  “知道了,辛苦了梁助理。”

  梁助理一点都不辛苦,为了顾老大内分泌不失调,让他和老板娘说多少话他都可以。

  梁助理开抽屉,一些以宋一然捐款的单据,给宋一然买礼物的票据,包括婚纱和婚戒顾北顾花了多少时间和心思,梁助理这里记着一本账,节选了其中最经典的几部分,咔嚓咔嚓几张照片拍好发到老板娘的微信上。

  梁助理:“说实话老板娘,别说顾老大如今这身份这地位,就是普通男人如我,再喜欢一个女人也做不到这个份上。”

  货真价实盖着红章的单据,梁助理给宋一然时间让她消化。

  跟着又说:“我在顾老大身边十二年,他让我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的原因除了跟着他吃饱喝足生活不愁,我特别佩服他一点,身边多少俊男靓女勾搭示好,他拒绝从来不拖泥带水。”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在他身边第二年的时候就知道了,原来他心里有一个叫宋一然的女孩,女孩身家清白两个人年龄相当,我无数次跟着他去你们家小区见你,我问他为什么不找你说明白,他说要等你想结婚的时候。”

  “看呀,奔着结婚才肯谈恋爱的男人,是不是A爆了?”

  除了A爆,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份坚持,一份需要等待的喜欢,谁能保证十几年如一日?

  至少午夜梦回梁助理问自己,行不行?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快餐时代的爱情,会很喜欢一个女孩儿,但如果一直得不到回应,万分之九九的人绝对都会果断抽离,怎么可能等一个也许没有结果的人,用了自己十几年的时间。

  顾老大是真爷儿们,他做了十万分之九九的男人做不到的事儿。

  点到为止,梁助理说了自己该说的,留宋一然自己去想,他端着自己超大号的马克杯去冲咖啡,继续给超人一样的顾老大卖命。

  宋一然两天分别从郑凉音和梁助理口中得到的消息,是自己想要的也知道的,但即便如何幻想,也绝对达不到从他们口中讲出来的这份震撼。

  顾北顾,他在自己没有看到的地方,真的做了好多好多。

  不光是他们,还有韩老总,父母和楚铭,包括她消停的时候内心真实对他热烈感情的融入,真的,她太笨了,二十天的纠结,真真实实的只证明了一个问题,她是蠢货。

  “然然,醒了?”

  郑凉音醒的比宋一然早,已经下楼去买了早餐,韩慧婕说了会从家里带她们两个人的,她还是担心宋一然醒了会饿,就先买点回来。

  宋一然睡了一晚,好久没有睡过这样踏实的一觉,回头看郑凉音,漆黑的眼珠子像是会发光。

  郑凉音挺开心的,眼睛里的光彩让她从她身上看到了生机勃勃的希望感,她终于回到了正常的状态,这是对大家而言天大的喜事。

  “饿了吗,喝豆浆还是稀饭?”

  晨起的阳光淬着希望穿透玻璃窗洒在宋一然身上,头顶细碎的发随风晃了一下,她眼中的光更亮,是阳光住进去的感觉。

  “妈,您先吃,我还没刷牙。”

  说完像逃跑一样钻进洗手间,这种时候刷牙洗脸当然不是最重要的事,给顾北顾发微信打电话,这才是当务之急自己最应该做的。

  先是微信:“顾北顾,你在哪里,我在等你呀,你不想我吗?”

  过了两分钟,也不知道还在生气还是没看到,宋一然没有收到顾北顾的回复。

  她继续发,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用语音:“老公~你不想要我了吗,我要你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