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六一站:永别了(二更)

第二六一站:永别了(二更)


  韩正雷站姿笔挺,双拳紧握,牙关合紧好像战神,随时随刻都能发起暴怒的攻击。

  那如果真能发泄,真的还能与熊哲打一架,也许这口气散了,自己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可现在的对手是个死人,无从发泄,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这一死,夺走林苗苗全部的注意力,且未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从介入他们之间。

  有力无处使,一拳打在棉花上,这种种颓败的感觉,只有试了才知道多么可怕。

  韩正雷钢铁一般的拳头紧了松开,松了又重新握紧。

  终归,他再也没有多说半句话,从格子间走出来,背靠墙壁仰头而立,男人的面子让他想要就此放手再也不管他们,眼不见为净,迈出一步果断离开。

  可只是这一步,他最终还是又退了回来,真的做不到,这么多年不是没试过,如果可以他上半年就不会回头的。

  所以无论现在她在做什么,他都只能,唯一一件能做的事,就是靠着墙壁随时注意她,会不会因为伤心难过而体力不支晕倒,会不会有别的什么意想不到的意外,会不会干脆轻生彻底放弃活着。。。。。。

  他能做的,就是等。

  终于,苗苗纤细的手指落在了熊哲没有一点温度,像是摸到了一块冰一样的脸上。

  眼泪更加势如破竹,再也没有办法合拢。

  “大熊,我对不起你,你太不走运了这辈子遇上我,如果没有我你的生活一定不会变成这样,你一定还活的好好的,身边都是一些美好和快乐的事儿。”

  “可是四年,我又真的很幸运这四年有你陪在身边。大熊,如果还有来生你希望我们见面,还是再也不要有交集了?”

  四年来说一辈子的事,这短暂的快乐,根本无法弥补早逝的这个结果。

  她本人不愿意,不想这个善良憨实的男人,最终摊上的是这个结果。

  可她似乎隐隐有种感觉,他可能希望再见。

  “大熊,下辈子我不想当人,我。。。。。。我就变成一个小草,哪怕弱小的谁都可以踩踏,可她依然有旺盛的生命力,那样坚强的活着。”

  “大熊,你不走好不好。。。。。。”

  林苗苗说了许多话,有的以前就跟熊哲说过,有的是压在心底,第一次讲出来的。

  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他说,太多未知的迷茫,她没有机会与他好好的探讨,他们秉持着对对方好的内心,根本浪费了许多说真心话的机会。

  就好比下辈子,这个沉重却聊以慰藉此生的幻想,他们至少应该达成共识,可是没有,他们连开口都未曾。

  因为谁都无法想到,生命如此脆弱,熊哲拼命加班想要让自己更加安心,想要给苗苗自认为最好的东西,他恐怕自己也没有想到,生命会在三十三岁这一年,戛然而止。

  他有太多没有完成的使命,可又似乎,这样走了也好,至少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女人,她不用再对他愧疚,终其一生,一年、两年,她总可以忘记曾经的四年。

  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

  宋一然和顾北顾带韩林阳,这个孩子现在除了宋一然,谁说话他都只是眼珠盯一下,然后重新缩进宋一然怀里,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肯说。

  哪怕是话痨孟京童,怎么逗他,男孩除了哭就是懒着宋一然,他现在连最好的新朋友,也顾不上了。

  顾北顾担心宋一然会累着,安全起见让她坐在床上,她现在的状况可是一点不适合长时间抱孩子。

  孟友冰和顾北笙担心照顾不了韩林阳,也怕宋一然因为照顾孩子自己身体受委屈,一时为难,陪在医院走也不能走。

  还是宋一然看他们帮不上忙坐立难安的样子,笑说:“行了,阳阳我和你哥会照顾好,你们俩今天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去。”

  明天又是新一轮上班周了,大把约会的时间可不多,都守在医院算什么事儿。

  顾北笙小心翼翼地瞄了顾北顾几眼,看大哥未有任何不高兴的迹象,她果断起身:“嫂子,那就麻烦您照顾阳阳,我晚上再来看他吧!”

  “没事,照顾我家阳阳,我很愿意呢。”

  说着摸了摸孩子的脑门,小朋友眼珠子被泪水濡湿黑亮黑亮的,宋一然这么说,让他内心黑洞一样无尽的不安全感,得以片刻的释然。

  顾北笙抿出两个不太明显的小酒窝:“童童,你呢,跟姐姐走吗?”

  宋一然转了转乌黑的眼珠,她有理由怀疑,即便有一天顾北笙和孟友冰结婚了,孟京童大概挺长时间改不了口,都还是喊顾北笙漂亮姐姐。

  孟京童蹭在偌大的双人床旁边,深折的双眼皮大眼睛看着韩林阳头都没回:“我和然然阿姨一块照顾阳阳弟弟。”

  就知道会这样,顾北笙拍拍小孩的小屁股:“那你乖一点,然然阿姨肚子里小宝宝,不能让她太累了。”

  孟京童傲娇脸:“我可不是三四岁的小屁孩,我都懂。”

  顾北笙和宋一然四目相对,小屁孩果然是个活宝,有他在医院刚好能帮宋一然的忙,也好。

  转眼过了中午十二点半,宋一然知道平常苗苗都有让韩林阳睡午觉的习惯,所以督促两个孩子吃过午饭,陪他们在房间内溜达几圈消食,然后把韩林阳放在她和孟京童中间保护起来,让他能安心睡个午觉。

  可即便这样,韩林阳侧身抱着宋一然的脖子,澄清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就是不肯闭上眼睛睡觉。

  宋一然保证:“乖乖睡,然然阿姨一直在这里,放心。”

  也许宋一然的保证起了效果,也许清晨五点多被妈妈吵醒又哭了太久孩子确实累了,宋一然说完没多久,耳边先后传来两个孩子均匀的呼吸声。

  顾北顾靠在沙发扶手上闭目养神,宋一然让他调查熊哲到底什么情况,饭前半个小时他们拿到了消息。

  若不是孩子在,宋一然可能会当场哭出来,曾经在大家身边那么久,存在感不高,但无论如何脑海中的映象仍旧鲜活,怎么会,他还那么年轻就没了。

  那苗苗呢,这是更加让宋一然忧虑的,她又该何去何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