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宋小姐的恋爱报告 > 第二六四站:幸福终点站(完)

第二六四站:幸福终点站(完)


  韩正雷怎么劝,林苗苗都像是陷入绝望而悲情的自我世界,她哭喊着熊哲的名字,她哭诉对他的想念,这每一句话都像是钢针往韩正雷胸口上戳,但他甚至不敢反抗一声。

  他一样感觉到了,此刻林苗苗周身的绝望之死气,是实落落重锤一样往他脑门上砸的真是存在的东西,他不敢大意。

  “苗苗,都是我做错了。”韩正雷双手捧住她尖翘的下巴壳,固执的抬起她的脸,虽然因为泪水她的眼皮耷拉着根本看不到他,他还是说出了认真的道歉:“苗苗,我和熊哲说过抱歉,是我一错再错,他原谅我了,他说只要肯好好照顾你一辈子都不再辜负你,他就原谅我。”

  “苗苗,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伤心了好不好?”

  现在唯有熊哲两个字可以换回林苗苗的理智,但韩正雷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她巴掌拍在他的脸上身上胸口上,指责他:“骗子,韩正雷你是一个谎言家,你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强盗,最大的骗子!”

  韩正雷苦笑,上一次给她看了熊哲的视频后,眼见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她笑容多了一些,人也开朗了一些。

  他怎么可能不把握这样的机会,所以他犹豫再三,还是亲自给熊哲去了一通电话。

  他承认他是别扭的,因为面子不曾上门道歉,可一个电话已经是他担当的全部,他在为他和林苗苗的关系做所有想象当中不可能的事儿。

  可她却一点不肯相信,也足以见得他平常的确做了许多让她恼怒的事情。

  韩正雷不再废话,将他和熊哲的通话录音放了出来。

  韩正雷:“熊哲,我是韩正雷。”

  那头愣了许久方才开口:“你好韩先生,苗苗她还好吗?”

  韩正雷有点不高兴,但他会找他,事实摆在眼前只要不蠢都能猜到,跟林苗苗有关。

  “她还好。”韩正雷开口,直接了断这个话题,说:“熊哲,我今天打电话想跟你说声抱歉,因为我处理不得当,让你和苗苗受到了伤害,这声对不起,请你接受。”

  录音中明显听到韩正雷吞咽的声音,然后他果断道:“熊哲,对不起!”

  跟着便是好久好久的沉默,若不是耳边还有电流和彼此短促的呼吸声,苗苗会以为话题到这儿就结束了。

  苗苗自己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熊哲再次开口,可以想象得到,他扯了扯唇瓣露出了一个包容的笑脸,说:“好!”

  短暂的停顿,他又让韩正雷保证:“韩正雷,请你以男人的尊严保证,你会一辈子对林苗苗好,无论她做了什么都可以保证对她不离不弃,身边和心里永远都只能有她一个人。”

  苗苗酸涩的心酸涩的眼泪眼看就要破闸,这分明就是熊哲轻易做到的事,所以他让韩正雷保证。

  不知是谁一声叹息,耳边再次传来声音,是韩正雷的,他坚定又果敢,说:“我保证无论林苗苗做了什么,我一辈子只有她一个女人,竭尽全力对她好,保护她和孩子,让他们每天都开心又幸福。”

  熊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保证,再说一个“好”字,又道:“我原谅你了韩正雷,请你像个爷儿们一样做到你今天承诺的事情。”

  然后通话戛然而止,是熊哲主动挂掉了电话。

  林苗苗将手机砸到韩正雷身上,“韩正雷你懂什么是爱?在这方面你永远也妄想达到大熊的高度。”

  他是她见过最有奉献精神的男人,他爱她,所以愿意为她铺路,想到一切会让她幸福的可能性,然后一条一条的去做到极致。

  他们都是渺小的个体,一生很长会做无数决定放弃许多原本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和东西,却也未见的人生可以辉煌并且持续的幸福。

  熊哲不一样,他用短暂而仓促的一生至少做好了一件事,就是爱护林苗苗。

  回城的路上,韩正雷仍旧不放心,他很害怕林苗苗做出什么过激行为伤害自己,所以由不得耍心机趁苗苗不备,拨通了韩林阳的手表电话。

  韩林阳小尾巴一样坠在宋一然身后,连她上洗手间,他都要站在门口守着,才肯放心。

  视频电话响起来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下,韩林阳看了一眼几乎秒接,可明明是爸爸的号码,他接起就喊妈妈,于是韩正雷可以名正言顺的将手机丢给林苗苗。

  “你儿子找你。”

  林苗苗侧着脸窝在副驾驶皮椅上,闻言手忙脚乱的擦了擦脸上无声掉下来的眼泪,坐直身子看向手机屏幕。

  “妈妈~”到底是小孩,两天没见苗苗,离开的时候又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场景,这一开口,明显又是拖着一条长长的小哭音:“你在哪儿,你怎么还不回来?”

  宋一然从洗手间出来,看孩子靠在墙边像是被惩罚的小可怜,从他衣服后面拽了拽,让他坐在沙发上和苗苗通话。

  “阳阳,你没在家吗,去哪里了?”

  出门的时候知道是跟着孟友冰,看他身后的陈设又不像是普通的住家。

  韩林阳抬头看了眼宋一然,对上他然然姨鼓励的点头,他小哭声道:“然然姨和我在一起,还有顾叔叔和童童哥哥。”

  林苗苗恍然大悟,然后视频中出现宋一然的脸,她气色还好,对她比划了一个安心的手势。

  可是苗苗如何能安心,孟友冰曾经是军人,他说一不二可还是辗转把韩林阳送到了宋一然这儿,这多少可以证明一个问题,其他人根本照顾不了韩林阳。

  “阳阳,妈妈。。。。。。妈妈这两天就回去了,你乖乖和然然姨呆着,她肚子里小宝宝,不要让她太辛苦了。”

  别的话韩林阳都可以不听,只要听到妈妈这两天可以回来的保证就够了。

  韩林阳乖乖的点头:“妈妈,那你要说话算数,阳阳等你两天回来。”

  林苗苗缓了好几秒方才虚弱的点头,“好!”

  未来的日子何去何从,苗苗没有想过,放弃熊哲选了儿子,她以为这辈子照顾他长大自己就可以解脱了,可熊哲没了,一直以来支撑苗苗的这个决心又再次受到了强烈的震荡,她不知道现在如何选,才会让所有人受到最小的伤害,让她的心不再那么难过。

  ==

  两天后。

  既然答应了孩子,苗苗把自己关在B市的酒店整整一天,想了许多过去发生的事,心更乱,没有一个通透或者可以指引自己的思路。

  但和孩子约定的时间到了,她就不得不回去。

  宋一然在医院,韩正雷直接将苗苗送到医院楼下,她没有等他停好车一起上楼,而是下车后,头也不回自己先走。

  韩正雷坐在车里,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有点喟然,又好像还有点难过。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步错步步错,他和林苗苗真的太多事了,有时候毛躁了,他都想是不是放她走,她就高兴了?

  可是不行呀,他和儿子都离不开她,所以,看在孩子是亲生的份上,她就不能委屈自己一下吗?

  韩正雷啪的一巴掌拍在脸上,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冒出来这种想法,侧面证明他的确挺不是人的。

  “妈妈~”

  苗苗找到宋一然的病房,被韩林阳第一个看到,他火箭一样蹭的滑下床,用了几年来最快的速度抱住苗苗的大腿。

  孟京童人小鬼大的替韩林阳担心了两天,终于看到人间天伦母子团聚的画面,男孩激动的鼓掌:“太好了,苗苗阿姨你终于回来了,阳阳可想你了。”

  苗苗心酸的弯腰,将孩子抱在怀里,阳阳就势搂住她的脖子,因不安全感而紧紧束缚的力道,让苗苗像是被两根细绳拘住了呼吸道。

  苗苗上前两步,顺了顺孟京童脑顶乌黑的短发,问宋一然:“怎么又来医院了?”

  生日之后才几天,她也真可以,又把自己弄进了医院。

  不过人虽然在医院,气色却比在家的时候要好,看来她是与医院更加有缘。

  宋一然尴尬的望天,起身稍微拉了拉阳阳的小手:“别总担心我,我都好了。”

  林苗苗回头看了眼顾北顾,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碰,点点头又各自调开目光。

  短暂的眼神交流让林苗苗信了宋一然的话,看来都是真的,她自己什么都搞明白了,没有再胡思乱想。

  “那就好!”一个月内经历了两场生与死的分离,让林苗苗有种弱小的胆颤,她真的不希望自己身边再有故端发生,特别宋一然,她一定要好好的。

  “你呢?”

  看起来很平静,抱着孩子好像什么都可以接受的样子,宋一然了解她,越是这样她心里一定越是难过。

  果然,不提还好,一提她顿时关联想起熊哲,现在这简单的两个字构成的一个名字,只要稍微碰触,心就像是被针扎一样。

  “阳阳,你和顾叔叔还有童童哥哥,一块去楼下玩好不好?”

  宋一然知道苗苗一定需要倾诉,可阳阳在,她就绝对不会让自己放纵情绪。

  顾北顾被妻子cue,配合的伸出双手,尽量让面部表情温和亲善,用了最大的努力,阳阳却如何都不肯依,瞪着大眼睛好像顾北顾是洪水猛兽,小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

  顾北顾无奈的摊手,他也想试着提前体验当奶爸的感觉,不太行,只能让妻子失望了。

  宋一然摇头表示没事,特殊情况不怪你讨不到孩子的信任和喜欢。

  韩正雷停好车,开着车窗吸了半根烟,让情绪完全的平静,这才迈着大长腿上楼,准确找到了宋一然的病房。

  顾北顾给他使眼色,让他把儿子接过来,空间留给两个好朋友,倾诉是坏情绪最好的出口,让她们说。

  韩正雷同意,越是这种时候,他巴不得宋一然可以多陪陪林苗苗。

  男人伸手,“阳阳,爸爸抱,乖一点。”

  韩林阳转着漆黑的眼珠看看爸爸的脸,又看看妈妈,妈妈身后还有跃跃欲试跳着想要拉他手的童童哥哥。

  他怯怯的小声问苗苗:“妈妈,我和哥哥玩,你和然然姨说话,一定要等我。”

  见到长大后的韩林阳,苗苗几乎所有的心酸都是被这个孩子勾起来的。

  她囊着鼻子涩涩的点头:“好。”

  得到苗苗的承诺,阳阳出溜从妈妈怀里滑下来,小手让孟京童牵着,两个人在顾北顾和韩正雷之前,慢悠悠的走出病房。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宋一然拉着苗苗的手,两个人在双人沙发上双双落座。

  不等宋一然问,林苗苗拖着发酸的鼻音陷入自我埋怨:“然然,都是我太粗心了,我明明看过他的视频,他瘦了而且很白,那分明就已经很不健康,我却没有多问哪怕一句,而只是因为他的话,他骗我说自己过的很好,我释然,我轻松。”苗苗痛苦的双手抱头,“然然,我真的太不是人了。”

  只有真正失去过重要的人,或者处在濒临失去的临界点,人才有可能将与这个人所有的过往全部串联起来,然后因为某些点做的不够好或者不够细心,而陷入深深地自责。

  宋一然懂这种上帝视角的哀怨,但人生就是这样,会有遗憾,会有茫然,关键造成这种现状的不是自己主观意向,宋一然不用觉得,熊哲一定会原谅苗苗。

  “苗苗,我同意你的话。”不等苗苗反应,宋一然但书:“但是我们谁都逃不过刻意的安排。”

  林苗苗愣了愣,就听宋一然继续:“熊哲的心意你我都懂,他从结婚到离婚一直都是为你考虑,因为他爱你,所以你又如何能防得住这样一个人善意的欺骗?”

  所以不要埋怨和自责,熊哲的本意并不是想让她陷入那样的境地,无论他刻意隐瞒也好,突然故去也罢,他爱她的心意不容许大家质疑,更加不容许造成苗苗的困扰。

  “苗苗,熊哲会那么做,除了他本性善良憨厚,他爱你,你以为还有什么?”

  苗苗从见到宋一然之后,仿佛彻底陷入了被宋一然的思路带着跑圈的境地。

  “因为你值得!”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付出了自己的全部,结婚是她真心的,两年的婚姻互相陪伴和关照也是真心的,后来离婚,两个人绝大多数考虑的,也是基于对彼此的成全和保护。

  所以,事到如今又何必自责,熊哲突然离开是大家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现实,他可能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早,若非这样,他一定不允许同事给她打电话,也一定会给她留好所有释怀的理由。

  他们都是太好的人,所以真的没必要因此而恨自己。

  想念可以,我们在心里的角落留一方余地给他,给这个善良而仓促离开大家的男人。

  “然然,我把大熊撒在海里,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他了,他笑着和我告别,说不要怀念他,让他安心的走。”苗苗痛苦的用拳头支棱着前额:“我想完成他全部的心愿可是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他走。”

  “然然,他对自己太狠了,我真的舍不得他就这样走了,所有人都忘记他,随着时间没有一个人能想起曾经有他这么一个人,我。。。。。。”

  宋一然打断林苗苗,压着她的肩膀把她从深渊中提出来,说:“林苗苗,尘归尘土归土,你不放手只会让大熊痛苦,明白吗?”

  知道,她都知道,可她能怎么办,这几天她纠结过,想要放手让他离开,可每当要放手的瞬间,他的脸他的表情好像都要从她记忆中跳脱抽离,她没办法,她受不了这样决然的撤离。

  “林苗苗,外婆离开的时候你是怎么劝我的?”

  道理所有人心知肚明,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知道全然不够用,懂得再多终归不能立刻说服自己。

  “苗苗,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除了再与大熊纠缠。”

  宋一然紧握好朋友的双手:“放手吧苗苗,让他此生安息,好不好?”

  林苗苗抬头,宋一然言下的暗示让她震惊:“你都知道了?”

  怎么可能不清楚,造成这一切的人活的好好的,最好的熊哲死了,她怎么可能还跟韩正雷在一起,有孩子也不行。

  “但是苗苗,你当初就是为了阳阳才放弃你和熊哲,现在因为熊哲再次放下阳阳,你又回到最初的出发点,其实就实际而言我不太支持。”

  可正因为知道好朋友此刻最纠结最痛苦的点,所以为了她能尽快的走出怪圈,又不得不支持。

  “不用太绝对,给彼此留个。。。。。。空间吧。”

  她想说给韩正雷和自己留余地,介于一条性命横徊期间,没人给过熊哲余地,这两个字对苗苗而言是刺痛的,所以她不能说。

  苗苗把宋一然的话想了许久,“好。”

  她会好好的安抚孩子,她不会走很久,终归她是会回来的她知道。

  可若是没有这趟离开,她真怕自己消极沉闷的心,给孩子不好的导向,会忍不住连孩子都伤害。

  ==

  林苗苗离开的那天下着小雨,春雨润物,给这个干燥的春季增加舒适的潮润,让人们有足够的缓冲迎来热情似火的夏季。

  宋一然和顾北顾,包括顾北笙和孟友冰父子,他们迎着淅淅沥沥的最后一场春雨,与林苗苗依依惜别。

  苗苗笑语晏晏:“只是一个短暂的告别,你们。。。。。。”

  宋一然抱住她不让她说出口那些对外人才讲的客套话。

  “我们等你回来。”

  最爱哭的韩林阳似乎一夜长大,他今天反常的没有哭,一张白皙俊秀的小脸蛋抬的高高的:“妈妈,我会想你的。”

  苗苗鼻酸的用额头与小朋友相触:“真乖,你是妈妈这辈子最爱的小宝贝,一定要乖乖听话。”

  韩林阳认真的点头:“我知道啦。”

  做通韩林阳工作的人不是林苗苗,她才刚开口与他沟通,一旦听到妈妈又要离开他这几个字,眼泪啪嗒啪嗒好像古屋蔓藤下滴滴答答的雨水,而他越是隐忍不蛮横的哭法,对苗苗越是致命的伤痛。

  她和孩子说的时候也是韩正雷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他震惊,他握紧拳头分明怒火中烧,可不知为何似乎又突然想通了,他告诉她:“我来吧。”

  跟着三四天,他每天会跟孩子交流一两次,后来又过了三天,小孩仰着纯真的脸与她说:“妈妈,你还会回来吗?”

  她鼻腔一酸,知道韩正雷已经说服了韩林阳。她给孩子最认真的承诺:“会的!”

  她会回来,当她沉淀好自己伤怀的心情,她还是会回到她最爱的小宝贝身边,心无旁骛的陪他长大,送他快乐的上大学,看他成家、立业,过最幸福的生活。

  和最亲的小孩告别之后,苗苗果断转身,可终归在没有走出去三步的时候再次回头,深深地抱了抱韩林阳,然后低着头,小声的告诉韩正雷:“谢谢。”

  谢谢他能说服韩林阳,也谢谢他适时地松手,她知道这对他不容易,可他用了很短的时间说服了自己。

  任何时间长河中的经历对大家而言都是一种成长,无论是被迫还是主动,终归大家都在试着为了不同的人与事,妥协以往认知中不可能的妥协。

  苗苗以为她至少会恨韩正雷一辈子,可当他释放出难能可贵的柔软,真正为了她的释怀而松开纠缠的手,她知道这个恨会有一个期限。

  人就是这么容易感动,在她和熊哲认识的短短五年中,他用天长海阔的胸怀告诉她:人要学着让步,生活需要包容,我们才会有幸福的可能。

  她学会了,虽然他已经不在身边,可他宽厚的精神会永存。

  韩正雷笑了,这是前三十几年人生中,发自他内心最软最本真的笑容。

  他自始至终没有说出口一句话,但他在心里无数次已经对自己坦白:我会等你,无论多久,都一样!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顾北顾开车,宋一然舒服的躺在真皮靠背上,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顾北顾,你说苗苗会用多久时间,变成一个全新的,让大家眼前一亮的明星。”

  顾北顾挑眉,这一方面他自然没有她敏锐。

  “你说呢?”

  宋一然咦一声,“你总这么鸡贼把难题推给我,所以经常让我有种错觉,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顾北顾在宋一然面前从来不会谦虚:“夫人的评价很是中肯,令为夫为之一振。”

  宋一然笑嘻嘻的眯着眼睛:“我希望这一天会很快。”

  当了妈的女人更容易心软,苗苗再有多少想不开,她从骨头缝里释放出来的母爱让她再也无法对阳阳心硬起来。

  她会回来了,也许这个期限不会长,但如果很长,他们都信韩正雷会等,但不会乖乖的等,他大概千里万里追妻,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未来还有这种可能性,宋一然一方面替尘埃落定感动,一方面又无处不在的感叹,如果人生没有弯路,该多好。

  可是没有可是,终归在别的道路中他们同样遇到了记忆深刻的人和事,这种种的经历,一样让人感怀和心存感谢。

  “顾北顾,昨晚上我做梦了,梦见自己一个人揪辣椒,好像还有西红柿,望眼一片火红的颜色,像雨后落日前漂亮的晚霞,特别特别让人心水,然后我在胳膊上挎了一个小小的竹篮,就好像小时候我们跳过的舞-采蘑菇的小姑娘,我忽然脑袋上多出来两根羊角辫,然后蹦跶着去采摘我的漂亮红辣椒和西红柿。”

  “你说我是不是傻,那么美的景色我居然不是摆拍而只是顾着吃,鲜血一样红艳艳的辣椒诶,我跟不要命似的要往嘴里塞,然后你出现了,诱哄小红帽的大灰狼似的,拿草莓换掉我手上的红辣椒。”

  “顾北顾诶,我好慌,我听说梦见辣椒会生男孩,可我居然要把辣椒往嘴里塞,血盆大口难道臆想中我其实想要吃掉自己的孩子?好丧好难哦,感觉自己像个禽兽!”

  顾北顾笑死了:“别慌,为夫给你吃的是草莓。”

  宋一然又要发愁,“会不会草莓是女孩,被我给吃掉了,所以肚子里才会只剩下两个臭小子。”

  被韩林阳几次三番的巧嘴洗脑,宋一然现在已经确定肚子里没有女孩,是两个调皮的男孩子。

  顾北顾:“。。。。。。”

  臭小子可能会记仇哦,还请亲妈口下留情少嫌弃他们一点。

  “请夫人注意胎教,不要给小孩子灌输暴力思想。”

  宋一然杵着下巴非常郁闷,双胞胎男孩,那她的女儿呢,继续生还是此生放弃,这可不单纯是个yes or no的问题。

  到底生呢,还是不生?

  宋一然陷入无限循坏的致命纠结题。

  顾北顾抬手:“想什么呢?”

  宋一然喟然感叹:“真的是双胞胎儿子的话,你说我拼一拼,会不会真的还有一双女儿?”

  顾北顾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被重锤给砸了。

  “如果还是一对男孩呢?”

  宋一然顿时萎了,不得不说顾北顾真是稳稳地抓住了她的脉门,俩男孩再生还是俩男孩,画面过分美丽,宋一然都没敢想过这种事。

  而今忽然被顾北顾提及,她惊的一哆嗦:“那,算了吧。”

  顾北顾鸡贼的挑眉,如此自然最好。有这第一次怀孕的各种经历,顾北顾不想再来第二次,所以即便宋一然不怕生第二对男孩出来,他还是会想一切办法阻止妻子如此疯狂的念头。

  “刚好说到草莓,我们回家会经过草莓园,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宋一然因为可能这辈子不会有女儿的现实而有点萎靡不振,顾北顾这么一提议,她满满的兴致,两个周了吧,若不是今天非要来送苗苗,她都快要被顾北顾给钉在医院里面了。

  她兴致勃勃的点头:“如此,甚好。”

  下一个路口,顾北顾打了转向沿着一条四车道一直走,大约过了十几公里继续往右转弯,是一条单行道,路急速变窄,而且还有一截是砂石路,车子行走在上略微有些颠簸,顾北顾尽量开的慢一点以防妻子因路况而身体不适。

  终于,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望眼看去,一望无际的果园,有宋一然最爱的草莓,还有樱桃、苹果。。。。。。许多许多水果,像小时候宋一然做过的一个梦,小小的女孩儿站在偌大的苹果树下,头顶明媚的阳光穿过树缝落在身上,她拿手遮挡热烈的光线,还是有调皮的光斑透过手缝射在脸上,几岁大小可爱的女孩子,伸手就有各种各样喜欢的水果吃,那时候傻乎乎的样子,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长大后,遇到许多事情,特别从她碰到顾北顾之后,男人用他宽阔的肩膀顶起了她整片天空,她的世界变得更大,更加明亮和舒适。

  她想,原来世界有这样一个人,竟会这般美好。

  “顾北顾。”迎着春天的尾巴,她贴着男人高大的身体和他四手相牵:“我的世界,有你真的很好。”

  顾北顾抬手挡了挡女孩脸上热烈的阳光,“宋一然,我也是。”

  女孩踮起脚尖,阳光下有她如火的笑脸,和亲吻男人唇角的剪影。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且会一直爱,这是我最初的承诺,也会是贯穿我的一辈子,最后的承诺。

  ------题外话------

  这本是写完全稿才开始更新的,因为过程中推荐效果不好所以一直无爆更,仅维持全勤的份量一直到今天,辛苦跟我一路走来的各位,谢谢你们???

  宋小姐这本有两个地方是作者掉了眼泪写完的,其一宋妈妈生病瞒着宋一然,宋一然知道后去医院劝母亲做手术;其二便是熊哲,我喜欢他,也希望你们会喜欢。

  不管这本是不是完美,我写完了他并保留了当初设定时内心的激情和喜爱,后期暂不会打上完结,要找一下还有没有错别字*^_^*

  下本是《这婚就当没结过》,已经传了两万多字,大概九月中旬恢复更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给个收藏,感谢各位!

  写顾先生的时候我说有机会江湖再见,这本宋小姐完结了还是一样的话,希望有机会和大家再见*^_^*笔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