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6 近乡情更怯

6 近乡情更怯


  转正后的李卫东,走进了正式的办公室,板房,木板的板,现在的钢板多贵呀,钢材那是硬通货,全国到处都缺少钢材。

  靠门口的位置,地震时跑的快,就这板房不用地震,来个八级大风就得倒,幸亏外边有红砖厂房保护。

  “李卫东,大家都认识了,以后你们一块工作,慢慢熟悉吧,我就不用一一介绍了,小李是大学本科生,是高材生,你们以后要多向他学习!”

  工艺组长李少华,一句话就让大家对李卫东敌视起来,有时候矛盾就是这么建立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许李少华就是让李卫东激励他们,但是这话就有些让大家觉得李卫东比他们强了。

  李少华说完以后,就直接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在旁边的红砖墙内,结实的很,当然出门就能看到工艺组,他很放心工艺组在他手里翻不出浪花来。

  国庆节,放假两天,没有黄金周,没有小长假,在全国人民每年只有59天的休息日,全国人民都在热火朝天的奋斗,五一两天,国庆两天,春节三天,所以请假是才是王道。

  李卫东调休了两天假连同周日总共休了五天,李卫东不是本地人,可以休探亲家,但是工作不满一年是又不能休假,而且就算满一年,厂里这么忙也不可能放任你去休假。

  调休那也得是领导同意才行,不然挑到同一天都走了,厂里还怎么干活,实际上是,过年都要放假的,其他的假就别想了。

  坐上返乡的火车,李卫东拎着大包的东西,现在虽然有些东西对于票的需求没有那么强了,但是大城市的东西供应自然要比他们那供应充足不少,好东西也不少,成品衣服,鞋子等等都有不少。

  两个多月的工资,在厂里也没有什么需要的,自然花的少,留下的多,虽然这些是他崛起的资本,一分都舍不得花,给父母兄弟姐妹的又不一样。

  大姐李卫华现在已经出嫁,丈夫是父亲的徒弟,在上一世,作为泥瓦匠的姐夫在四十多岁的时候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硬撑了两年,在奥运前夕走了。

  留下了一儿一女,靠着不多抚恤金将将上完大学,女儿好嫁,儿子娶媳妇就难了,一直到三十岁,自己的生意起色了,才在自己这个娘舅的帮助下买了房子结了婚。

  穿越前还和大姐通过话,看孙子和儿媳妇闹的不愉快,自己还劝了劝。现在这个小外甥才两岁,话都说的不利索,女儿得过年的时候才会出生吧,为此交了八百的罚款。

  二弟李卫民还没有结婚,初中上完就结束了学业,随着父亲和姐夫在附近的村镇做活,每日里累的和孙子似的,李卫东倒是劝过,只是没有效果,前世的时候倒是娶了个媳妇还不错,只是和老娘弄不一块儿去,见天的吵架,生了个儿子放在老太太家里,她自己倒是和李卫民一块在工地上干活挣钱。

  小妹李卫红,现在刚上高二,后年就高考了,成绩不上不下的,上辈子最终考进了本市的师专,毕业分配到县里的高中,当了一辈子的老师,最后找了个同样是老师的丈夫,斯斯文文的日子倒也过的不错。

  李卫东斜倚在座位上,眼睛看着窗外,心底里的记忆慢慢的流淌着,他觉得自己得争气了,上辈子虽然说过得也算可以,但是直到知天命之年才算过得不错,其余的日子里都是为了钱发愁。

  他是懒散的人,但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个懒散的有钱人,至少不能为了钱发愁才是最低的标准。

  不到四个小时的车程,走了四个半小时,一路上慢慢的晚点,到终点能晚上一天半天那都不是事,这个时候的火车就是这样,就算到了后世,也是在高铁出现后才慢慢的变的准时起来。

  检票口出来,就看到李卫民在门口挥舞着遮阳帽(草帽),李卫东心里松了口气,就怕李卫民看不到他写的信,感谢这个时候的邮政速度。

  显然是因为今年平信资费调整了才比较快的,今年年中的时候由原来的四分钱调整到现在的一毛钱,郑阳还为此抱怨了好久。

  把行礼递给李卫民,掏出烟就自己点上了,吐出烟圈才感觉舒服起来。

  “哥,你这都抽上大鸡了,这烟可不便宜,我们工头才抽大前门来!”

  李卫东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拿起烟盒递给了兄弟。行礼没有放下,一手接过烟盒,一抖手就叼起一根烟,就着李卫东烟头点了起来,烟盒顺手就放进自己的兜里,看抽烟的样子就知道是老烟民了。

  走出车站,李卫东跟着李卫民走到停自行车的地方交了五分钱,推出自行车。李卫东让李卫民拿着行礼坐在后面,自己蹬了起来。

  从县城到李家庄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程,如果遇不到合适的车,靠着一双腿要走五六个小时,而这路,李卫东在四年前早已走的很熟,每周一个来回,大部分的时候是步行,有时候能遇到顺路的牛车,人家心善也会让他跟着走一程。

  一根扁担,一头挑着大饼,一头挑着书本衣服咸菜,他得感谢那时候的高中是两年,他走了三年,不然还得多走一年。

  一路上听着卫民说着家里的闲事,跟着父亲、姐夫在工地上的事情。

  现在条件好了点,起新房子的自然就多了,李卫东的父亲李承文是远近有名的木匠,而且还能干些泥瓦匠的活,所以哪家起房子都喜欢让他去帮忙,以前的时候就是给点粮食什么的,现在大家都能吃饱了,家里也不需要粮食了,大部分都给些工钱。

  李承文这样的手艺人,能给四五块钱一天,李卫民这样的一天也能给两块钱,姐夫高安邦算是半个木匠,一天也能给三块钱,只是这样的活也不多。

  过了徐家湾就是李家庄了,整个汉东省一半属于平原,一半是丘陵山地,徐家湾就是在二者交界点上,丘山县算不得老县,建县历史不足百年,一直到李卫东穿越的时候丘山县都没有发展起来,依然属于汉东省垫底的县。

  李家庄在个山坳里,庄子里好几百户,大部分姓李,少部分是几个外姓夹杂在里面,姐夫高安邦就是其中之一。

  村子里的土地极少,大部分村民都没有出过县城,所以李卫东是李家庄唯一一个靠着上学走出去的大学生,李卫东回村肯定一会就传开。

  看着眼前的这个土屋,李卫东心里满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坚持上学,后来又到北京上学补助不够用的,家里接济着,恐怕这屋应该翻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