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9 长期合作才是王道

9 长期合作才是王道


  李卫东和何雨生愉快的走了,一百块钱附带着换下来的旧件,这个价比起在维修车间修的还便宜点,时间也快,上门服务,这两项一算也便宜了更多,自然是大家都高兴。

  何雨生自然有他的介绍费,这就不是李卫东出了,他这个月的工资是转正工资加上奖金也就是一百三十多块钱,这就赶上大半个月工资了,马无野草不肥呀!

  回到厂区宿舍的时候都已经天黑了,李卫东专门找了一个隐蔽的水沟把几个换下了件扔到里面,记好位置才回去。

  李卫东是干部身份和工人不一样,上一个大夜班可以休息一个白天一个黑夜然后上白班,一个月能有三四次的大夜时间,回去睡了一觉,次日一早就起来上班去了,郑阳还在床上睡着呢,他昨晚上的是中班,半夜才回来。

  又开始一杯茶一张报纸过一天的日子,但是总是不自觉的摸摸口袋里的一百块钱,两张五十的四个人头票,还是不带金线的那种80款,后来这种不带金线的就慢慢的消失了。

  “李哥,昨天那活还接不接”,刚下班吃过晚饭,就碰到了何雨生贼兮兮的样子。

  “李哥,这次距离近,一会就到,现在过去,天黑之前咱们能赶个来回,价格好商量,说是打着火,车就是不走!”何雨生看着有门,赶紧说道。

  李卫东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走,你去找几个齿轮,我换身衣服,咱们在厂门口外的那个柏树林汇合!”

  一描述就感觉是齿轮有问题,很快二人就到了,老远的就看到站在拖拉机上的青年,李卫东并没有感觉到奇怪,心里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只是猜测,今天更加肯定了几分。

  两个多小时,李卫东就把问题解决,这次虽然近了,拿的钱并没不少,一百二十,李卫东也知道,干一次活何雨生能拿到十块钱,无论什么活都是这个价,而这个青年叫宋国峰,也是机械厂干供销的,现在的机械厂根本不需要销售,供不应求,那市场就来了,给谁不给谁这就是生意了,想早要货就得加价,他就干的这个活,只是现在供销处领导换了,干的没有那么顺心了,只能偶尔干一次,挣点外快,如果不是老爷子拦着他就下海去了。

  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个生意,以前的时候也接些活,但是维修的师傅不好找,就是找了也没有李卫东这么快就找到问题维修,通常要弄个三两回,才能把活干好,昨天一下子就发现李卫东绝对是个行家,恐怕就是维修的大师傅过来也不一定这么快,那些人思想顽固他也请不出来。

  今天他让何雨生把人找来,纯心故意试探的,哪里想到人家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而且还胆大的在地上铺层白布就敢拆发动机,当时把他吓的不轻,这要是坏了他得把摩托车抵给人家,那是他家的彩礼钱加上媳妇娘家的嫁妆两家凑钱买的。

  还好,很快就这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就消失了,总装车间的就是不同,啥都敢干,李卫东为了熟悉拖拉机,上辈子装过,这辈子更是装过,而且是全工序的整个生产线都装过。

  “老弟,你叫我老宋就行,我可真是服了,这发动机说拆就拆,就是送到厂里去也得需要好几天才行!兄弟你这手艺还在厂里混啥呀,出来干,分分钟一个万元户呀!”

  无论宋国峰怎么忽悠,李卫东都是微微一笑,绝对不上当,虽然他知道早晚会离开机械厂,但是绝不是现在这个机会,他还在等,个体户和干部身份在这个时候是有天壤之别的。

  中国大面积的企业成立是在南巡之后的事情,后来很多企业的成立日期虽然说是八几年,但是真正注册的时间都是在92年以后了。

  和当下大部分人一样,李卫东缺钱,有些钱可以挣,打擦边球也可以,有些钱不能拿,现在铁饭碗还是值钱的,不然也不会娶到他媳妇,只是他媳妇现在还国棉厂呢。

  “兄弟,你看这样如何,我找活,你来干,利润咱们三七分成,我三你七,你只负责修,你放心配件啥的都是成本价,咋样?”

  “好,宋哥,我信得着你,只要是咱们周边的都可以,有活你就让雨生通知我就行,我有时间就去,只是不要弄的太张扬了!”

  “兄弟,这个你放心,哥们嘴严的很,雨生也是我兄弟,信得着!”

  大家有钱赚,自然要保密好了,干这种活的,李卫东估计肯定有不少人,只是都是暗地里进行,大家都没有说开。

  而且这种活的技术含量会越来越低,随着市场的放开,有些个体户的修理厂会兴起,他这样的游击队肯定也会没落,除非正规化才可能在市场上站住脚。

  修拖拉机自然是没有太多的利润,再过几年拖拉机都没有市场了,维修就更完蛋,慢慢会开拖拉机的也会修了,就不需要修理工,要是能修小轿车还可以。

  从十月底到十二月底,两个月的时间,李卫东净赚四千多,就连何雨生这个跑腿的都挣了好几百,这两个月李卫东每个休息时间都会出去跑一趟,坐着宋国锋的摩托车方便了不少,也快的狠,有时候一天可以跑两三个地方。

  慢慢的形成了口碑,何雨生和宋国锋在外揽活,李卫东去维修,有时候忙的时候还带着郑阳打下手,他们还在附近的村子里租一个小院放他们杂七杂八的工具,算是一个窝点了。

  国人是不怎么过元旦的,对于元旦的感情多是来自于官方媒体,或者是公司的总结大会,无论有没有这个传统,官方的一年一度就是指的元旦,而不是对我们具有特殊意义的春节。

  实际上在包括汉东机械厂在内的很多国有企业,国家机关的考核截止日期其实是月底的25日,这一年对于汉东机械厂来说是胜利的,是成功的,是值得书写的一年,至少厂领导这么认为的。年产四千九百三十二台拖拉机,是在汉东机械厂的历史上是第一次。

  效益自然极好,厂里早有传言,今年的奖金将会是极为丰厚,除了本该四季度的奖金外,每人会有额外的丰厚的年终奖,厂里虽然不放假,但是节日的气氛还算浓厚。

  随着日报的报道《为进一步稳定发展而奋斗》,汉东机械厂迎来了了1991年的元旦,李卫东也迎来他的第二个1991年,半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每天阅读大量的报纸,让他明白这个社会没有因为他的来到而变化,报道明确的提出要搞好经济,这是印在大家骨子里的大事,穷怕了的人民明白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尝到甜头的老百姓把挣钱看的无比重要,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报道指出,不论世界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放松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这个定心丸算是吃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