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11 落日西风见沪城

11 落日西风见沪城


  元月三日,李卫东一人穿着破旧的军大衣,坐在缓慢行驶的火车上,京沪线是国家最繁忙的一条线,哪怕到了后世也是如此,整个高铁线路唯一盈利的就是京沪高铁。

  现在正是半夜时分,本是极其困顿的时候,李卫东却强撑着不入睡,好在白天他睡了一整天,下午才上的火车,本次列车的终点就是沪城,由齐州到沪城,计划车程是十八个小时,过两年提速后,能少好几个小时,只是现在还不行,而且最终会是几个小时谁也不知道。

  现在正值放假时间,车上的人不少,大部分都是学生打扮的,有些还把校徽挂胸前最显眼的位置,李卫东至少看到有两个是他的校友,只是没有看着面熟的,他本身显得面嫩,倒是有几个学生问他是哪个学校的。

  偶尔巡逻的乘警是李卫东唯一的安慰,现在人流量大,自然三只手的也就多,知道学生身上没有什么油水,他们的关注点大部分是打扮比较破旧的打工人,李卫东一上车就感觉自己失算了,如果穿一身校服出来,估计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三只手搭理他。

  大部分人都熟睡了,李卫东对面的一男一女倒是显得有些精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听他们讨论一些时针,李卫东面无表情,心里倒是有些震动,这女的虽然看起来年轻,但见识却不少。

  “虽然说,有些学者在学术期刊上呼吁严惩倒卖国库券的不法分子,但是我认为倒卖国库券人还是大有人在,国库券在沪城可以交易,而且价格颇高,但是在某些城市别说交易了就是兑现都很难,凭一句话就想阻止是不肯能的!”

  “倒卖国库券就是投机取巧,不劳而获,这个是根本问题,国家肯定会出台政策,制止这种交易行为的!”男生倒是义愤填膺。

  “那些小城市的国库券怎么办,有的地方缺钱,到期的国家要求要兑现的国库券也因为各种理由延迟兑现,甚至不兑现,那不是当时购买国库券的人吃亏了吗?”

  “国家可以调拨货币进行兑换,要是被那些投机份子低价收购,再跑到沪城高价兑换,这就是倒买倒卖,是扰乱市场秩序的,应该严厉惩罚的!”

  李卫东发现,这男的和他年轻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个死脑筋,不懂的变通,国库券本来是允许随买随卖的,只要是不已盈利为目的就行,但是国家又不能分辨他是不是为了盈利,买到我手里,我发现需要用钱了,我卖掉变现,不能等到到期付息了,也是有道理的。

  一夜很漫长,这一男一女讨论一会,谁也说服不了谁,你不能和一个傻子去争论谁傻的问题,你不能和一个三季人去讨论冬天的样子,夏虫不可语冰。

  李卫东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何必争论,何必讨论,干就完了,历史终将会证明谁是对的,错的人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卫东怀揣着面值五千的到期国库券,他不是专门来倒卖的,而是趁着这个机会来沪城寻找财路,齐州也可以兑换,但是由于银根紧缺,只能限量兑换,而且整个齐州就几家银行可以兑换,每日里排满了人,都知道沪城可以兑换,但是几十块钱的国库券谁会跑到沪城来,这就出现了中间人,前些日子因为有人呼吁严惩倒卖国库券的投机份子,这种中间人倒是低调了不少。

  李卫东抓住了机会,趁着这波恐慌期,用自己仅有五千块钱按照面值或者落低于面值的的价格兑换了差不多五千块钱的国库券。人家就十块钱的国库券,总不能去半天的队,有可能还排不上去挣一包烟钱,有人愿意来换自然欢迎,只是李卫东的利润也不会太高,所以李卫东主要以五年期的为主,三年期的为辅,一年期的约定过些日子再来兑换。

  说好的上午十点能到沪城的,到了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下了车,李卫东吃了两口自己带的大包子,喝了口茶缸子里的温水,才感觉到温暖,沪城的冬天湿冷,冻到骨子里。

  大都市,果然不一样,这么冷的天,还有穿裙子的姑娘走过,冻的李卫东一哆嗦,赶紧环顾四周,顺着一条路,走了大约十分钟,果然发现了一家工商银行,这还是上辈子的记忆。

  李卫东磨蹭到一点多钟,才稳稳的走进银行的大厅,大衣很拉风,要是有阵风吹过,可以媲美发哥了。

  “同志,干什么的?”

  “大爷,我是来兑换国库券!”正当李卫东沉浸在电影情节中,被叫住了,立马出戏。

  “往那边走,最东边的那个,排好队!”

  李卫东打眼一看,队伍不长,和他打扮差不多,都是破旧军大衣,手里都提着个小行李包,双手用力,一看就知道是贵重物品。

  李卫东仔细看了看,大部分的国库券都是到期的兑付的,不到期根据时间长短也能兑换,只是价格就较低,同时也有挂出卖价。

  他前面的这几位,估计和他一样都是来兑换的,数量也都不大,看来大家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都学的聪明了,想学杨百万也没有那么容易。

  轮到李卫东了,工作做的仔细,早已经把面值和年限都分类好,倒是没有多啰嗦直接付给了李卫东六千七百多块钱,这一趟下来除了车费住宿费净赚一千多,只是这钱不好挣,那个时候正好报纸上报道了这一篇文章,大家才恐慌了,但是这么久过去了,没有动静,肯定还会热闹起来。

  兑换国库券,完全是顺路而为,他主要是想要来看看沪城这个国际大都市有什么能做的吗?这刚定下的浦东开发区变成啥样了?

  倒腾电子表,没有门路,那得去深圳,那边管理的比较严,随时担心你会越狱,李卫东自然不会冒那个险。

  国库券他也只能赶上个尾巴了,到期的好兑换,但是价格贵,不到期的倒是不贵,但是价格波动大,如果真砸手里倒是不怕,只是这钱就成了死钱了。

  怀揣着六千多块钱,李卫东用三天的时间逛遍了沪城的大街小巷,做遍各路公交,走到腿发麻,若是再过二十年,恐怕十天都走不完,现在浦东还没有开发,沪城还是老城。

  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不少的东西,有些小饰品,衣服等等生活相关的东西。

  李卫东突然发现除了他的老本行,机械加工,其他的似乎一窍不通,挣大钱的本事一点都不具备,难道真的回去干他的非标件去?

  这些东西,他拿回去仔细琢磨,看看能有什么出路吗,实在不行,就只能干老本行了,修拖拉机。

  这次回去的时间是太阳落日的时候,李卫东心情低落,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的财富一年内快速的增值,再回去倒卖国库券,他自信干不过杨百万他们。

  次日中午到达齐州火车站,李卫东背起行礼包,走出火车站,熟悉的感觉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