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15 雪是的正经的(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15 雪是的正经的(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一整天见谁都笑眯眯的,都以为李卫东是通过组织关系高兴,李卫东也不解释,虽然但凡是个有想法的青年,都会积极的加入组织,但是我李卫东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别人这么认为,他自然不会反驳,没事自己偷着乐,让他们瞎琢磨去吧!

  忙活了一天,又修了几辆拖拉机,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雪,李卫东和几人商量了一下,春节前就停止干活,把所有维修的活都推到年后。齐州虽然不是东北那边,但下大雪也没有那么容易融化,而且土地也开始结冻,拖拉机也该休息一下了。厂里的维修车间从全厂范围内招了三十多人,他们的生意自然就少了起来,看来厂里也看到了维修这块利润了。

  李卫东想着明年要把维修的范围扩大一些,机动车都有涉猎一些,比如摩托车,越来越多了,也要能修才行。上辈子,创业稍微起色的时候,摩托车已经廉价的厉害,国产的只需要三四千块钱就可以,很多人的自行车就换成了摩托车,坏了就自己修,本身就是搞机械的,时间久了自然就会了。

  等了一天的雪,终究是没有来,相信现在的天气预报,不如找个老农问问,明天有没有雨雪呢!

  一下班,李卫东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跑出厂门,就连准备叫他回家喝酒庆祝一下的何师傅的吆喝都没有听到,和你一个老男人喝酒那不是浪费感情吗。

  骑到国棉厂,里面的人都出来的差不多了,尽管在寒风中,李卫东仍然满头大汗,等了一会,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影,心里多少失望。

  同样是五点下班,他从机械厂骑过来正常需一小时,现在也没有堵车一说,今天骑的飞快,也就是四十多分钟,还是没有赶上,估计人家早回家去了。

  正要调转车头向着国棉厂三宿舍去追去,突然看到刘锦慧骑着自行车出了厂大门,李卫东傻笑着看着刘锦慧越来越近。

  “你怎么又来了,对了,你来了正好,你跟我回家……”

  “这么快,不好吧!”李卫东一惊,声音有点大。

  “你想什么呢,你在我家楼下等我,我把东西还给你!”刘锦慧一愣,就明白李卫东的意思,自然是羞愤。

  李卫东还没有做好见丈母娘的准备,虽然老丈人二人对他都挺好,但是丈母娘是老师,教训人习惯了,动不动就批评几句,老丈人倒是面冷心热的,只是面对拱自己家白菜的猪会是什么心情,鬼都知道,现在可不是上一世的情形了。

  刘锦慧也拿不清楚父母是啥意思,从前天晚上,她就没有听到父母关于她的事情,而且他改完卷子发现那件大衣放到她的床上了。

  她也想找人打听一下李卫东,只是他的同学里面没有在汉东机械厂的,倒是认识柳叔叔,也不敢呀,而且一个姑娘家打听一个男的,也不合适。朱小玲认识两个在汉东机械厂上班的伙伴,只是才两天时间还没有结果。

  “哎,别着急呀,大老远的,我来都来了,陪你走会吧!”

  国人四大神奇原谅理由,来都来了,还是个孩子,大过年的,都不容易,很神奇,很恶心,但是还堵的你难受,古人云,君子可欺之以方,大概是这个道理吧,你不原谅反而是你的不是了。

  俩人都不开口,保持一定的距离,一旦李卫东靠近,刘锦慧就走远几步,眼看着要走到墙根了,李卫东不好再逗她了。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比如年龄,家庭之类的?”

  刘锦慧不说话,其实心里已经抱怨了,你知道还问,一个女孩子主动问男的这些问题,也太直白了,她受到的教育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你不问,那我就慢慢给你说说吧,我家是丘山的,你知道丘山是哪里的吧……”李卫东不紧不慢的说着,这是一个技巧,以一种奇妙的速度和声音,可以让听众更快速的进入到演讲者设定的情景中。

  一个静静的听,偶尔出现几声笑声,然后又赶紧捂嘴,一个认真的说,讲一些生活中的趣事,但是又都无关痛痒的,不要轻易的吐露心声,这样显得自己不成熟。

  刘锦慧好像听了很多,也很高兴,李卫东好像说了很多,实际上的内容不多,至于重生的事情,除非脑子秀逗了,才有可能透露除了鬼以为的哪怕活着的生灵。

  国棉厂三宿舍,有两栋楼房是厂子里中层领导的房子,凭借着副团级转业和杨老师二十多年的工龄,刘锦慧家的房子算是厂里比较大的,一个三居室。当年李卫东第一次上门的时候,羡慕的不行,做梦都想要有一个这样的房子,后来拆迁换了两套大三居,其中一套给了小舅子,另一套用老两口的话说,以后留给他们,好在他没等到。

  看着越来越近的三宿舍,二人不约而同的放慢速度。

  “你可真厉害,两个多月就给转正了,我这还没有转正呢!”

  有心理学家指出,当一个女人对相近岁数的男人表达出敬仰或者钦佩的时候,这女人就很危险了,往往是爱上这个男人的先兆,只是李卫东不懂,刘锦慧也不懂。

  天色早已经黑了,路灯下面推着自行车的二人越走越慢,也越走越近,站在宿舍区门口,李卫东不能再走了,再走就危险了。

  刘锦慧低着头看着车把手,李卫东低着头看着她,天空飘起了雪花,当雪花落到刘海上的时候,李卫东有种想伸手的冲动,好在没有真的干不然就凉凉了。

  “下雪了,老天爷不容易呀,都让天气预报给算准了!”

  “净胡说八道,也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

  李卫东突然想到了一个关于风和雪正不正经的段子,正想要说出来,却突然感觉不合适,这个时候在女孩子面前说这个段子似乎有些耍流氓,但是三十年后却堂而皇之的登上了官媒,社会的包容度也在不断的提高。

  “老刘,在这干什么呢,都下雪了,还不赶紧回家?”

  一声极其熟悉的声音,让刘锦慧慌了,让李卫东大冬天的汗都下来了。

  老刘同志当然不是在偷听,只是这俩人没羞没臊的在这说着小情话,要是让别人撞见了,那就是笑话了,不出半天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了,老刘家的闺女找对象了,怎么怎么滴,甚至传着传着就邪乎了。老刘是在这儿放风呢,至少李卫东是这么认为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