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18 冰天雪地干事业(求收藏,求推荐票)

18 冰天雪地干事业(求收藏,求推荐票)


  明亮的窗外,阳光比往日亮,李卫东睁开眼睛看着窗户,白雪的反射,让天空都显得圣洁了,但是这明显不是他的宿舍。

  李卫东一下子起来了,看了一眼四周,还正趟床上大睡的小舅子,心里稍微失落,想的太多了点,自然是与现实有区别的。

  看了眼手表,快八点了,打开门就看到几双眼睛盯着他看,李卫东有些尴尬。

  “酒醒了,不用那么着急上班,早上找人给你请假了,先洗手吃饭吧!”

  杨老师不好表现的太过,但又不能不说,这话让女儿说更不合适。

  现在是冬日,实行的冬日作息时间,八点半上班,都在宿舍区了,自然是时间充足。

  “那麻烦叔叔阿姨了,昨天喝断片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刘永良终于从报纸中把头抬了起来,他倒是记得昨天自己的话,现在想起来有些丢人呀,英明了一辈子在这儿栽跟头了,听到李卫东说断片了,自然就装作若无其事了。

  一个是自己媳妇,一个是女儿,那都是自家人,不算丢人。

  “卫东啊,酒量不好,以后可不能这么喝,容易伤身体!”刘永良意味深长的说道。

  谦逊是国人的传统美德,何况还是老丈人的话,那自然是及其赞成。

  李卫东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老丈人和丈母娘都走了,就剩下桌子上无神的吃着油条的刘锦慧。

  刘锦慧想了半夜,也没有明白,自己都没有同意,就被李卫东上赶着跑家里来了,关键父母还挺满意,这事可怎么办呀!

  “想什么呢,你对象来了都没有看见?”

  “谁是你对象了,再胡诌以后就别来了!”

  得照顾媳妇情绪,心里虽然已经默认了,但是嘴里还不承认,矛盾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早晚的事了。

  “嗯,我注意一定不能胡诌了!”不胡诌就可以来了吧,这是话里的意思。

  拿起老丈人刚才看的报纸,人民日报,一看日期还是今天的,送报纸的可真敬业呀,在大冬天,还是个大雪天。

  “热烈祝贺黑河口岸复关重启八周年!”

  一个豆腐块,在人民日报上的任何一块豆腐都是价值连城。前世他就听说,给苏联人做生意,咱们这不值钱的轻工产品,在苏联都能翻好几倍,那个罐头换飞机的不就是这么来的。

  由于苏联的发展重心不同,一直发展重工,要说重工人家是首屈一指,要说轻工在国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更别提在大层面上了。随着苏联解体,世界格局变化,俄罗斯痛定思痛,终于致力于国民经济建设,老百姓的日子才好过一点。

  李卫东突然感觉这个商机,自己也可以干,而且肯定可以挣钱,但是安全是个大问题,对面的海兰泡可不是中国的土地,枪支泛滥,正逢乱世,命不值钱。

  没有注意到对面亲媳妇的感受,李卫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因为生意的事情去过莫斯科,会几句俄语,但仅限于吃了吗的问候,但是不妨碍做生意,从内陆买些轻工货物,衣服袜子啥的到了那里应该可以赚不少,总比现在挣的多,总之要试试的,不行拉倒呗。

  李卫东就这么抬头看着,正好对着刘锦慧,虽然眼神没有焦距,但是刘锦慧不知道呀,这么看人家,也太不合适了。

  “唉,回神了!”

  刘锦波出来了,坐在桌子上,手也不洗就拿起一个油条,就着小米粥喝了起来,昨天酒喝大了,今天就能喝上小米粥,一看就是被特殊照顾了。

  李卫东喝了一碗粥,然后吃了两根油条,骑着自行车把刘锦慧送到工厂门口,看着她走进去,才回身向着汉东机械厂出发。

  三天后汇同宋国峰,两人拿着单位介绍信和整整四个大麻袋东西北上,至于这介绍信的真实性不能说,别人信就行,不信你去查呀,长途电话虽然没有那么难打了,但也不会那么好打的,等电话打过去,黄花菜都凉了。

  “兄弟呀,你说咱们这行吗,我就是跟着你出个力气没多少钱,你倒是把自己的身家都搭进去了,还跑沪城买那么贵的衣服,这能行吗?”

  “行不行的,试试不就知道了,就算不行也算是到这冰天雪地旅游了!”

  一路上,宋国峰叨叨没完没了,李卫东回到机械厂就跟宋国峰商量了一下,结果这哥们胆子变小了,虽然大家都做生意,但是投机倒把的罪名还是没有取消的,还是害怕呀。

  李卫东拿出了仅有的六千多块钱,就留下了一千多块钱的路费和应急的,其他的全部买成了衣服袜子,还都是高档的,衣服在城北服装城买,齐州尼龙厂就做袜子,质量还不错。总得试一试的,要是这条路能走的通,可不就能早日实现财务自由了吗。

  宋国峰就拿出五百块钱,这是他的全部家当了,他是要养家的人,也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挣的钱能剩下就不错了。

  两天两夜,感谢祖国的重工业基地在东北,铁路直通口岸,不然转车也为难死他们,下了车,他们俩就傻了,李卫东以为肯定能遇到个掮客啥的呢,不都是这么传的吗!

  好在有个官方部门,口岸管理委员会,有困难找警察,虽然这句话至少还得过两年才能出现,但是李卫东没有这觉悟,直接找上了口岸管理委员会在黑河的办公室,拿出了介绍信,李卫东手里的介绍信,当然不是机械厂的。是服装城的,他手里的介绍信很多,厚厚的一沓,要是被查到了绝对要进号子的。

  有了介绍信就好说了,而且人家一听李卫东是京城的大学生,那就更加客气了,虽然以后大学生不值钱了,但是现在还算是可以的,一年就能考那么多,况且还是北京的大学生。

  亲自找人帮忙过问一下,李卫东打点一下,不到两天就成了,虽然只是个三日游的签证,他倒是想办个边民证呢,可是人家听了直摇头,这可是很严肃的事情。这已经不错了,毕竟再长期限的就要到领事馆了,李卫东口袋里已经分文没有了。用宋国峰的话说,如果再晚两天,他们就打算卖了衣服,回去了,又饿又冷,这是什么鬼天气。

  过了关就被对岸的国人以三四倍的价格抢走了,根本没有走到海兰泡,李卫东连一句兹德拉斯特维都没说,就直接回来了。忙活了好久,哪里想到就这么一哆嗦完了。

  李卫东倒是想过去看看,但是宋国峰是坚决不同意的,亲耳听到枪声,是不会骗人的,他们现在的身价和子弹比起来孰重孰轻,自然容易分晓,只要两颗子弹,他们就赤条条的离开人世了,所有的身家都是人家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