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19 九死一生渡难关(求收藏,求推荐)

19 九死一生渡难关(求收藏,求推荐)


  李卫东和宋国峰出了关,站在门口回望口岸,心里有种做梦的感觉,一日游,然后手里的货全部卖出去了,换回来的人民币足有小两万,还有三百多的美金。现在的美金是硬通货,官汇能到五元,市汇到个六七不成问题,有时候甚至能到八元以上。

  与宋国峰的庆幸不同,他看的是手里的出入关证明,还有两天的时间才到期,他手里已经没有可以卖的东西了,就是一瓶罐头都能赚个两三倍,可惜在黑河这些东西不好买。

  黑河虽然只是一个小城市,但是打车的起步价已经超过了京城和沪城的价格,最关键的是没有人觉得不正常。到了火车站,李卫东犹豫不决,宋国峰催着买票回去。

  李卫东深切的体会到了,时间就是金钱,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的真正含义。

  干了,李卫东心里想着,这生意很快就没有了,最多也就一两年的时间,等苏俄解体,新政府自然要注重民生,这生意就只能赚个辛苦钱了。

  “走,我们去找货物,去腹地,不要在这里了,这里的东西太贵了!”

  “还干,这钱还不够我们花的,那边有多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枪声,连串的枪声!”

  “咱们不去海兰泡,过了关咱们就卖掉,危险不会太大,富贵险中求!”

  不管宋国峰怎么想,李卫东是要坚持干的,只有两天的时间够他再跑一趟的,他们两个人的签证就花了小一千,一天合着三百多,不用就是浪费金钱。

  找了僻静的地方,按照出资比例,李卫东把挣的钱分给了宋国峰一千三百块钱,亲兄弟明算账,越是亲近的人越是要如此,李卫东上辈子的经验告诉他,一定要分清经济和亲情的关系,不然两个都会失去。借钱给利息,要不是亲近的人谁借给你,所以一定要给利息的,还要多给,不然就找银行,人家是从来不看人的,只有给利息,有抵押,就敢借给你。

  辽宁是东北的大门,也是东北的经济中心,重工业基地,但是轻工一样不少,李卫东的钱不少,选择依然是服装,日化品。宋国峰也算是豁出去了,也买了很多,但是他留了个心眼,只买了一半,万一出了问题还有个退路。

  一天一夜,李卫东又回到了这个造富的地方,有了通行证,自然进出方便,花了点过关费用,同样的套路,只是这次的货物档次不高,二道贩子就不怎么积极了,讨价还价,终于谈妥了,利润低了点,但是仍然有一两倍的收益。

  交易完天色已经黑了,这边黑的早,口岸夜里也关闭下班了,李卫东不得已要在关外渡过一个晚上了,越想着早点结束,反而越晚了,而且墨菲定律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这么一下,让你很难受。

  在异国他乡溜达了一会,他们就找到了一个国人挺多的小旅馆,窗外隔着条马路就是早已冰封的龙江,老远都能看到江面反射的月关。

  并未熟睡的李卫东突然被隔壁的声音惊醒,他的隔壁住着的是今天来的中国老乡,但是打斗声好似从隔壁传来,似乎还有其他地方,第一个判断他们这个小旅馆被抢劫了。

  估计小旅馆的老板已经被控制了,或者干脆就是个黑店,现在苏俄的经济极差,吃不上饭走上绝路的自然就多了。

  宋国峰也醒了,浑身哆嗦,显然是害怕极了。

  现在是隔壁,也许很快就是他们了,钱财倒是无所谓,但是这帮强盗会不会灭口,谁也不好说,虽然很多人都说,一般是不会要人性命的,只求财,如果老是出人命,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赌徒来做边贸了。

  李卫东看着厚厚的窗户,窗户外肯定是结冰了,打开是不可能,,屋里温度很高,二人穿的很少,但是时间紧迫,胡乱的套上几件衣服,带好家当。二人在黑暗中互相看了一眼,轻轻抬着桌子堵着门口,然后拿起地上的凳子,使劲向着窗户砸去,也许是二人在危机关头力气极大,两次就把窗户打破,自然也惊动了隔壁的强盗。

  两层高小旅馆,在强盗砸门的时间,二人跳了下去,下面虽然是积雪,但是冰冻的积雪并不比地面软和。刚跳下去没几秒钟,背后枪声传来,李卫东感觉有东西穿过腋下,但此时哪里顾得着这些,向着马路对面的江面跑去,只要跑到江上可能会更危险,但背后的强盗是不敢继续追的。

  江面是国界,现在冬天,江面已经冷冻,走车都没有问题,他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进入江面,虽然两方都可以开枪,但是李卫东知道都不会开枪,两国邦交正常化很不容易,一旦开枪就是大问题,没有哪个人能够承担。

  实际上李卫东在赌,在外面受了委屈都知道回家找妈妈哭诉一番,受到伤害跑回自己的国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刚穿过马路就听到又有几人同样用李卫东的办法下楼了,只是有一个没有李卫东这么幸运,没跑多久就中枪了,枪声很乱,似乎对方人很多,在黑暗中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闭黑暗,没有一个敢亮灯。

  李卫东疯狂的向着江面跑去,他不确定后面有没有人跟来,他知道自己似乎中枪了,他已经感觉到疼痛了,但是他不能停下来。

  跑到江面,宋国峰一下子滑倒了,李卫东转身拉起他,看到后面至少有四五个人影,然后还有更多的人影。

  二人属于最前面的队列,也是最容易招枪子的队列,又跑了二三十米的时候,李卫东从怀里摸出一块折叠整齐的红旗,和宋国峰一人举起一个角,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法宝了,如果两边的士兵还敢开枪,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当这辈子没有来过。

  几百米的雪白的江面,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人,自然会引起两岸的士兵注意,当探照灯照射过来的时候,最前面的那面红旗极其醒目,两边的官兵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旗帜是一国的象征,这个时候开枪那事态就太严重了。

  然后就是大喇叭在喊,两种语言,“江面的同志,请原地待命,禁止前进,否则我方将开枪射击!”

  不教而诛那是不人道的,而且面对的是有无寸铁的白姓,肯定是要喊话的,关键你这举着红旗是几个意思,反正两边的士兵都不好开枪,连鸣枪示警的都没有。

  李卫东知道他得救了,接过红旗,然后双手高举,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开枪,十几个面孔,默默的站在李卫东的后面,唯一动的就是李卫东手里的红旗在飘动,显得极为肃穆和庄严。

  两边的士兵同时靠近,在距离几十米的地方同时停止前进,走出一个领头的官兵,人群后面也出现了一批扛枪的士兵,不一样地面孔,枪也不同。

  李卫东看到军队出现了,腋下的鲜红然后了大衣棉袄,染红了半边身子,强撑着的身体关键时刻昏过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