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20 小人算计(求收藏,求推荐票)

20 小人算计(求收藏,求推荐票)


  在李卫东倒下的前一秒钟,李卫东最高光的那一刻,一道闪光灯的闪过,李卫东的晕倒绝对是最好的时机,两方都不用交涉了,抢救伤员要紧,至于以后的事情就让高层去决定吧。

  当李卫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只是身体虚弱,感觉还是活着回来了。

  李卫东摸了摸身边,没有发现他的包裹,里面有他全部身价。

  “没有就没有了吧,大不了再挣去,还好捡回一条命!”

  “你醒了,大英雄!”一个护士推门进来,看到李卫东醒来,算是打声招呼。

  “什么英雄!”李卫东好奇。

  “这个呀,你上报纸了,报纸上说你是英雄,举着国旗的英雄!”护士还把报纸拿给李卫东看了看,这是龙江地方报纸,但是能发表个东西也不容易,报纸上李卫东被国旗挡着大半张脸,但是依然显得严肃倔强。

  还好只是露着小半张脸,就算是认识李卫东恐怕也不一定从报纸上认出来,李卫东自然也不想抛头露面,低调才是王道。

  “这算是什么英雄,只是被人家追着跑的丧家犬罢了!”

  “报纸上说了,你是保护同胞的英雄,更是捍卫国家尊严的英雄,高举国旗,誓死不屈!”

  李卫东满脸苦涩,没有想到被夸成这样了,好在没有透露姓名出去。这编辑也是厉害,开局一张图其他全靠编,是不是战狼二就是他编出来的。不过他要是真有吴大侠那本领还真可以跟他们斗一斗,来个真人版的战狼二了,只可惜李卫东两辈子在这方面都是渣渣,不过有机会以后一定要投资这部电影的,搭上主旋律的光环和捡钱似的。。

  “我睡了多久了?我的同伴呢?”

  “你昨天早上被送过来,满身是血,脉搏都快没有了,还好有很多人给你输血,终于把你救回来了,现在都十二点多了,你这是睡了三十多个小时。我们主任说,还好你穿的棉衣,子弹被党了一下,没有穿出来,不然流血也把你拖死了!”

  “谢谢你们主任,也谢谢你!”

  李卫东说的很真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了,李卫东倒是想许身呢,估计人家不能要呀,就只能说谢谢了。

  “卫东,你醒了,你可是吓死哥哥了,不,以后你是我亲哥吧,你说你是要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呀?”

  宋国峰是真的害怕了,逃跑的时候,李卫东拉他一把,不然还不知道啥情况呢,后来李卫东脸色煞白,一丝血色都没有,他都以为李卫东已经死了,好在醒过来了。

  “对不起,谢谢你!”

  “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呢,大家都感谢你呢,要不是你带着国旗,大家恐怕都难逃一劫了!我听说以前的时候也出现过,想穿过江面的,还没都江心呢就被老毛子给突突了,都不带喊话的,这老毛子就是异族,根本没拿我们当人呢!”宋国峰小声的说道。

  李卫东也一阵后怕,要是这老毛子真开枪了,人家那枪三五百米基本上没有丝毫问题,就那几十米的距离还不直接打成筛子。

  看了一眼宋国峰身上包裹,又欣慰了,这钱挣的真特码不容易呀,折腾了两趟,俩人不到七千的本钱变成了现在的四万多,利益丰厚可是这代价也挺大呀,怪不得都说倒爷挣钱呢,但是胆小的多呀,胆大的还是少。

  李卫东的伤口不是贯穿伤,但是里面的肌肉组织损伤的比较厉害,但是感染的概率不大,三两天就可以下地,剩余的时间就是养着了。

  李卫东已经请了好多天的假期了,现在都腊八了,快过年了,如果再不回去恐怕要开除了,虽然现在的工资收入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但是他还是想在汉东机械厂多待些日子,毕竟出去了就真的靠自己吃饭了,创业的日子很辛苦,不过倒爷这条路是一定要走的。

  三天后,腊月初十,李卫东出院了,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怎么当一个英雄,但是自从那天的报纸以后再也没有关于他的报道,就是一个慰问都没有,看来双方都是把这当成了意外冷处理了,这很符合李卫东本来的期望,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医药费才两百多块钱,在这个还没有把医药做成产业的时代,看病虽然态度差了点,但相对还是公平了点,更纯粹了点。总比后世,面对着扑克脸,这检查那检测,感冒发烧不验验血都不能开药了,长个斑九成九的可能性是日晒斑,但是为了那不是的百分之一的可能也要做个病理。医生看病流行排除疗法,排除了所有的可能就只能得出你没有病这个无比正确的结论。

  出院的这天,倒是十几个倒爷过来感激他的,毕竟是李卫东把他们从那个小旅馆带出来的,怎么都是要感谢的。

  李卫东收获了好多友情,至于到底有多少用就不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价大部分都比他高,有的甚至是十几万身价,只是偷偷的隐藏着,财不露白,倒是听着有几位要回老家了,再也不碰这边贸的生意了。

  出了医院,又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倒爷,手拿旗帜,真像某些情景,李卫东想若是自己真的死在冰面上,是不是来的还会更多,做倒爷能做到这个程度也是奇葩了。

  后来,做边贸生意都会在显眼的地方插着国旗,这成了不成文的规定,虽然国家还没有后世那么强大,但是这种依靠国家的情怀已经出现了,他们此刻应该极其盼望着国家强大。

  再次回到了汉东机械厂,李卫东就得知了,自己连续旷工好几天的事情被捅了出去,在总装车间闹的沸沸扬扬。

  “我说卫东呀,你说你这是咋整呀,你这刚刚通过组织关系,就整出了这么大一个幺蛾子,你说要请五天假,我是顶着压力批的假,我就这么大的点权力,你这倒好,你还不来销假,直接又是五天没见你人影!”

  高主任抽着苏俄的香烟,喷吐烟雾,李卫东老实的坐在老高的对面,一个劲的陪着笑。

  “旷工就旷工吧,事情虽然大,在咱们车间也是翻不出天的,可是你是怎么把李建中那小子个得罪了,明知道你不在每次开会讨论问题就非得点名叫你,那好话说的我都肉麻,你说这咋整?”

  “高主任,你费心了,这事赖我,赖我没有处理好,你看有什么好办法没?”

  旷工五天,搁在后世是可以直接开除的,但毕竟是国营厂吗,什么都好商量,补个假条或者当成意外处理,写个检讨啥的就行了。

  “卫东,你是个聪明人,我不想为难你,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呀,你得找对人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