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22 停薪留职(求收藏,求推荐)

22 停薪留职(求收藏,求推荐)


    “去东北了,那里现在冷呀,不过有炕,倒比这里还好,这里是干冷呀!”

  “刘叔,也在东北待过?”

  “那可不,我就是在东北出生的,后来才回来的!那时候东北可比现在好多了,农村大得很,到处都是森林,那树两三个人合抱才行,里面还有狼出没呢,我小时候还打死过,现在都砍完了,真是可惜了!”

  李卫东静静地看着老刘同志装A和C,你打死的狼是血都快流干奄奄一息的孤狼,我早就知道了,刘永良父亲是闯关东一批人,后来结了婚生了孩子,不合常理的带着老婆孩子又回来了,更绝的是过了几年,感觉不好又回去了,刘永良那时候已经当兵了,就没有能跟着一起回去,所以老丈人家的亲戚都在东北那边。

  说着话,李卫东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赶忙去开门,无论是杨老师还是刘锦波都不能得罪,虽然刘锦波不影响大局,但是下个绊子也难受呀。

  杨老师回来,看到李卫东很高兴,这两天没听到刘锦慧说起李卫东过来,还以为二人闹脾气了呢。他让柳建国仔细打听了后,打心眼里对李卫东满意,大学生,能力还强,人缘好说明人品不错,虽然家里穷点,但是也没有什么负担了。

  热情的杨老师整治了好几个菜,现在条件好了,但是这一桌子菜也明显超出了正常的开支范畴了。人家欢迎你,怎么表达热情,当然是弄一大桌子菜了,不然说得再好听,没有实际的,就是忽悠二傻子呢。

  “李卫东,你去黑河了,还去老外地盘了,听说那边满地都是钱,捡钱就行,真的假的?”

  刘锦波回到家转了一圈就发现李卫东带来的东西,再听他姐一说,就知道了,李卫东这是去干倒爷了,他去年就想去的。牟大忠用罐头换飞机,他刘锦波保不住能换回来坦克啥的,只是这念头一起来,就被他老娘联合他老爹给拍死。

  “和捡钱差不多,但是也有风险,老外地盘还是挺乱的,吃不上饭铤而走险的很多,挣钱的也多,但是回不来的也不少!”

  世界人民历来如此,不怕你和我一样穷,就怕你比我有钱,我还吃不上饭,你这不是拿自己当肉菜吗?历来的农民起义都是如此,吃饱饭的人从来不会造反,只有饿的不行的人才会铤而走险,成功了衣食无忧,失败了也不会比饿死更坏,就是这么简单的逻辑。

  “真的假的,有这么危险?”

  “当然危险也是相对的,人多了他们自然也不敢乱来,就怕落单被盯着的,好点的破财免灾,遇到穷凶极恶的那只能靠佛祖保佑了!”

  李卫东看到刘锦慧的脸色,才加上一句,刘锦慧听了倒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来,喝酒,你这胆子可真不小,我给你写个大写的服子,以后有机会再去的话带上我,也去瞧瞧咱们苏俄老大哥的地盘是啥样!”

  “你这孩子,那地方是随便去的吗,卫东以后也别去了啊,多危险!”

  刘锦波也是个可怜人,老爹一瞪眼,老娘一抬手,立马就老实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这是小时候糟了多少罪。李卫东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唱反调,一直说好,还安慰了小舅子一句。

  几个人喝起来酒来,慢慢地就把话题扯到了国棉厂上,效益不好之类的话题,这个年代也一家人都在同一个厂子里上班的很多,如果赶上效益不好,一家子都受罪,抗风险能力太差了。

  好在是杨老师属于学校,过两年企业办社会的属性慢慢剥离,学校也被是教育局接管了,也正式与企业脱离,虽然工资变动不大,但是多少也能按时发放了。不像边远山区,在这个世纪末的几年,工资常年拖欠,弄的老师纷纷自谋生路,甚至发生了卧轨的惨事,国家才重视,教师的工资统归财政。

  “还是卫东你们那里好点,听说奖金就比我们这工资多了,效益好的不得了!”就算人民教师也要吃饭喝水的,自然不免俗,对于汉东机械厂听的比较多,现在的企业也就重工类的好点了。

  但是杨老师不知道,在未来的几年,汉东机械厂要完蛋,就连汉东汽车厂都差点破产,过热的经济总会有周期的,到下个世纪天天喊软着陆,就是怕把高速增长的经济摔破了。

  “刘叔,杨姨,我有个事情想请你们参谋一下,我不打算继续在汉东机械厂干了!”

  “不干了,为啥呀?”

  桌子上的一众人都愣神了,刘锦慧也是第一次听李卫东说这事,杨老师也诧异,刚说效益好就要辞职了,刘锦波更是羡慕得不行,你看看人家,这么好的工作说不干就不干了,这多潇洒,哪像他,晚上不回来吃饭都要报备一下。

  李卫东先是把自己旷工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这也没啥大事呀,让你刘叔找人打个招呼,这也犯不上不干了吧!”

  “杨姨,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前段时间我和几个人一块在外面给人家维修,你不要误会,主要是厂里不愿意接的活,人家又比较着急,我们才去的,一个活能挣好几十,有的时候能上百,比在厂子里干好不少,现在不都流行下海,我也想试试。”

  “现在拖拉机是挺紧俏的,可是省内的好几家拖拉机厂都扩充产能了,而且今年都能量产了,现在咱们全省一年的产量不到两万台,但是今年的产量保守估计能到五万台,而且我们厂去年才开始建新车间,等到建好之后恐怕市场已经饱和了!”

  “但是维修不一样,只要是卖出去的都是我们的潜在客户,都有可能会损坏,越多越好,所以我认为以后的两到三年干维修要比制造要挣钱!”

  “还有一个原因,我听说五征要扩建农用三轮车生产线的项目已经批准了,最快到明年,最晚后年,他们的新厂区年产量能到五六万台,整个厂年产量能到十万台,哪还有拖拉机的市场,且看着吧,汉东机械厂如果不转变思路,两三年内就要过苦日子了!”

  李卫东自然知道,转变思路有多难,有时候不是领导不行,而是领导怕担责任。

  屋里安静的狠,老刘同志默默点上一根烟,小刘同志也偷偷地点上,还不忘给李卫东递上一支,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己的地位比这个只来了两次的李卫东还低。

  第二天,早早地起来,在人家家里,又没多喝酒,可不好赖床,当然和刘锦波睡一张床,要不是天太冷,那是肯定不行的。

  杨老师起得更早,最近学生考试,她要盯着点,早早地就出门了,买早餐的活就落到李卫东身上了。

  昨天晚上李卫东算是说服了老刘同志,但是老刘还是找了点关系,让他办了停薪留职,一来可以抵消他旷工的事情,二来也算是有个退路,还是保留了干部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