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25 海兰泡见闻(求收藏,求推荐)

25 海兰泡见闻(求收藏,求推荐)


  来人是个老苏人,但是一股东北味国语说的贼溜,张冠华给介绍了之后,这老苏人就是一个拥抱,弄的李卫东猝不及防的。

  “李老板,您好,听说你这里有好东西,我就来了!”虽然国语说的贼溜,但是那口气动作还是标准的老苏人做派。

  接下来就顺畅多了,这个叫德米里特·基里贝尔的老苏人是个商人,是老苏的贵族,主要是靠着在远东各口岸运进来的东西,然后通过西伯利亚铁路送到莫斯科,再高价卖给听到同类,他挣的比他们还多。

  听张冠华说,他这样的商人,在远东也就十来个,手里不缺钱,又有关系,只要有好货就收。李卫东叫他基里贝尔,真是个好名字,就差叫贝爷了。

  讨价还价之后,近八吨白糖给了一万六千百美金,直接翻了五倍。那些服装日化品只给三千美金,额外再加上两辆卡车,这卡车是不贵,在这地界上四五百美金就不错了,但是过关的时候是要交税的,税费可不便宜,但是无论怎么算,都是暴利了。

  “我想我们以后肯定会合作愉快的!”交易完二人握手拥抱。

  李卫东并没有着急离开,他现在有了依仗,至少有了四个保镖,虽然不完全值得信任,但是人多胆子大。

  这个老苏版的贝爷很热情,李卫东很纳闷,张冠华告诉他贝爷对有用的人都很客气,你要是天天给他弄来这么多货,他能把你当祖宗供着。

  你看吧,这就是资本主义,金钱至上,别的都不谈就谈钱,你能给我挣钱,那咱们就是好朋友好兄弟,你不能给我挣钱,你哪哪凉快去。

  听说李卫东要到海兰泡看看,立马安排人当导游,也是能说国语的老苏人,贝克斯。

  “能不能参观一下你们这里的工厂!”

  “工厂,那有什么可看的,现在几乎所有的工厂都停工了,工人都放假了,吃不上饭谁还干活,都想着办法挣钱买面包呢!”

  老苏虽然现在属于特殊时期,但是他们的物价很高,几乎等同于发达国家的水平,不然也没有资格两霸争雄,只是轻工业极差,到了后期就连基本的生活用品都供给不了。

  贝克斯还是带着李卫东去了海兰泡的几个工厂旁边看了看,海兰泡的主要产业就是运输设备和木材加工,自然建设有船舶制造业配套的各种行业和设备。

  李卫东正路过就是一个船舶传动部件的加工工厂,工厂看着不大,就四个车间,李卫东进不去,但是根本不看不到工人,只有两三个看门的保安躲在传达室内烤火。暖气早已经停了,这工厂都没有人了,自然不用供暖了,零下几十度的天气,李卫东出门都是裹着的严实,何况是缺衣少穿的门卫大爷。

  连续走了几个工厂都是如此,只有极个别的还在工作,也许是因为天冷,也许是不景气,看到的场景让李卫东唏嘘不已,这就是曾经的老大哥,如今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完全一副经济萧条的样子。

  走到一个只有两个车间的小工厂前面,李卫东突然提出能不能进去看看的要求,让贝克斯很无语,不过看在杰斐逊的面子上,他还是同意了,现在卢布贬值的厉害,自己的国民都不怎么信任卢布了,甚至都没有对面的人民币值钱,如果你拿卢布做生意,是很难行得通的,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卢布跌去了三分之一,去兑换美金或者人民币的手续费又奇高,所以现在大家宁愿用人民币甚至是以货易货都可以,而易货是一个比较好的交易方法。

  五美金就让门卫大爷很高兴的就把人放了进去,而他自己还充当着导游介绍了一番,这是一个机加工车间,里面的车床七八台,车铣刨都有,甚至还有一台精度挺高的铣床,但是行程都不大,一看就知道是加工小型设备或非标件的。

  李卫东曾经也有这样的小车间,自然对这样的环境充满亲切,隔着手套摸了摸落满灰尘的卧车。这样的设备,他创业的时候,老丈人借了八万,父母给了两万,光是买了三台二手的小型机床就花了七八万,其中一台和这卧车很像,成色还没有这个好呢。

  “贝克斯,你帮我问问,这些机床卖不卖?”

  贝克斯尽管很纳闷,但还是同意问一问,老爷子倒是想直接做主给偷偷地卖了,但是李卫东坚持不同意,只好打电话问了问领导。

  领导一听就乐了,现在海兰泡到处都是做生意的中国人,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事,但是人家一看就不愿意了。这么笨重的家伙且不说怎么弄回国内,就是到了国内谁要这玩意,给个废铁的价格,给个一两百美金,人家领导不乐意,给贵了他们不乐意。

  管事的表示可以卖,但是要等他过来谈价格,看了看天色,黑河冬天的黑夜来得很早,虽然才三点多,但是天色已然变暗了,如果李卫东还是游击队,他自然是不敢在外面过夜的。

  和贝克斯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等一等这个领导看看是红色还是黑色的。厂长距离这里不远,半个小时就到了,一辆李卫东叫不出来名字的小汽车,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

  来人先和贝克斯打了个招呼,然后看了几眼李卫东几人,李卫东表达了想要买那几个设备的意思。

  李卫东听不懂俄语,这人先和贝克斯争论起来,至于贝克斯说了什么,李卫东听不明白,至少看起来是给他争取利益。

  最后贝克斯告诉李卫东,他选的四个设备,要给八千美金,李卫东听了直摇头,看来这领导是个聪明人,一眼就看出来李卫东想要买这设备,故意要价了,这几个设备如果在国内别说八千美金了,就是在再多个两倍,李卫东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卖出去,但是这里是老苏。

  “贝克斯,你告诉他三千美金,这四台设备我都要了,不然咱们直接走人!”你敢要,李卫东自然敢砍价,四台设备总共十来吨,国内的废铁几毛一斤,这价格够厚道的了。

  厂长一声吼叫,李卫东不以为意,李卫东坚持不涨价,最后厂长要再加五百美金才肯成交,而且是付给他个人的。李卫东欣然同意了,但是要在增加几台小设备才行。

  李卫东付了五百美金的订金,老板连夜叫来了四个工人开始拆卸这些设备,明天中午之前要把所有的设备装车带走,李卫东带着保镖开着车找到一个像样的酒店,在贝克斯的再三保证下才入住,贝克斯拿着一笔不菲的小费离开了,表示明天还会给李老板服务。

  虽然贝克斯再三保证,但是李卫东身怀巨款,还是让石师傅几人轮流休息,等待天亮。漫长的一夜过去了,天亮的时候已经八点了,这和齐州至少差了一个小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