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31 春节(求收藏,求推荐)

31 春节(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天又喝了一场大酒,作为孩子的大舅,虽然孩子一个比较远的亲戚来了,但是李家庄的老少爷们还是没有放过李卫东,代表高家人让李卫东差点喝吐。

  年二十九了,很多人家已经开始写春联贴春联了,这一天基本上能回来的都回来,贴春联就是要全家都到了才能开始。

  李卫东拿出红纸,小心的裁好,折好痕迹,研好墨,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板凳写了起来,只是这字虽然整体看还行,仔细分开了看,就知道是野路子出家,不过李卫东沾沾自喜。

  村里写字好看的人不少,他一个叔叔辈的,写的字据说很好看,李卫东是没有那个能力鉴赏的,虽然年龄大的时候也学者附庸风雅,多少还缺了这点天分,用师傅的话说就是,写着玩就行,别当真,这还是花钱请的师傅,李卫东恼的不行。

  李卫华是嫁出去的闺女,虽然距离很近,但是也没有大年间来娘家过年的习俗,这要是到了十年后,哪里还有这毛病,但现在不行,况且也是月子里,也不好出门。

  除夕夜,一家十来口子都是在李卫东家吃,他家这小土屋满满当当的,二叔家的三个孩子,都不大,除了一个最大李卫国的,其余的还都上学,老大比李卫民小一岁,在家里帮忙干农活,有时候也跟着李承武出去打个零工。

  也是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李卫民是因为上面有个老大没结婚,家里还顾不上他,倒也悠然自得。二叔就不同了,最近是着急上火的,眼瞅着彩礼越来越重了,不赶紧把房子盖了把婚结了,他也好忙活下一个,女儿好说,到了年龄嫁出去就是了,小儿子也是个要命的主,学习不好不说,还天天的惹是生非。

  大过年的,倒是没有人数落他,倒是二婶催促李卫东赶紧结婚,给他们几个兄弟带个好头,这事得到全家人的一直支持。

  “等我?现在国家提倡晚婚晚育,不到二十五结不了婚,可别等我,看着合适的赶紧定下来啊,卫民你要是有看上的,就跟咱娘说,让咱娘想办法!”李卫东意有所指。

  “哪有啊,你可别乱说?”李卫民吓了一跳。

  李卫民的激烈反应,倒是原本不信的众人都信了几分,最小的小妹都看出来了。

  看李卫民一脸通红,大家倒不好意思大过年的臊他,沈月英记在心里了,奶奶就差现在就问了,好在还记着今天是除夕夜。

  现在这个时候,电灯是有了,十五瓦的灯泡,吃过饭,老娘们就围着炉子嗑瓜子,说闲话,老爷们就不一样了,三五成群地聚一起打麻将打扑克。

  不同于南方人和东北人的赌钱,汉东人打麻将打扑克就是为了赢的乐趣,就是要享受那种赢了你的感觉,所以北方人经常会因为打扑克干起来,因为他们不赢钱不输钱,就是挣的一口气。

  村委会是新修建的一排大平房,过年这几天是开放的,不开放不行呀,村干部带头打麻将,五块钱能玩一天,玩的就是个乐趣。

  李卫东先是打麻将,现在又没有麻将机,光是摆牌就好一会,没打几张排,有人胡了,没自己啥事了,太无聊了,直接换人,他自己跑过去把正上初中他二叔家的堂弟给拉起来。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打牌,赶紧回家睡觉去!”

  李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被李卫东给提溜一边去了,气得直跺脚,好在看到李卫东把刚才打麻将的底都塞到他手里了,一看还有个一块的,高兴的当起了看客。

  “卫东到你了,五个十了,够级了,不要合牌!”

  李卫东的对头是他一个叔叔辈的,年龄比他大不了几岁,如今也是两孩子的爹了,本来他们给李卫兵打就觉得以大欺小,关键还被打的好几把不开点了,李卫东算是救星了。

  “哥,拍死他,他就这一套够级牌了,这点贡吃定了!”

  “真的,五个皮球挂钱!”

  “不要!”

  “哈哈,怎样哥,他没有够级牌了,够级牌都出了遍了!”李卫兵是学习哪哪不行,这打扑克记牌的功夫倒是不错。

  “哼哼,你这能耐你倒是把学上好,打扑克能当饭吃,赶紧滚蛋!”李卫东感觉像李卫兵这样的在这帮叔叔哥哥面前能活着真是幸运,就这打牌的,哪一次不得干起来。

  气的李卫兵,咬咬牙,但是摸着手里的一块几毛钱,心里叹了口气,人穷志短,换了个桌子打起了麻将,麻将不和够级一样,不带彩头兴致不大,他平时都是没有机会的。

  打了几局,李卫东感觉自己是上学上傻了,还是年龄大了,是干不过他们了,不得不承认,这玩意和上学的成绩一点关系都没有。

  “卫东,你这要全了呀,点烧闷拉,还打不打了?”

  旁边围观的李卫民都替自己的亲哥感到丢人,打够级能被打到这么惨的还真不多见,好好的开局被玩烂了。

  “你们厉害,认输了,不玩了,不玩了!”拿起搭在椅子上的棉衣,一包烟掉了出来,顺手扔桌子上,大家一看是红塔山,立马就起哄了,也顾不得嘲笑李卫东了。

  拿起衣服,给几位相熟的叔叔大爷打个招呼就出了村部,外面的声音静了下来,只有远处的鞭炮声传来,现在的夜空极为明亮,满天的繁星,远处还没有融化的雪亮晶晶的。

  李卫东点燃耳朵上夹着的一根烟慢慢地往家里走去,心里放松了不少,虽然两辈子算起来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在村子里过年了,但是依然感觉到温馨,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那么一刻,家乡就是这么的神奇,无论多久回来都能恢复少年的模样。

  “卫东?”后面声音,让李卫东吓了一跳,回头仔细辨认了一下,待走近了才发现是村主任李宗起。

  “三爷,过年好!”李卫东想摸口袋拿烟,才发现已经没有烟了,尴尬地说道。

  “不用掏了,这就是你的,一盒烟一眨眼就分完了,我好不容易抢了一根!”李宗起吸了一口说道。

  “卫东,你说咱们村弄石子厂那事,你觉得能成吗?”

  “三爷,咱爷俩,我也不藏着,石子厂肯定是赚钱的,但是得看谁办,要是村里办,村里经营那是指定亏钱的,要是搞承包,拿分红,那是指定挣钱的!”

  “是呀,大锅饭要不得呀!”当了十几年的村主任,人精一个,这话一听就明白了。

  “行,这事,村里再开个村委会研究一下,你弟他们要在镇子上开什么空心砖厂,这事不会有问题吧,要不还是挂村集体里面?”

  “三爷,应该没问题,外面的企业多的事,早放开了!”李卫东琢磨了一下,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