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33 大舅(求收藏,求推荐票)

33 大舅(求收藏,求推荐票)


  正月初三,李卫东就动身离开了,俗话说三六九往外走,李卫东还是惦记他的那两车宝贝,要尽快给他们找个好买家。

  李卫民骑着自行车给送到火车站,心里满是劲头,昨天晚上李卫东突然拿出一大摞人民币,一万块钱,告诉他开春了把他的房子盖起来,老是占宅基地不盖也不是个事,而且马上要到说亲的时候,人家女方来相亲总不能看老房子吧。

  至于父母关心的钱的来历,李卫东解释说是倒卖国库券发的财,最近老是放新闻说什么国库券的。至于钱的来历说清了,自然就是要盖房子了,二老的意思是要先盖李卫东那位宅子,李卫民的那套不能用李卫东的钱。

  李卫东的意思是自己的那套就不要了,以后也怎么回来住,把卫民的弄好,老房子以后再说。

  最后还是李卫东说服了他们,李卫东明显是城里人,户口都不在了,那宅基地说起来也算是非法的,盖了还容易给人家留下话柄,惹麻烦。

  “过两天村里开会要集资建设村里的石子厂,到时候你和李磊他们带头出钱,按护交钱,咱们一家两百,你们贷款那个事情,让李文找他爸找关系,还容易一些,若是不够了,你就先用盖房子的钱垫上,算是借的,一定要打欠条,别到最后掰扯不清!”

  “好勒,亲哥,你这都说了多少遍了,我都记着了!”

  看到李卫民不耐烦了,李卫东才提着行李走进火车站,背对着李卫民挥了挥手。

  春运这个词诞生差不多已经十年了,从最初的一亿人次,到现在的几亿人次,再到以后的三十多亿人次,不是见证了人多,而是见证了经济的崛起,随着城市用工的增加,人流量必定会暴增,春运必定是一个全国人民关心关切的一件事。

  但是现在的春运李卫东不敢想象,他来的时候已经体会到人挤人的盛况,回去他将继续体会,至于卧铺那是不可能,虽然不用介绍信,但你是干不过黄牛的,黄牛也干不过关系户,所以能买到卧铺的还是关系、经济到位的那么一群人,俗称贵族。

  九点的火车,到了齐州都已经两点多了,四个多小时李卫东都没站起来走动一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没地方下脚,下了火车,饿得难受李卫东在车站门口吃了碗两块钱的拉面。咂巴着嘴唇,碗里的汤都得喝光,不然是体会不到喝拉面地精髓。

  下午四点钟他才坐着公交车到了机修厂的门口,一天三班开往郊区的公交车会路过这里,机修厂大门半掩,李卫东敢推门,就听到一声狗叫,下的他赶紧躲出去。

  他曾经养过狗,是家里的土狗,后来开厂子也养过,也是土狗,他生来就喜欢土狗的,个头不大灵性足。对于花大价钱买的名种狗,到时没有太大的爱好。对于狗的习性也算了解,一听这声音低沉就知道,是真敢下口咬人,这种狗给他都不会要。

  “赶紧把这狗弄走,这狗咬人,不能留在这里,弄两个土狗过来!”李卫东看何雨生出来,说道。

  “好的哥,这是赵东升他值夜班带来壮胆的!”何雨生看李卫东不高兴,赶忙把赵东升给卖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承担要好多了。

  机修厂刚营业就过年了,业务也没有太多,人员还没有增加,员工兼着保安的工作,李卫东提议过年值班一天给三倍的工资,都抢着来。

  放下东西,洗了把脸,然后收拾出来一兜子东西,这是带给老丈人的,还是越早送过去越好,明日又要开工了,现在春节假期统共就三天,但是一般的单位都能多放两天,怎么也得留时间走亲戚。

  骑着自行车,吭哧吭哧的跑到国棉厂宿舍,在楼下买了两瓶好酒好烟和一些补品,提着兜子上楼。还没有敲门就听到里面爽朗的笑声,李卫东听着有些熟悉,也没有管,直接敲门。

  “卫东来了,快进来,卫东来了,人来就行了,还拿东西干嘛?”

  开门的是杨老师,看到李卫东高兴得很,还热情的通知了刘锦慧。

  换鞋的功夫,瞅了一眼客厅里的客人,熟悉,是刘锦慧的大舅,当年创业的时候还麻烦过他。是铁路局的,现在好像在京沪线的哪个三等站当副站长,后来调到齐州站当了个中层,直到退休。

  三等站,虽然算不的最小的火车站的,但是每日里停靠的火车极少,以货运为主,基本上对于客运来说是绝缘的,一般是拉货的车的停靠站或者补给站。

  “这个是小慧的大舅,你就叫他……”

  “大舅,过年好!”

  “哈哈,你这小伙子不错!”

  刘永良本来打算让他叫什么杨叔叔之类的,可是李卫东直接接过话,上辈子都叫过多少回了,也不陌生,自然是随口就来,还立马递上烟。

  “来坐,卫东,坐下喝茶!”

  上辈子,李卫东就曾听说过刘锦慧挺怕这个大舅的,刘永良不经常在家,刘锦慧经常会到姥爷家去,那时候基本上是大舅在管她。

  四个男人吞云吐雾,弄的屋里乌烟瘴气,杨立松是杨家的老大,有两个妹妹,杨立梅和杨立竹,杨老师是大妹妹,刘锦慧还有个小姨杨立竹,外公外婆都是齐州本地人,只是外公在十年前就去世了,外婆在前几年也因病走了。

  今年因为春运期间值班的事,杨立松没有能回齐州过年,春节刚过就回来了,有些关系还是要维护的,虽然老爷子已经走了很久了,但是有些人还在台上,杨立松还想回到齐州退休,就要走关系,不然只能待在外边。

  “卫东,听慧慧妈说,你现在自己单干了?”

  “是的,舅舅,在厂里干没有外面灵活,挣的也少,现在都喊搞活经济,日报也发表多篇社论,推动经济发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喊改革开放。我觉得我们这个小个体还是有些前途的,只要发展经济这个基本任务不变,政策就应该不会变!”

  杨立松虽然有心提携一下这个未来的外甥女婿,给弄到铁路上去,只是李卫东都不往那上边扯,一到关键时候就换话题,反而对于货运站的事情比较感兴趣。

  吃过晚饭,李卫东和刘锦慧照例出去遛弯,说说悄悄话,这也是杨老师允许的。

  “大哥,这孩子怎么样?”刘永良问道。

  “滑不溜秋的,还特有主意,慧慧是管不了他的!不过这孩子明显对铁路上的事情感兴趣,但是却没有丝毫要去的意思,也挺奇怪!”

  刘永良脸色有些发红,他是让着杨立梅,可不是被管着,这大舅哥恶语伤人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