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40 婚礼(三更,求收藏,求推荐)

40 婚礼(三更,求收藏,求推荐)


  次日一早就开始上火车,但到了京城已经下午了,李卫东更怀念上辈子的高铁了,三个小时的路程,现给你跑大半天。

  此时氛围虽然有些压抑,但是李卫东二人是丝毫感觉不到的,因为大家的小生意照常做,大生意又看不见,该吃吃,该住住,虽然是小旅馆,因为是个体户,反倒打扫得干净。

  京城理工大学,位于京城的四环外,这里大学比较集中,虽然是暑假了,但是大学生还是很多,走在校园里,霍锐和谢明跟在后面,霍锐没有来过这么大的城市,自然是眼花缭乱的,谢明是丁原推荐的战友,和丁原差不多,个子不高,看起来普通,扔在人群中很难发现。

  机械系的小楼是个三层的独栋,建国前就有了,看起来很破,而且布局也不适合做实验室或者教学楼,所以未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拆了,建立更大的教学楼。

  因为是假期,老师人很少,李卫东不知道吕杨的宿舍在哪里,只好过来找找看,人家明天就结婚了,肯定不可能在学校里加班了。

  好在这趟也没有白来,正好遇到以前教他材料力学的一个老教授,他倒是还对李卫东有些印象,一提吕杨的名字,老教师就知道了李卫东了,知道李卫东在汉东机械厂工作,虽然一阵唏嘘,但是还是觉得至少从事了自己的专业工作,还算不错。

  从老教授那里得道了吕杨的地址,也知道了明天婚礼的地方,李卫东琢磨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上门,打算还是婚礼现场见一面,现在明显不是见面的机会,人家结婚这么忙,哪有时间招待他!

  最近结婚的可真不少,他弟弟,吕杨,这是对单身男的打击不可估量,李卫东走在校园里,昏暗的灯光下,偶尔路过的同学,虽然和李卫东的年岁相差不大,但恍如隔世。

  李卫东没有多少睡意,也没有回旅馆,就在京城逛了起来,他毕业的时候京城还是萧条的,现在早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盛况,天气炎热,路边的烧烤摊子很多,再过几年不只是京城,几乎所有大一点的城市都禁止露天烧烤。

  找了个烧烤摊坐下,要了一打啤酒,几十个肉串,现在的肉串几毛一串,至于是什么肉,那就不用想了,反正是动物的肉,就着肉串,对瓶吹着啤酒,心里多少有些低落。

  霍锐和谢明,小心地陪着,虽然平日里李卫东的脾气就比较古怪,但是从未有表现出现在的暮气,酒瓶相碰,一口一口地喝着闷酒,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劝李卫东,只好陪着喝。

  一打啤酒喝完了,肉串倒是没怎么吃,李卫东又要了一打,霍锐看了一眼谢明,知道劝李卫东的任务只能在自己身上了,况且他觉得自己应该有点资格了,毕竟李哥没叫别人偏偏叫自己跟着,说明是信任自己的。

  “哥,要不咱们喝完这瓶就回去,明天你不是有事情?”

  “行,喝完这瓶,就结束!”李卫东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十点多了,年轻也经不住这么折腾。

  7月28日,还在暑假中,京城理工门口的一个国营饭店里,热闹得很,李卫东坐着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和相熟的同学说着话,他们这届留在京城的本就不多,今天能来的就更少了,吕杨几个比较年轻的同事,曾经也是李卫东的老师,坐在一桌。

  吕杨没在老家举行婚礼,家里的亲戚只有父母和一个兄长来了,有点当上门女婿的味道,所以父母的脸色也只是勉强的高兴,毕竟结了婚要住在老丈人家里。

  “卫东,听说你回汉东了,现在干什么了?”吴刚,李卫东的同学,在京城汽车厂。

  “嗯,去了汉东机械厂,做拖拉机,现在拖拉机在农村还是很有市场的,效益倒也不错!”

  “不会吧,咱们学校毕业的去做拖拉机,这也太丢人了!”

  “这有啥,你们是不知道,拖拉机在农村的地位,开上拖拉机奔向致富路,农村的潜力是无限的!”

  李卫东话题很快就揭过了,毕竟一个干拖拉机这种极低端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以聊的,更多的话题是哪个部委,哪个大厂子。

  吕杨过来敬酒,一个劲的陪着不是,说招待不周,没想到李卫东真的来了!

  “哎呀,你赶紧去忙吧,咱们不是外人了,我也是顺道过来,不然哪有那时间呀!”

  吕杨自认为了解李卫东,他哪里能够顺道来,只能是专程来的,他不知道李卫东昨天就到了,不然肯定得好好招待,那才是待客之道。

  “没想到老吕会和王老师的女儿结婚了!”吴刚酸溜溜地说道,系主任也算是学校里有些实权的人物了。

  “是呀,谁能想到呢,咱们班就老吕从不缺课,什么都不参与,只学习,自然是入了王老师的眼了!”

  有人恭喜,有人嫉妒,毕竟都是年轻人,也才刚进入社会,喜怒都在脸上,反倒是李卫东比较平静,显得另类。

  “卫东,有没有想法继续读个研究生,你成绩本来就很好,只是分配的时候有点差,要是考个研究生,妥妥的能进国家部委!”

  一个正在读研的同学陈国兴悄声对着李卫东说道,这算是个热心肠的同学了,他们班读研的不多,只有五六个,毕竟这个躁动的年代,哪里有人能安静下来做学问。

  “还是算了吧,哪里有那个时间呀!”李卫东琢磨了一下,还是算了吧,提高自己的能力不一定靠读研,再说他现在的理论水平也考不上研究生了。

  “哎,真是可惜了,老吕现在就跟着王主任读研究生,我跟着老谭,现在老谭出国了,我这就是没爹没娘了,天天跟着蹭课!”

  “你就别矫情了,我们这样的本科生是不行了,起点就不一样!”

  李卫东对于他们的聊天,只是静静地听着,这差距已经出现了,在部委的要比在机工局的好,在机工局的要比在工厂的好,留在京城的要比在地方的好。同样是京城理工毕业的,有的人一开始就是王者,有的人一辈子还是青铜。

  婚礼上的酒,一般是喝不醉的,要是喝多了,这算怎么回事,来砸场子的,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说高兴人家新郎新娘不得更高兴,不高兴是啥意思,来借酒消愁?

  到一点多,客人散的差不多了,李卫东也走到门口和送客人的老吕两口子准备告辞。

  “卫东,今天晚上别走啊,咱们晚上好好喝点!”

  “我倒是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嫂子愿不愿意呀,你这新婚之夜和一个老爷们在外面喝酒,让媳妇咋想?”李卫东笑着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