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41 报仇

41 报仇


  对于李卫东的打趣,王宁倒是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同学不知道哪年再见一次,我们这天天见面,我倒是不在意的,你要是没有太着急的事情,过两天再走,我们也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李卫东倒是突然觉得,说吕杨靠着媳妇上位的人,纯粹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主,上辈子不曾打过交道,就凭刚才这句话就看出,是个识大体的,老吕后来的成绩也不是无缘由的,这媳妇算是娶着了。

  “卫东,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们得向前看,你要是觉得现在的工作不如意,可以再读个研究生,王主任其实挺欣赏你的,你要是来读,肯定能学到很多,未来也会更好。而且当时王主任本来是想把你留下来的,但是系里没同意,所以我也算是捡着了!”

  吕杨不知道是因为觉得抢了李卫东名额心生内疚,还是怎么了,说出这种话了,一边的王宁听着眉头都皱了起来。

  “老吕,你这是喝多了吧,系里留人肯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选中谁就是谁,怎么是捡着了呢,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可别妄自菲薄。等你哪天当研究生导师了,你再招我读个在职的,硕士博士一直读下去,但是你别忘了给我放水,不然我可毕不了业!”

  “再次祝你们新婚快乐,好好过,其实我很好,没你们想得那么沮丧!”

  吕杨还想在说什么,王宁看着李卫东的样子,轻轻一拉他的胳膊阻止了,正好此时又有客人出来了,他们俩歉意地看了一眼李卫东就去送其他客人了。

  李卫东挥了挥手离开了,虽然说得漂亮的,但是内心里却依然想着上辈子受得委屈,怎么也无法释怀,他不是圣人,也没有办法以德报怨,只是有些事情不好发作。更何况这事又关老吕什么干系,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经过系里院里的考察才留下来的,严格来说和李卫东一点关系都没有,充其量是同等的候选人罢了,而且这还都是谣传。

  虽然和同学的交流还不是太多,但是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有些人在记忆里已经几十年没有见了,已经很陌生了,见到真人,记忆慢慢地浮现。

  刚转过路口要打个车回旅馆呢,面前就停下一辆出租车。

  “卫东,去哪儿,我送你一程?”袁建生,他们班最后唯一进入部委的一名同学。

  李卫东眼睛一眯,愣了愣神,点了点头上了车。

  “去哪儿,在哪儿住的,我送你过去?”

  “就到火车站吧,谢谢!”

  “和我还这么客气,咱们都是同学!”袁建生故作生气地说道。

  李卫东点燃一根烟,然后递给司机师傅一根,就自顾的吸了起来,他知道袁建生是抽烟的,这个时候在学校里不抽烟的很少。

  袁建生看到李卫东如此,脸色也有些怒气,但是碍于司机还在车上也不好发作,过了几分钟叹了口气,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前面的司机从后视镜看着二人,还看不全,也不敢说话了,明显这二人不对付呀,京城的出租车司机再能侃,但是也不会当着客户心情不好的时候侃,这不是找死吗!

  一路压抑,好在窗户是开着的,外面的噪声传来,不至于让车里的三人尴尬,终于到了火车站,李卫东推门下来,递给司机师傅三十块钱,计价器上显示二十五呢,这可是从四环到四环。

  “卫东,说好的我送你一程呢,师傅你先走吧,我不去机械部了!”

  看到李卫东走远了,袁建生也赶紧下车追了过去,刚要伸手拉住李卫东,没想到李卫东正好转过身来,一拳头打在袁建生的鼻梁上。

  “你怎么打人!”疼的袁建生捂着鼻子蹲在地上,眼泪都流出来了,抬手一看,一手的鲜血,怒目看着李卫东。

  “袁建生,这一拳,是你欠我的,算便宜你了,别以为你干的事我不知道,从此以后咱们就再也没有同学情了,以后你好自为之!”

  当时分配之前,他们班去郊游,就是袁建生惹的事情,他们二人才动的手,只是当时距离人群比较远大家都没注意,等大家看到的时候,对方有个人已经受伤了,最后报了警。

  惊动了学校,不光陪人家医药费,学校里还要处分,李卫东一个农村出来的哪里有钱,最后袁建生出主意,让李卫东自己抗下来,医药费由他来出,李卫东自然知道抗下这事的后果肯定会很严重,无论留校还是去部委都得泡汤,但是还是接受了,一个字没钱!

  等他小有资本的时候再来京城,袁建生查出了肝癌,出于同学情去看望一下,袁建生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快结束,亲口告诉李卫东这些是他想进部委一手安排的,那人也根本没有太大的伤,虽然表达了悔意,但是时间都过去了那么久,又有什么用呢。

  本来淤积了好几天的怨气,好像随着那一拳彻底释放出去了,心情一下子就舒畅多了。人也不能活在怨恨中,也许没有袁建生也会李建生,反正在你的人生中给你使绊子的人不会只有一个。

  “李卫东,什么意思,你怎么这么野蛮,我要报警!”

  “什么意思,你自己知道?”

  李卫东说完头也不回就出人群,至于袁建生到底怎么样了,李卫东不在乎了,至于他会不会报警,他也不在乎,人生谁还不任性一回。

  “怎么回事,赶紧散了,赶紧散了!”等李卫东走远了,才来了两个民警过来。

  “同志,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

  “没事,我自己摔了一脚,一会我自己去医院就行了,谢谢警察同志!”

  袁建生虽然满脸是血,但是仍然故作淡定地说道,他倒是想报警呢,但是他不知道李卫东这么笃定是不是手里有什么证据。万一有证据,那他在同学中的形象就真的完蛋了,以后在同学圈里就不好混了,这口气只能先咽下。

  李卫东走进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霍锐正在睡觉,谢明在做俯卧撑锻炼身体,看到李卫东进来,赶紧起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凭借着他多年的经验,可以看出李卫东心情很好。

  “老板,今天晚上咱们出发,要不你睡会?”

  “票买好了吗?”

  “买了,是霍锐找了黄牛多花了两百块钱,买了三张卧铺票,晚上十点多的车,得后天下午到牡丹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